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西藏事件发生以来,国际社会政界善意吁请北京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不果后,抵制北京奥运浪潮持续高涨。西方一些国家领导人已表示不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继美国国会参议院本月9日通过决议谴责中国在西藏行使暴力后,欧洲议会也通过一项决议案,谴责武力镇压西藏的行动,并要求欧盟领袖就是否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采取共同立场。
   
   而与国际舆论导向截然相反,国内官方媒体在一党严控下,形成"一面倒"的仇藏排外舆论氛围,已被"红色记忆"灌满了"民族恨、阶级仇"的一代人大汉情结正在发酵,似乎又有要发起"世界革命"的激愤。如新浪网军事论坛有贴子歇斯底里地叫喊:"踏平西藏,这才是我们军人的作风"。更有所谓"草根律师",以"共同反对西藏暴乱"文章领衔,引发"应该把西藏的喇嘛全部杀光"的法西斯言论。其无知与狂妄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最近,大陆不少网民不仅攻击西方舆论,还要抵制西货。如声称:"觉醒起来自今日起开始自觉抵制法国,抵制法国商品。抵制贸易。"并例出如下10大抵制理由:1,法国目前是最大的SB保护着,拥护者。支持法国就是在支持分裂中国。2,法国总统萨尔科齐目前是全世界大国正要中唯一个敢于公开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总统。3,中国政府刚刚完结了与法国空客的高达数百亿美元的贸易合同。法国就背信弃义。4, 中国人不要到法国旅游!你会很危险!因为法国当局支持SB。5, 不要与法国商人合作。因为法国人没有任何信义。他们出尔反尔。6,不要为在华法国公司招贤纳士。效力这样的公司只能是承认西方人传说的"东亚病夫"。7,中国是最大的贸易市场之一。而我们绝不可能支持一个鼓励和怂恿分裂中国的国家存在在这个市场。8, 法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他们政体背后的支撑来源都是巨大的经济集团。只有叫他们背后的经济集团痛失利益,才能震撼法国政府当局以及萨尔科齐。9, 法国空客飞机因为是法国萨尔科齐政府指导下建造。因此这种飞机飞行肯定会出现航线偏离和迷航情况。所以拒绝乘坐法国飞机。10,法国政府把全体13亿中国人,全世界华人看作是一群无知的民族。
   
   近日来,大陆不仅网络媒体,甚至手机短信也都在相互传递,不到"家乐福"买东西的信息:要"让全世界看看中国人团结的力量:5月1日,让全国的家乐福冷场! 6月1日,让全国的肯德基冷场! 每人转发10个信息,你就是优秀的中国人!每人转发20个,你就是最爱国的中国人!"好像"家乐福"卖的不是中国货一样,甚至这种无知与狂妄也传染至法国中国留学生办的"战斗在法国"论坛,竟也有留学生发出"抵制法货"或"停止赴法旅游"的呼吁,"要求国家用经济手段惩罚法国不友好行为"。对此,香港《明报》说,内地一网站的讨论区发起签名行动,除要求封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北京奥运报道权外,还发出要求政府"与英、法两国断交"、"封杀西方一切在华利益"、"自此抵制欧洲游"等激烈言辞。《华尔街日报》则撰文说,近日来,网络留言充满民族主义情绪,多数网民认为奥运被用来充当"ZD"活动的工具。美国《时代》周刊网站9日说,很多中国人把抗议活动看作是西方国家图谋羞辱和控制中国的证据。

   
   其实任何理性、客观、历史地看待问题的人,都不难得出当下汉藏冲突的主要责任在汉族而不在藏人。从历史上看,公元13世纪,蒙人忽必烈统治中国,同时吞并了西藏,将其纳入大中华版图,并作为历史遗产传给了后代,直至满清王朝,汉人都在形式上对西藏行使管辖权,达赖、班禅等都受过满人册封,这是事实。但清朝治理西藏,很少插手其内部事务,使得藏人"只知有达赖,不知有朝廷",所以200年来汉藏相安无事,藏人没有要求分裂,这也是事实。那么今天的藏人为什么会有离心倾向,难道汉人统治不应对此进行反思。中共1956年在中国开始全面进行社会改造,用暴力强行向藏人推行其红色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直到1959年3月10日爆发大规模拉萨事件,解放军武装镇压,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北京开始用汉人的"阶级斗争"改造西藏,特别是近些年来,又加紧了对寺庙的政治洗恼,将党支部建到了不信共产主义的藏人门前,使他们时时感到一种被红色汉化的威胁。中共一向挞伐美国对外输出其自由价值观和西方文明深入落后民族的殖民政策,自己却在向藏人自治社会强行推行自己的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难道这不正是今天汉藏冲突的症结所在吗?
   
   当然,我们反对来自任何方面的暴力对抗,也包括藏人。但问题有因果、主次与先后之分,如果官方不是暴力在先,强行改造西藏;如果不是今年3、14之前镇压藏人的游行示威,会突然爆发3、14暴力事件吗?何况藏人并没有在北京家门口打砸抢,而是汉人打到了西藏的家门口。
   
   今天,藏人面对千万倍与己的汉人,他们已经是少数了,是国家弱势群体。他们面对汉人的强大统治,很悲凉、很无奈。汉人又为何要凭借自己人多势众,仗势欺人,赤裸裸地宣扬"踏平西藏","应该把西藏的喇嘛全部杀光"等法西斯叫嚣。如果你的父母是藏人,你也会如此丧心病狂吗?在当今文明社会不要说一个少数民族,就是稀少文物,少数物种,都需要全人类来共同保护。然而,在当下中国,谁只要在西藏问题上说句公道话,是国内的就被妖魔化成"汉奸卖国贼",是国外的则要被打成"反华势力"。最典型的例证就是最近国内网媒对南方都市报发表不同声音的围剿,一些网民刻薄谩骂,无限上纲,甚至进行恶意栽赃陷害。如此被"红色记忆"灌输大的一代"红小兵们",还有一点现代人的现代文明意识吗?
   
   藏族人民要求维护自己的政治、文化和宗教传统不被汉化的合法权利,应当得到切实尊重与保护。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各国各民族尊重少数民族,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共同责任,也是《联合国宪章》第1条和第55条所规定的精神。 圣雄•甘地有这样一种看法:对一种文明的评价和判断,可以看其对待少数人群体的态度。一个国家给予少数人群体的待遇是对该国容忍程度的考验。历史一再印证,少数人的权利和自由得不到保护,常常引发暴力冲突与战争,进而威胁世界和平。这种现象至今仍在延续着。当今世界上已有不少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国际公约,如《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等等都对此加以规定、保护少数人权利与自由,已经成为各国政府的国际义务,而不是国家内政。其实,国内民众大多数是因在"红色记忆"氛围里,长期被愚民政策蒙蔽下导致信息匮乏,才形成如此极端思维,缺乏现代社会文明意识的。
   
   4月12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三亚会见来访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时声称:"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这次讲话,又一次歪曲了问题的本质。其实西藏问题的关键所在,是是否真正遵守联合国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国际公约问题,即是否给西藏真正的充分自治权问题。汉藏之间只有恢复历史上藏人的真正治权,才会在一个共同国家内相安无事,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才能根本得到解决,而绝非是"统一和分裂"问题。事实雄辩地证明,清朝放手治理西藏200年来,藏人从来没要求独立,剥夺他们的治权,才是推动它们独立要求的原因。现在,达赖喇嘛一再申明其并不谋求独立的立场,业已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日前,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会见中文媒体时再次明确强调,中共应该停止煽动汉藏民族间仇恨,不要把达赖作为替罪羊。中共中央代表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才是唯一解决西藏问题的办法。
   
   当下,中国官方严控下的错误愚民舆论导向,应对国人被煽动起的大汉族情结疯狂发酵负主要责任。其实最值得反思的是中共对西藏的统治政策。中共政府不应再无视国际社会与藏人一再吁请与达赖喇嘛和平谈判的合理要求。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