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怡文集]->[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王怡文集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宇宙中的双城记:电影《凯斯宾王子》
·圣约和国度下的自由:《自由的崛起》译后记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
·日光之下无新事:电影《我在伊朗长大》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沉默》和《深河》
·但爱情如死之坚强:电影《荣耀之子》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电影《选票风波》
·就是不能把头撇过去:电影《全民判决》
·每一次媒体聚焦都在给法院机会
·寡妇的地界:《柠檬树》
·地上的国和地上的义:电影《赤壁》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阳光下的葡萄干》
·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宗教法规:当前的政教冲突及其趋势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窘境》
   
   《鬼佬》
   齐家贞在墨尔本,是颇有名气的女作家,重庆人,又矮又慈爱。57年后,父女两代经受牢狱,70年代偷渡香港。走在澳洲最南端的海滩上,不少读者认出她,过来合影,说我读过《自由女神的眼泪》,这眼泪把淡水变成了海水。

   我们一行,居于齐大姐和几位朋友家里。他们家都寄宿着父母送来澳洲读书的几个孩子。阿木摇头说,几年下来,只见好成绩变成坏孩子,没见一个争气的。不明白父母们干吗潮水般地,把半大的孩子送出来。我说,当初大姐干吗要偷渡呢。做不成苏武,也做不成摩西。每个人都有自己出埃及的方式。但有何用呢,若非灵魂重生,这世界不是狼窝,就是虎穴。
   2007年两部电影,英国的《鬼佬》,是纪念3年前23个拾贝的中国偷渡客,死在莫克姆湾。澳大利亚的《窘境》,是被卖作妓女的打工妹死在墨尔本。这个接连被评为全球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每年约有500名被贩卖的女性,在地下妓院成为埃及的奴隶。许多评论说,这是近年澳大利亚最杰出的非主流电影。迪伊穆尔自编自导,他忧伤地说,毒品你只能卖一次,女孩你可以卖500次。你想出去,他想进来。人的欲望狭路相逢,最贪婪的那一种就获胜了。
   这次我不愿讲故事。若没有恩典,苦难有什么意义,值得被叙述一遍又一遍。我在想,为什么中国导演不去拍。有个瑞士朋友叫米歇尔,当地周刊的资深记者,他给我讲,当年英国的多佛偷渡案,58名中国人闷死在集装箱里。之后他先到台湾,后过大陆,一个人沿着蛇头的路线,穿越整个亚欧大陆,去了解这些人的死亡之旅。其间无限险峰,令人击节。我就快哭了。为什么一个人住在500年不打仗的地方,却要为一些死在英国的中国人去冒险,只为了留一段记忆?
   澳洲的华人越来越多了。在悉尼唐人街的春节游行,国内都没有那么盛大的阵仗。但令我又温暖又扎心的,不是踩高跷,也不是狮头鬼面。是几十个收养中国孩子的澳洲家庭,抱着、牵着、推着,孩子们笑着、跑着、转着,这么一路走来。收养的故事,和贩卖的故事,同时充满那个世界。就如被收养和被贩卖,也充满我们的世界。
   小布什的撰稿人麦克格恩,曾是《华尔街日报》的主笔。他有三个漂亮的女儿,都是湖南孤儿院里的中国孩子。而俄勒冈州一个寻常的萨米埃女士,有五个亲生子女。他们成年后,萨米埃收养了第一个中国女孩。几年后为了让小姑娘有和自己一样的姐妹,她收养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直到第五个,她选择了一位残障儿童。
   收养的意思,就是把自己的生命、财富和继承权,拿出来与陌生人分享。怎么可能,这样的事会出现在同一个世界呢。希腊哲人勒幸曾说,如果我能问埃及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一个问题,据说他知晓一切奥秘。我要问的是,“这个宇宙到底是否友善的”?
   《窘境》中,当初妈妈鼓励女儿出去打工挣钱。后来变卖一切,在墨尔本找到了逃出妓寮的李榕。女儿歇斯底里地叫喊,你来干什么,你不是我妈妈。当晚,李榕呆呆地看着电视,一位牧师在里面说,相信这位神,他永不会放弃你。第二天清晨,妈妈鼓起勇气再来敲门,女儿已跳窗自杀了。
   帮妈妈找到女儿的,是一位白人女职员。刚开始她听说李榕可能被卖作妓女,实在不愿介入。随后却越来越深地,委身于她要帮助的人。她父亲也是为帮助移民,死在黑社会手上的。她说,这是个什么世道啊。骂过以后,她的灵魂中,对那些生活在同一个国度的陌生族群,却放不下心中的负担。就像我的朋友米歇尔一样。
   《鬼佬》是英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布鲁姆菲尔德的作品。拍摄之前,他专程去了福建,一一探访死难移民的家属。29岁的女主角林爱琴,也是来自福建的非法移民。经过8年的偷生隐藏后,她去了教会,成了信徒。导演先找了几位中国女演员,都顾虑这片子有反华之嫌,影响前途。牧师推荐林爱琴去,把非法移民的悲剧演出来。所有人都劝她,有没有搞错啊,我们不要让人知道。爱琴在访谈中说,“我就祈祷,希望神能告诉我。如果这是对的,就让我通过试镜,如果是错的,就不要让我通过。因为我拍这个电影,不是为了钱的问题”。
   《独立报》说,布鲁姆菲尔德这部作品,表达了一种超越他自我风格的,“前所未见的、强烈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林爱琴的本色表演,也在英国受到媒体追捧,说这世上不可能有人能比林爱琴演得更好。尤其是电话里给母亲唱歌那一段,不是职业演员可以效法的。
   导演希望,能促使英国政府对非法移民的政策更加仁慈。他说,是人就应当有尊严,有权利,有工作的安全和福利。不能因他们是非法移民就被视为二等公民。林爱琴在拍摄期间,等来大赦,终于获得了合法居留权。导演和制片人建立了一个帮助遇难家庭清偿债务的基金,计划筹集50万英镑。但到2008年初,只筹得数千英镑。
   正好《随笔》杂志上,读到流沙河先生的《五八劫序》。讲述57年和他有往来的几个女中学生,如何被裹卷在漩涡中的遭遇。老诗人的情怀与笔法,是我一年来读过最沉郁起伏、跌宕伤怀的文章。最后一段说:
   “五十年未见一个‘说法’。整我我不怨,我端了公家的饭碗嘛。何况又”改正“了,其后又捞了一些好处。那些中学生娃娃,天真未凿,怎忍得下心收拾他们和她们啊。《圣经》有云:”出来如花,又被割下。“不写了。是为序。”
   不知怎么我想起这篇文字。这经文出在《约伯记》,约伯在患难中向神呼告,铺陈自然与人心中的一切奇妙与销磨,最终回到对上帝主权的信靠。若不是这样,大陆海外,高原盆地,无论移民、偷渡、流亡,无论和谐、留守、聚集,无论放火、开枪、鸣炮,无论造谣、记录、书写;眼下仍见鲜活的生命出来如花,大地上的族群怨恨交织。
   又想起齐大姐的亲人病重,她来电邮托我去重庆,为他临终祷告。我却在外,两周未收邮件。回来一载,人已离世。我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出埃及,也终以自己的方式躺在这个世界面前。但热切愿望的背后,要么是荣耀的盼望,要么是切齿的诅咒。
   2008-03-23夜写于复活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