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胡志伟文集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蝶夢人生映 衣冠世代榮
   悼一代詞宗、中國藝壇與文壇祭酒陳蝶衣先生
   十月十四日,百齡老人陳蝶衣在睡眠中安祥地謝世。十一月十一日設靈於紅磡世界殯儀館。靈堂正中高掛著這位中國及香港最資深的電影人、傳媒人、歌曲填詞人、編輯、詩人、作家的遺像,兩旁懸掛著輓聯「蝶夢人生映,衣冠世代榮」「筆耕不輟藝苑文壇海峽內外享盛名,甘守清貧松風竹節遺範長垂勵後人」等等,室內循環播放著這位一代詞宗生前所撰名歌〈鳳凰于飛〉〈南屏晚鐘〉〈情人的眼淚〉等。著名影歌星吳鶯音、靜婷、張露、楊燕、黃慧文,作曲家于璘、陳鋼、電影家黃握中、張同祖以及本港音樂、電影、文學界人士數百人蒞臨弔唁﹔中央歌劇院、上海交響樂團、香港電影資料館、百代公司、鄧麗君文教基金會、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司以及江蘇常州武進區政府都敬獻了花圈。十二日上午十一時,本港文化界舉行公祭,蝶老生前一手創辦的香港筆會、香港海外文藝家協會等盡皆派員致祭扶靈並往鑽石山火葬場送最後一程,葬禮備極哀榮。
   三千首歌、十萬首詩詞、五十部電影
   陳蝶衣,本名陳積勛,一九○八年生於江南富邑武進縣,父親是前清秀才,故他自幼得以博覽群書、滿腹經綸。十五歲輟學進入上海《新聞報》做練習生,二十歲調編輯部任職,開始寫作生涯,因其妙筆生花,名重士林,享譽於三十年代上海文壇。一九三三年獨力創辦《明星日報》,發起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眾參與的選美活動——「電影皇后選舉大會」,每期刊載眾多明星的選票數,最後選出第一位電影皇后胡蝶,得票二一三三四,亞、季軍陳玉梅、阮玲玉分別得一○○二八與七二九○票。一九四一年,他應中央書店老闆平襟亞之邀,主編高水準文化刊物《萬象》,網羅名流大家程小青、周瘦鵑、傅雷、張恨水、張愛玲、包天笑,一時洛陽紙貴。後又創辦《春秋》雜誌,主編娛樂小報《鐵報》《大報》等。一九四五年起,參與電影歌曲歌詞創作,寫出了〈鳳凰于飛〉〈南屏晚鐘〉〈春風吻上我的臉〉〈我的心裏祇有你〉〈人面桃花〉〈我有一段情〉〈情人的眼淚〉等三千多首膾炙人口、迴腸盪氣的歌詞,由周璇、姚莉、鄧麗君、蔡琴等天皇巨星跨世紀詠唱不歇。一九五二年避秦來港,開始創作電影劇本,翌年邵氏影業公司拍攝其處女作〈小鳳仙〉,由李麗華主演,一炮打紅﹔六十年代創作黃梅戲影片〈紅樓夢〉,紅極一時。終其一生,創作電影劇本《秋瑾》《燕子盜》等五十多部,直至八旬高齡猶不辭勞苦,根據史實重寫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劇本。

   他的一生充滿了詩情畫意,他用得最多的筆名「蝶衣」寓意「蝴蝶有衣的時候,翩然飄過每一季花香」﹔他在抗戰期間取筆名「滌夷」,寓意「蕩滌外來的侵略者」﹔他在香港報刊用筆名「逋客」撰寫詩文口誅筆伐中共暴政,隱喻自己流亡異鄉數十載的淒涼悲壯心志﹔他的齋名「花窠」則以一代畫聖張大千先生贈予的親筆字幅「花窠」而得名。
   他一生所寫的歌多數是情歌,正如他自述:「國父 中山先生的博愛精神是我寫歌詞的主導思想。在日寇鐵蹄下可以利用情歌作為掩護,在苦難的年代發揮愛國情操。在情歌裏,我推崇的是愛,追求的是美,期望從男女之愛,推展到社會之愛,進而國家、民族之愛,最終達到通國皆歌,通國皆舞的桃花境地。例如電影插曲〈前程萬里〉歌詞再三呼籲人們「我們要振作起精神,奔向那萬里前程」,用以鼓勵孤島(上海租界)的男女青年奔向大後方,共赴國難抗擊日寇。
   任何一個王侯將相遵命文學都難望項背
   他一生寫了數以千萬計的反共詩文,但大陸上的體制內藝術權威對他評價甚高。他去世後,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主任方瓊說:「蝶老是上世紀卅年代老歌的非常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的歌詞都是很唯美、很浪漫的,基本上都是在歌頌父母之情、兒女之請、戀人之情,沒有空泀的口號和激情,都是普通人的真善美和他自己真情實感的一種流露」﹔當代中國最著名的歌詞作者陳哲說:「蝶老的作品是真正有人文生命力的。相比之下,我們這代流行歌曲創作者真的是在人文精神上非常匱乏,我都不敢保證我的歌曲能夠在幾十年後還被人唱。他們這代人的作品,沒有太多炒作。他們在那個年代把中國人的心聲用流行音樂的方式記錄了下來,而且經歷了如此漫長的時代變遷和社會變遷,仍然能夠流行,這說明作品裏面的人文生命力是極其強大的,這是任何一個王侯將相或者『遵命文藝』都做不到的」。
   七十年後,仍然有人在不斷地詠唱他的歌曲,這是一個流行歌曲創作者的最高榮譽。十幾年前,我率領香港記者代表團赴臺訪問,晚上在一家歌廳聚會時,每人輪流點一首歌,我點了〈鳳凰于飛〉,當舞臺上響起美妙悅耳的樂曲與千錘百煉的歌詞時,全團成員都聽得出神入化讚不絕口,香港電臺一位年青的主持說:「這是誰作的歌,從來沒聽過這麼好聽的歌」,我告訴他:「這是你爺爺一代的流行歌,她一定比梅艷芳張國榮的歌更長壽!」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一生清貧,無權無勢,可是海峽兩岸三地的中國人都給予他高度的評價。一九八七年,他榮獲香港電臺第十屆中文金曲「金葉獎」﹔一九九六年榮獲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首屆「音樂成就大獎」﹔一九九七年榮獲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頒發「二等華光獎」,一九九九年榮獲第二屆全球傑出人士暨中華文學藝術家「金龍獎」。一九九五年五月,他回到闊別四十三年的上海,會見了當年《萬象》的繼任主編柯靈以及復刊後的主編陸灝,還應新版《萬象》的盛情邀約,賜寄力作。二○○一年十月三日,由澳門特區文化司舉辦的「海上尋夢——陳蝶衣作品音樂會」在澳門文化中心舉行,由台灣著名歌星蔡琴主唱,蝶老的長子、上海交響樂團總監陳燮陽執棒指揮該團伴奏,父子合作開創了時代的最強音,使卅年代老上海的「鎏金歲月」顯得格外輝煌燦爛。二○○二年四月二十、廿一日,由著名導演吳思遠策劃的「懷舊金曲夜上海音樂會」在上海大劇院舉行,由蔡琴與費玉清主唱,演唱的經典老歌中一半以上是蝶老的詞作。二○○二年十月十二、十三日澳門國際音樂節舉行「海上續夢」專場音樂會時,由於遠道從美國、加拿大、澳洲、東南亞、香港趕到的觀眾爭相購票,澳門文化中心人滿為患,不得不在舞臺前、過道上增設三百個座位,又循眾之請加演一場。由於演唱歌曲多係蝶老作品,澳門文化司在音樂會閉幕那天精心安排了蝶老九五之尊的祝壽儀式,引起舞臺上下經久不息的掌聲。
   行芳志潔 頂天立地
   上世紀七十年代,蝶老應聘到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擔任副刊編輯,主編〈筆陣〉版。由於他在香港文壇的祭酒地位,本港許多名家不嫌該報稿費低檔,慨然供稿,時報的銷量因而一度飆升到四萬多份。不幸因為黨營企業管理腐敗,主事人顢頇無能,蝶老在該報遭遇了他一生最傷心的一幕。事緣有位留美博士在副刊上發表一篇文學評論短文,被評論者因落伍剛被報社架空,此人一怒之下將時報告上法庭,蝶老出於好意,撰文從中調解,不料此人連蝶老都一併咬上。原告本屬無理取鬧,絕無勝算,但該報剛發生中國版與某自由派刊物纏訟一案,花了一筆和解費用,一朝被蛇咬,十載怕草繩,只想息事寧人,不顧社會公義。考慮到副刊作者的稿費每月才千零元,杯水車薪無濟於事,遂在蝶老的退休金上動腦筋,私下把數萬元塞給那個誣告者,以蝶老的十幾年血汗積累抵消了報社與誣告者的私怨。一日下午,社長陳寶森傳蝶老進辦公室,說你七老八十了,回家抱孫去吧,放下二百元就打發他「退休」,蝶老問明情由,氣也不吭就離開了他櫛風沐雨十數年的香港時報。事後他同我談起這件傷心事,我問他為何不據理力爭,他說:「國民黨氣數已絕,卅多年前就因為善惡不分,是非不明而丟了大陸!」不久,香港某刊登出〈香港時報臺北爭吵記〉,那個顛倒黑白的昏官陳寶森被國民黨中央文化工作會前後任主任周應龍、宋楚瑜當場訓斥,不久就撤了職。過了幾年,時報銷量一落千丈,跌破兩千份,終於嗚呼哀哉尚饗。再過八年,國民黨又失去了在台灣的政權。九十年代我多次率香港記者團訪臺,遇見歷任文工會主任鄭貞銘、祝基瀅,香港時報董事長姚朋,都問及蝶老受不公平對待的事,他們都對蝶老的成就表示敬佩,但都說對他以二百元被斥退之事一無所知。一九九七年,他從台灣拿回華光獎獎杯回來,時報某要員竟對他說:「蝶老,真不知道你在台灣有這麼高知名度!」國民黨用些閉目塞聽不學無術不看書又不看報的人來香港辦報,這是國民黨悲哀!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一九九○年,台灣新聞局給歌頌漢奸的影片〈滾滾紅塵〉頒發國家級的金馬獎,作為金馬獎評審委員,他怒不可遏,先是在報紙上撰文直斥滾片「為漢奸樹碑立傳」,繼而在我主編的《香港筆薈》上發表宏文〈國難當頭時的卿卿我我一族〉,表現出忠奸分明的民族大義。我親送稿費給他,是在他家居附近的一家咖啡館碰頭。他愁眉不展說,離九七愈近,我儕寫作的園地愈少,是否能以《香港筆薈>的作者為基本隊伍,辦一份四開小報,根據他在上海的辦報經驗,小報只要內容豐富、短小精悍,照樣可維持,如果我肯牽頭,他保證每日提供一整版的詩文。他又談起他幾十年積累詩詞舊作,包括律詩、絕詩、小令、中調、長調逾十萬首,想付梓卻乏印刷費,是否可以從蘇浙同鄉會的富豪中尋一位贊助人。我知道他寫詩如行雲流水,有時日產十首以上,但香港是一個商業化的社會,有錢人都在大陸投資地產,他們絕不會投資一份講真話的小報而影響自己的生財之道﹔至於詩集,這樣的高雅文化曲高和寡,文化商人投資印書首先要考慮回報率,何況中港臺三地的「詩人」多過電線桿,個個自命為「桂冠詩人」,怎容得下一個八旬老人。我當時不想讓他難過,只是答應慢慢物色。一九九七年冬,我以高票當選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兼文學委員會主席。在我任期兩年內,實踐了自己的競選政綱,交出了香港文學界「十大建設」(詳見本刊九九年一月號)的漂亮成績單,其中一項就是優先資助出版老作家的力作、重印文學名著﹔在我任期內兩次撥款資助蝶老的詩集,我卸任後,繼任者蕭規曹隨又批出一部,總計上中下三冊《花窠詩葉》四十二卷一千二百四十四頁,其中彩色插圖三百廿四頁。全書篇篇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詩情畫意,蕩氣迴腸,堪稱當代古典詩詞的里程碑,永垂青史。文委會前後資助近卅萬元,從每頁平均資助額來算,是文委會歷年資助項目中最高額的一例,考慮到蝶老一生的文學成就,這是實至名歸。作為文委會主席,我盡了促進香港文學與中國文學發展的職責,蝶老則在九十一歲高齡得以實現畢生宏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