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回复鲁杨先生:非暴力仅是策略与智慧,不是信仰]
贺伟华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复鲁杨先生:非暴力仅是策略与智慧,不是信仰

   
   作者:伟华
   
   昨天打电话给我者是想再把我关起来。当然,前些天还有信息“邀请“我去北京,对方声称提供免费提供往返机票,一细问才知当局要给我再搞什么独立精神鉴定。被我臭骂一顿收场。这些狗东西,共产共妻时,不说自己是神经病;冲击我家群暴于我时,不反省自己是否神经病。我把我搜集到的技术资料和个人感想放在博客里,它就紧张的要命了。你当初颠覆别人的家庭、强制他人老婆接客、破坏他人的幸福时,就应该想到会有报应的。
   

   说到暴力与非暴力,我认为只是策略方法问题。如果我们否认暴力追求民主的合法性,也就是否认美国大中东民主战略的合法性,也就是否认将来民主国家武力保护台湾的合法性,当然,也是否认将来亚太地区民主战略的合法性,更是否认伊拉克民主战争及将来可能发生的伊朗民主战争的合法性。
   
   我们之所以提倡人权战略的非暴力手段,仅仅是因为在现阶段的可行性思考,没有谁优谁次的差别。当中共暴政风雨飘摇、摇摇欲坠时,全球民主阵容针对中共暴政的民主战略将迅速上升为主要手段,一举摧毁中共暴政的任何残余势力。把中国的“萨达姆”送上绞刑架又有什么可非议的?
   
   说到训虎,我首先要问的是,这只野老虎可能驯化吗?训了近六十年,咬死人几千万,你训成功了吗?难道你认为它今天咬死藏人而不咬汉人,是你训虎的成就?其次我再问,你又凭什么训虎?靠你我坐在铁笼训这只四处闯荡、捣毁庄稼、闯入民宅的野虎?能够由此达到驯化老虎的目的?要知道,只要是老虎,饿了就会吃人。何况是中共这支欲壑难填的贪婪虎。现实利益面前,你能有办法虎口夺食?现实中我看到的是,虎口夺食成功的案例,都是群殴的结果;维权取得成功的案例,都是力量展现的后果。要么人多,如厦门px项目;要么是群体暴力抗争的后果,记得广东某地农民包围兴建市场剪彩场馆、挟持领导,维权成功。你以为中国民主力量的壮大,靠的是几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训政?你以为你我关在铁笼中,还有如此大的训政作用?
   
   在我看来,公共知识分子的训政,是鲁迅笔下的群体自慰与阿Q。告诉你,中国民主力量的壮大,一靠信息化自由通讯手段,二靠民众的联合集体抗暴勇气的增长,网络民意的表达成了主流。有力量了,老虎怕了,他才会妥协。想想猎人手上有枪之后,这支野老虎就只有老老实实蹲在铁笼里。那情形,就不像现在的你我,被关在铁屋,还互相劝告,不能反抗,不能暴力抗法!
   
   你说打死老虎,还会有豺狼!现在请问?你怎么认为我要打死这支老虎呢?你怎么不想到,我是要拔他的虎毛、抽打它的皮肉?你怎么不想到,我是要动员那些庄稼被捣毁的农民联合起来,一个劲的抽它,让它痛得要命,让它死几个细胞,把老虎逼入笼中?
   
   说到中国人“天不怕、地不怕!”让我想起一个官僚走狗对我说的话:有些人认为自己自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在你的头上,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力量,操控着你的生死荣辱,规划着你的命运,这就是中国的“上帝”——无所不能的中国共产党!你看,这些狗官,仅仅因为能够剥夺我的一切,又自认为能够逼我接受一切,他们就把自己看作那无所不能的上帝了,想让我“当天当地“的敬畏、跪拜。借着狂徒的这句话,我要告诉它,我才不怕这中国的宙斯,就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又何惧?
   
   你说到中国的问题,你思考的是专制制度的问题,我想到的个体生命困境的问题:被强权驱赶得走投无路的个体,他如何求生?受尽屈辱、痛不欲生者,他如何保持人的尊严?我个人的智力,只是思考这些现实深渊与困境,我没有佛性的超脱、道者的逍遥、诗人的博爱,我只能入世并思考拯救。至于你说到的仁爱,那是强权者的恩赐,“落水狗”只有威胁和逃生这两大生命主题。因此,训政、训虎的工作,由你们公共知识分子来“垄断”。威胁中共暴政:“人人都有生化武器,你再敢棒打‘落水狗’,我叫你也完蛋!”这工作由我承担。
   
   还有昨天你说到“海子”的生与死,我想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不存在感激上帝的“恩赐”,因为对人来说,命运不能自主,生又何幸,死又何辜?至于是选择安静的生还是激烈的死,那仅凭个人的理性,与他者何干?那些认为我早就该死的人,现在就可以下手,我绝不低头。
   
   说到尊重生命,我可以告诉鲁扬,我饲养和平鸽已有三年,在这三年里,我从不舍得吃一支鸽子,鸽子老死了,我和女儿一起找个树的地方,把它好好的安葬。我至今甚至没有吃过一个鸽子蛋,更没有杀过生。因为什么?因为我珍惜生命!当年几十个暴徒闯入我家时,有人提醒我:你可以操刀砍人,在自己家里绝对不犯法。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珍惜生命!
   
   但是,当暴徒把你打倒时,在你死我活的关头,我能不能反抗?如果你告诉我甚至告诉所有中国人:不能反抗!那么这个暴徒更加胆大妄为了,他会杀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人,它们会说:你们这些猪!老实一点,不然我把你们都杀光。因为谁也不敢反抗它,这个它,就是现在的中共政权!这就是我想要对之行威胁之道的暴徒。
   
   2008.4.13
   ====================================================================================
   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再致贺伟华先生
   
   
   我站出来反对贺先生此举,从个人角度讲有两点:一是表明我个人思想的主张;二是希望一些从事思想写作和政治活动的人物尊重生命。
   
   我认为,尊重生命应是一切人从事思想和政治活动的理由。任何不把尊重生命为前提而来搞思想与政治的人——不成为恶魔,也会成为杀人狂。
   
   一些人在谈西方民主时,只是强调他们“拥有武器的权利”,好象不清楚,西方民主政治的成功是与他们宗教文化思想中对人,对生命尊重有很大关系。“除了上帝,没有谁有权利剥夺人的生命”“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等等一系列宗教文化中天赋人权的思想——这是他们很早认识到,无论什么借口和方式残害生命是不对的,是有罪的。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缺失的国家。因为中国人没有精神禁忌,“天不怕,地不怕”——一直认为征服什么,只要灭掉就可以了。这使暴力思想在中国人的头脑中天经地仪地存在着,并认为这是“真理”。而人绝对不是杀掉或灭掉就可以征服的东西——人类史早已证明这一点。所以人类社会政体形式一改再改,终于改到今天的民主政治,不主张杀人,而主张对话、商谈、妥协与和解。
   
   中国人没信仰已是事实,民主政治就不可能实现了吗?相信任何一个有些文化的中国人都会坚定地回答:无论如何中国民主一定要实现的!我们需要在一个尊重人,尊重生命国家里生存。那么,这就要求我们一切从思想写作和政治活动的人补上“信仰”这一课。
   
   我们当然知道,民族宗教信仰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向中国人传播“人尊重人,人不能杀人”这一尊重生命的信条,还是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事实上,对于仰信饥渴的中国人来说,任何一种尊重生命,尊重人的天赋权利的思想,人们都会乐意接收的。佛家讲,既入门必怀仁慈之心。对一个立志从事国家和整个民族思想和政治的人来说,更应把尊重人和尊重生命——这一“非暴力思想”作为一生的信仰,并使之在中国人当中宣传推广。
   
   可能一些人认为我罗嗦,三岁孩子都知道,老虎打死了,就不吃人。不是白痴就会认为,把中共灭掉,中国就实现民主了。事实上,有这么简单吗?我相信不是傻瓜,都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事。
   
   现在我们要把中国目前存在的专制现象,当成问题来思考,来解决——而不能当成一场战争,毕竟不是民族存亡之时。老虎是吃人的,我们知道,但马戏团的老虎却在给人跳舞。那是人知其习性而训之。训政如训虎,我们必须请楚地认识到专制吃人的本性,不能激起它们吃人欲望——而是寻求其它的解决方法。纵观历史我们会知道,民主政治最终实现,和现代国家的建立,实际上就是以双方在尊重人和人的生命——在尊重人最基本的权利的共识上,进行对话、协商解决的。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不是向人们传播“武器制造方法”,而向更多的人传授“训虎手段”。当更多的人掌握这种方法后,相信把中国专制集团这只老虎,关在笼上戏耍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现在贺先生总算意识到写作那些文章的麻烦了,见贺先生回复:
   
   “鲁扬先生的反对很及时。从昨天开始,我这里威胁电话多了,外出购物时跟着我的警察、警车、便衣多了。前些天把文章放入博讯搏客时,操作几度受阻,差点没有成功。现在我知道当局最惧怕什么了!”
   
   其实不说用那种“先进”的方式发动和号召开人们去打老虎,就是我今天在网上宣布,发给每位上访者和维权者发一把菜刀——怕是同样会把狼招来。
   
   贺先生错在“师出有名”——如果不那样,就是你把核武知识传上去也没关系的。比如我现在下网,拉上一车菜刀放家里——大部分邻居会想到,这小子不当老师,改卖菜刀啦?
   
   
   鲁扬
   2008.4.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