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成为思想犯、政治犯的可能遭遇]
贺伟华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成为思想犯、政治犯的可能遭遇


   作者:伟华
   说到中国民间反抗与正义,让我想起许多许多的往事。记得大概是1999年的一天,我正在政府家属区父母家吃饭,突然一听到声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炸声,我赶快跑到厕所边的阳台观望,耒阳市政府大楼背后的一栋楼上冒出滚滚浓烟。我想大概是煤炭局家属区内发生了什么意外,我骑着单车赶过去观望时,看到到处都是警察,我的一个同学,当时的检尸官正在地上寻找死者的尸体碎片。一问才知,一个男子,浑身捆绑着自制炸药,找到了那个背叛家庭、背叛丈夫、和权贵鬼混在一起的妻子家,打算敲开房门,引爆炸弹,与之同归于尽。没想到房门还没有敲开,炸弹已经引爆。顷刻间自己化做无数碎片,身体毛发碎肉飞出几十米,粘在对面房屋的墙壁上,街道的地面上。虽然防盗铁门也炸开了,那奸夫淫妇却毫发无损,复仇不成,反伤到自己的性命。这件事件,给我留下了难以遗忘的深深记忆,也留下了深刻的思考,面对这类具体的事件,利益受损的弱者该如何反抗?人肉炸弹、同归于尽终究不是办法,毕竟受害者不该死。
   另一件事件,同样让人至难以遗忘,记得大约也是1999年的某一天,我正在新华书店隔壁的一家商店买东西,突然跑来一群年轻人,把店老板纠出去就是一顿暴打。片刻之间,这老板已是鼻青眼肿、血流满面。面对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这五十开外的老板除了唯唯诺诺、唯命是从之外,那勉强挤出来的笑容分明反衬出哀怨眼神中饱含的愤怒。原来,行凶者是一伙收取保护费的地方恶霸。当法学界告诫平民百姓依法办事是时,当中共中央倡导精神文明时,在这强盗横行、官痞作恶的小城市,根本就没有小百姓告状的余地,除非自己主动找死。

   2007年的上半年,我到一家电脑商店购买现在使用的这台笔记本电脑。由此,和老板的母亲了解起生意经来,听到我的关心询问,老妇人倒起了一肚子苦水来:“现在的生意太难做了,这种名目繁多的收费不说,就连我们销售的电脑器材,也有那等执法官员,只拿东西不负钱!一天,一个面熟的人在我这里看了半天,选中一样电脑配件,拿在手里,转身就走。我大声提醒她还没有付款,她竟然说什么‘这也要钱?你不知道我是谁?’你看多么荒唐,那有买商品不付钱的?这等货色,平日吃拿惯了,很不要脸。还有一种人,小气得要死!为公家采购电脑,每台电脑发票多开一千多元,不但不分我一两百,还一个劲的砍价,要知道这些发票都是上税的!我在做赔本生意呀。”很多的小事,说大了,从宏观看,是制度有问题。说小了,从微观分析,却是现实的个人生存困境问题,不宽容这些贪官污吏的要钱要物,自己就没有出路,店铺都会被砸掉,不但在本地无法做生意,就是躲到外地,也难逃他们的魔掌。行贿宽容嘛,又是违反党纪国法,法理难容。
   2007年的某一天,我路遇原单位(面粉厂)的同事曾师傅,问起了面粉厂的近况来。他说道:一个八十年代新建的、投资几千万的新厂,这么多、这么好的仓库、车间、住房,没有几天,全给推土机推掉了,为的就是把这块地皮买个开发商搞当地产开发。我们几百号人都买断工龄下岗了,那个某某粮食局长可发大才了,又上调另一个单位当大官去了。你没有看到他的别墅、房子有多漂亮,而我们有些青年工人,几千块钱买断工龄,成了无业游民。
   当年在面粉厂工作时,我负责过面条车间的设计工程、负责过成品打包输送工程的设计工作、承担面粉厂的日常技术工作。我知道这个厂的价值所在,我在厂工作时,年年盈利,过年时,职工分的年货要一担担的往家里挑,那是1985年前后。那时候这个厂,就是职工的家,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幸福源泉,每天和工人在一起工作、研讨、学习、玩乐,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难得的安定生活。直到到湘大培训后,个人处境才大变,除了很铁的老朋友,许多人都不再敢接近我了。但凭这仅有的人脉资源,我知道这个厂是怎么倒闭的。面粉厂要保证出粉率,厂长却只进高价低质的麦子,只顾个人从中赚取差价,直接导致面粉质量的下降,即使有再好的设备和技术,也没有保证质量、保障产品的竞争力。企业亏损了,不是找管理漏洞、不是根除腐败,更不是工人参与管理的股份制改革,而是吃光、卖光,你说这种贪官该不该死?我想原面粉厂的下岗职工完全有权利找那个卖厂局长的麻烦,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说到民间反抗,也就是受害者对地方强权、强盗恶霸的反抗,坎坎坷坷二十多年下来,自然有许多心得。比如我当年得罪了耒阳市城关委书记兼镇长孙孝友,这家伙就打定主意要动员社会集体力量把我整死、玩死,竟在我培训的湘潭大学开学典礼后让伍继光教授公开放话:“有本事不要回耒阳,耒阳人很坏!我到四十岁离开耒阳才有机会结婚生子。”其实,从那时开始,我无论到那里,都以无法摆脱他的魔掌,因为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个社会官权代表着一切,你根本找不到支持同情者,看不到正义。
   但是,仅仅因此,我就不活了吗?我当时二十出头,怎能不活?不但要活,还要在他的面前好好的活下去。这不,他给我政治栽赃、动员起成百上千人的力量、更利用起国家的力量。却栽在了我的手上,我想如今,他不带着全家跪在我面前,就是他死到临头,也看不到妥协收场的那天。没看见我现在有工资、有家庭,孝敬父母,关心孩子,天伦之乐、有滋有味!要知道从1990年开始,他们就想尽办法逼我停薪留职、逼我到外打工,在外地却安排着人和单位等着我,这叫整死、玩死。
   回想当年,在图书馆拼命的寻找有关正义的书,虽然从此接受了一套套的理论,为自己的坚强不屈提供了思想基础。但是,面对强权与集体暴虐,你必须有办法应付。开始时,我是“惹不起躲得起”,一味的回避,但是,你能躲到哪里去?他们时刻让老人、地痞流氓、女人车轮战一般的找上门来。老人故意找你打架时,你不能还手!地痞流氓和你“交朋友”时,你要提防。女人色相勾引时,你要头脑清醒。要知道这些人对你怎么都行,他们根本不存在犯法的问题,你如果合流同污,你就死定了。
   当年,郴州卷烟厂的人(叫刘爱民)主动找上门来要和我合伙办假烟厂,被我一口拒绝;政府食堂的曾厨师要我没事时研究炸弹,被我识破;我弟弟说我懂化工,生产制造冰毒不存在困难,被我看穿;让地痞流氓车轮战一般的带着妓女来我家借房子睡觉,让我弟弟为他们每人配一把钥匙,我躲到了我面粉厂单位的宿舍,不回这肮脏的家;我单位六十多岁的厨师(厂长的老丈人)抢夺我的饭碗,不给饭给我吃,还打人,我连遮挡招架都是罪过。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所有的这一切,仅因为开罪强权。
   后来才想到,一味退让躲避,终究不是办法,既然知道来者不善,就让它有来无回。由此,才奠定了我后来的防守反击战略。因为知道他们的行为动机,我才可以做出清醒的判断,对未来的可能后果做出精确的预测。由此,他们所导演的天下豪侠大会除恶运动一轮紧接一轮的开展着,却每一轮都败在了我的手上。如今,他们除了惊叹我的有如神助之外,就是要求妥协,屈服于我的超人意志。即使面对我的穷追猛打、揭露声讨,也毫无还手之力了。因此,肆虐的强权可怕、可恶,但并不是不可战胜,我们只要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就能明辨真伪、区分善恶,就有成功的机会。我的经验是先让它尽情的表演,自己只能忍受、甚至流血也无所谓,然后揪住它的破绽,痛恨一击,打它个永世不得翻身。它从此以后,也就只有求你的份了。
   对于那穷凶极恶有命案的人,我们当然就不能再采取如上办法了。要知道,他之所以敢于穷凶极恶,是有他的社会背景与“法理依据”的。你告状就是告到中央,也不可能扳倒他,你人还没有到北京,他的人已经把你抓回来了。同时,你是弱势,你当然不能与他硬碰硬,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毁尸灭迹、尸骨无存,什么都可能发生。不能告状(中国没有法治正义),又不能明斗(那是自己找死)那么,你能做的是什么呢?当然是装傻,忍辱负重、明察秋毫、收集证据,甚至示弱以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只有大家都认为他无恶不作、死有余辜时,你才能下手!
   因此,民间反抗,也就是为肆虐官权逼迫得走投无路的反抗者的策略。取胜的法宝是首先避免公开的对抗,即使你对这个官权、对这个制度恨之入骨、咬牙切齿,这时,也不能公开向强权叫板,更不能公开反党。要不你不但在中国没地方躲,逃到了国外,也有生命危险,什么监控手段、先进武器都背地里用到你的身上,你将在中共的群暴中像见了鬼一样的莫名其妙。这时,你不要说复仇反抗,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或许政治还有国界,但是金钱是没有国界的,钱可以收买一切,你看看那些忙于和中共权贵做生意的外国政要,你就应该明白,一旦变成政治异端,你就只有前方,没有后方了。我当年最大的“错误”,就在于在学校看了那些有关正义的书后,公开讨论公平、正义、人权与自由等概念。由此,把与地方官权的矛盾上升为对制度的反思与批判,上升为“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政治问题,这才导致了后来“人民公敌”的相当被动局面,看看我2004年写的《强权下的罪恶》,你就知道我当年的“错误”所在,当年这种一以惯之的浓厚意识形态色彩,不但没有给自己的行动带来便捷,还设置了人为的诸多障碍,置自己于被动挨打的境地。除非你要表现自己,除非你打定主意力挽狂澜、为理想坐牢,才选择公开斗争。要复仇、要清算官权罪恶,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免公开斗争,避免问题的扩大化、政治化,才是合理的行为策略,在这里没有大道理可讲,求胜才是最高的价值。当你已经奠定了成功的基础时,什么大道理,你都可以随意的说、尽情的说。其他的人,就只有嫉妒你的份了!
   至于公开化、扩大化、政治化的后果,我可以以亲身经历来给大家一点启示。记得1986年我被暗中戴上政治黑帽之后,我的处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不仅有上面提到的事情,还有许许多多超乎想象的意外:
   一、集体性打压与欺诈:
   曾经经历的集体性打压与欺诈太多太多,多的有些不知从何说起。比如在校培训时,我喜欢自弹自唱弹吉他,当局就迅速培训我弟弟的吉他独奏技艺;我爱好科研,在家里“坛坛罐罐”不少;当局就让我弟弟在家里养一头猪,搞活体胆红素提取试验;我千辛万苦搞出一个成果,当局就让人说成果在你手里是废品,交给你弟弟才合适。这些还是小事,中共打击我的手段还有就是把我的家人亲戚都用特权利益收买,把他们捧得老高老高,把我踩在地狱。比如,让我乡下农民出身的堂弟一年三级跳,从一个临时工转正为单位职工,然后入党、转干、当局长,然后让他到我面前说什么:“你有文凭没用,对政府不满的人政府不用,我一个农民一样当官”;让他拿着政府特意给发的各种奖状、红本本到我面前炫耀;让他在我结婚的前两天,故意砸烂我新房梳妆台的镜子,当时就暗示我“你上了政府婚姻骗局的当,你的婚姻将破镜难圆”。还有,让我的小堂弟从农村入伍,到北京卫戍部队任职。还有让我的三堂弟从农村入伍,到军校学习,到哈尔滨空军部队当军医。比如让我的弟弟免试读研究生、读博士,然后留学芬兰美国、周游欧洲各国,然后再拿着照片到我面前故意炫耀。而更巧妙的安排,就是他后来娶的妻子,竟然和政府当年安排接近我的第一个女大学生同是毕业于湘潭大学,两人的名字都同姓同音。我弟媳名叫刘巧芸,那个和我假恋爱者叫刘巧玲,一个毕业于英语系,一个毕业于化学系。还有就是,安排我湘潭电机厂表弟到电视台工作;还有就是从八七年开始,给我父亲各种优厚待遇,享受副团级、省级劳动模范、各种奖励等。还有把我姐夫从统计局调到组织部工作,担任干部组组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