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再回鲁扬先生:什么是恐怖主义]
贺伟华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
·国安监控技术手段及防范——千米外还原图像 计算机电磁泄密不容忽视
维权风云网刊
·《维权风云》网刊*9月6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9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0日
·《维权风云》网刊 9月12日
·《维权风云》网刊*9月6日*
·李泽厚:高喊孔子救天下没有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回鲁扬先生:什么是恐怖主义

作者:贺伟华
   首先,我认为我们必须搞明白什么叫恐怖主义?传播学习现代科技成果及知识,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与自由,人的强大,正在于智力的开发、知识的积累,请问这与恐怖主义何干?如果说你认为让中国公民掌握相关知识和技术,就意味着他们会成为恐怖分子的话,那么,鲁杨先生和执政当局一样,对人的理性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我十多年前就掌握了相关的技术和知识,我即使受尽迫害,我至今从没有妄杀无辜。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础,正在于它首先就假设人是可以谈判、可以对话的理性存在,由此,我们才可能相信民意,相信社会,我们才可能推导出周期性的换届选举、多党轮替。不再把希望寄托在圣人与超人。由此,我们才不再把枪口对准民众,随时堤防民众。在此,我看到先生和执政当局的共性,就是对人性、对民间力量的深深惧怕。我认为,一个无权无势个人对社会的危害,远远低于掌握国家机器、拥有所谓合法暴力官员的危害,我们正是基于对这种官权的不信任,才做出了规制政府、监督官权的宪政安排。这与专制暴政以所谓法律手段规制臣民、放任官权恰恰相反。
   请问,要实现中国的宪政转型,先生是寄希望于官权的恩赐,还是寄希望于公民抗拒强暴的自由精神?是寄希望于一个现代公民力量的展现,还是继续跪乞青天、永存改良的幻想?八九民运时,改良主义者惧怕民间力量,导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推迟了19年。今天,我们如果还是惧怕民众、愚弄民众,用愚民政策阻止传统臣民向现代公民的转型,中国永远看不到民主与自由。一个奴隶、臣民向现代公民的转型,一个关键性的前提,就是对人的理性的基本信任。中国人是能够自主、自治、自决的成年人,他不再是永远长不大的婴儿。个人自主立法、自主遵从,无需外来强制。学习、研讨、掌握相关知识,就像每个退伍军人都会用枪一样,既不不对社会构成威胁,也不违法。
   我并不认为每一个维权者必须人人手握杀伤性武器,才算强大。但是我认为应对手段的有限、对相关知识的无知,正是我们缺乏威慑力量的根源所在。拥有原子弹的意义,不在于它的使用,而在于它所必然产生的威慑力量。想想一个公民公开拥有对抗群暴的手段,暴徒还敢任意施暴吗?农民如果拥有枪支及持枪权,他的庄园谁也不敢任意闯入。
   说道所谓杀人机器的制造者,我认为,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政治,我的现实人生是科研开发,一个科研工作者,当然有接受了解相关知识的自由与权利,同样,也不能禁止他从事任何科研工作。原子弹的发明者并不是暴徒,他是我们的科研鼻祖。如果认为知识的普及将威胁人类安全,那国家干脆暴力取缔一切信息化手段,终止知识面前人人平等的资讯化时代,中国将重新回归国家控制与知识垄断。中国将在执政当局的安排下,有条不紊的逐步走向先生所幻想的美好未来。我所收集的资料,是互联网随手可得的信息,并不是国家禁止公开的诡秘东西。把它放在我的私人空间,构成传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最后,我要澄清的是,恐怖分子是针对平民的暴力,是制度性力量的妄杀无辜,当执政当局及其官员任意施暴时,我们无权指责公民的自卫与反抗是恐怖分子。
   2008.4.11
   ====================================================================
   鲁扬:搞民主政治,不需要“恐怖手段”——再致贺伟华先生
   高兴见到贺先生的回复!其实,每位从事民主自由事业的人,都可采取自己所认为对的活动方式来操作的——本不需要别人多说的。但做为“老熟人”我还是想从两个方面对先生多说几句。
   我首先想到你个人安危。我们知道,中共不会过任何一位他们认为“过线”的人。最近我们已看到,象良善如赤子和圣徒般的胡佳,他们也不放过。不管你那些文章是笑谈,还仅是写着玩——他们不管这些,根据他们的需要随便给你一个罪名,是有可能的,这他们不是没干过。所以,从这一点讲,我是不赞成做这样的冒险的。主要原因你那些文字没有任何价值,除了给自己添事。而且,我不相信你不明白你那些文字的性质,以及给你个人有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再一点,我反对你这种思想。你说的“强拆”“霸占”,以及种种暴力行为,这些都是事实,我也相信这是真的——因我一直生活在这个不幸的中国。而且,我坚信人权灾难时时时刻刻在中国存在着,无数的不幸的中国人正苦难中煎熬着。你的目的,或者我们的目的是想解救这些人(包括我们自己)永远脱离这种苦难。如此伟大事业或巨大工程,其方式我们不能不考虑,不慎重。
   在民主国家搞政治是流汗的事,而在专制国度里,那是流血事,是死人的事——我们在与老虎打交道,为了保住自己权位,他们是不要一点人性法则的,这一点我们必须清楚。说我们怕流血、怕死人——不错!做为现代文明人,生命至上,生命的意义大于一切。我们努力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拥有生命自由和生命尊严的国家。为此我们必须考虑在现代人类世界,现代中国社会可行的,有效的民主进程方式。
   今天在这里说的多一点,中国民运最大失败就是搞了几十年了,没有明确的,统一的方向和计划步骤。更不说具体的,有眼光可操作的方式了。乱如散沙,各自为政。今天你拿棍子,明天他拿锥子,后天又有人策划起义——现在贺先生干脆搞起“生物武器”。全体民运人士共做一个梦——希望中国突然大乱,突然中共解体,然后举行民主大选。呵,我相信这样搞下去,这个梦还得做上一段时间。
   是不是中国民主各派们建立一个联盟,或参照现代民主成功国家一些操作方法,协商策划一个符合现代人类社会,适合我们国情民主具体的步骤和计划呢?统一联盟会产生大的力量,会引起国际支持,或者好让他们知道支持谁。统一、可行、有效的计划步骤,可加速中国民主进程。更主要的是,可让大部人参与,知道向哪个方向上努力,而又不至于添乱,或因一人鲁莽操作而破坏多年积蓄的民主资源。
   现在贺先生所搞的这一套,不排除是贺先生天才的创意。但在现在人类文明社会行不通——而且,我相信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不会允许让这种“恐怖手段”存在,更不要说用这方式搞民主政治了。总之,我反对贺先生在中国搞这一套。
   贺先生有句“每一个走投无路的个体,都必须自我强大起来,才有生的希望。”按贺先生理解,从事民主运动和维权人士必须人人手持杀伤性武器,就算“强大起来”了。
   不错,一些民主国家规定了人们有持枪的自由,有权使用武器推翻暴政。但我们必须想到那个时代与现代这个时代是不同的,就是现在把他们早期的民主运动指导思想重新放回他们本国,也是不使用了。根据国情来构建民主进程框架才可行的。我上文说过,中国进步是时间问题,国外近几十年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和平过渡的例子已经很多了,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死人或者杀人求进步呢?如果按贺先生说的方法,把那些上访者与维权者“武装”起来。真的就“强大起来了”吗?我认为,他们别说进京上访了,怕是走出家门没多远,就可能倒下。
   做为中国人“每个个体,都必须自我强大起来”——这是不错的。但究其怎么强大,才算真的强大,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象目前贺先生本做为一个自由思想写作者,想使自己强大的话,就必走“恐怖主义”路线吗?我认为这是下策。
   为国家和民族寻求自由进步,不是拍苍蝇,打蚊子,下手就完事;也不是救一两人于困苦之中的事。那为民族千秋万代,数万万人而求出路,谋福利的大事——是大事必有大的策略和长远的计划。
   做一个自由思想学者或者想做一个对国家进步有所作为的人,必须有大的气度。不是我们冷血——是需要!在评诗人海子时我曾说道:“海子肯定不是大师,如果他是,上天一定让他活着——像地球和太阳那样,为我们平静而无声无息地存在着,默默为我们奉献着。”
   在我眼里贺先生是位自由思想学者,而不是杀人武器的制造成者。我希望贺先生选准自己的道路,定好自己的位——象无有声息太阳和沉静大地一样,默默而源源不断地给我们提供精神力量,让更多和人走进自由思想国度来,为迎接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的中国积聚无形的民主力量——而期待天曙!
   最后把对其他朋友的回复转过来,但愿朋友们和贺先生能理解我的意思:
   作为一个从事文字写作的人,也许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会同一些政治家一样,但我认为人类发展到现在这时代,不应再拿生命做为进步的筹码。而且我还认为,在中国从事自由思想活动是一场很长远的事业,而不仅仅打倒某一类人或某一帮人的问题,更不消灭一帮人的问题。
   ―――――――――――――――――――――――――――
   做为一个把“仁爱”提到一诗学全部核心的一位写诗人,我反对任何一个提刀者从我们面前走过!
   ―――――――――――――――――――――――――――――
   专制者一直把枪举在我们的头顶,这与狼吃人一样——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就是因为对付吃人政治,才产生民主政治。就是世代民族进步要以死人为代价,才产生现代政治思想——才有了非暴力思想,才有和平渐进主张。
   ――――――――――――――――――――――――――――
   我认为,既然在中国一切选择了自由思想或政治思想活动的人,第一步应学会是——隐忍。早早结束自己思想与政治活动生涯太简单了。英雄好成,大业难就——事实上我们需要英雄,但更盼自由民主大业成功的那一天!
   ―――――――――――――――――――――――――
   鲁扬
   2008.4.11
   ======================================================================
   附:贺伟华: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黄曲霉毒素的科学利用
    在我去年写的《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一文中,曾经说过,民主之所以成为可能,不在于国家掌权者的恩赐,也不在于他的道德良知,而在于民间的革命压力。
   
    中国的特权利益团体根本不允许他们所支持掌权者的个人背叛,中国的专制制度已经刚性化。那么打破这种局面的希望在哪里?只能在民间!“握有权势的贵族与富人害怕穷人的革命威胁,认定革命带来的损失远大於开放选举权或增税的损失,於是释出部分利益以防止革命发生。当穷人一次又一次以发起革命为威胁,让贵族一次又一次选择开放选举权及增税后,政治体制也就逐渐走向民主化。”
   
    今天,我要更进一步说明的是,民间革命的可能及社会力量的壮大与制衡,在个人权利与尊严缺位的情况下,只能产生古希腊城邦文明的公意民主、人民主权,却不能防范集体暴力对个体人权的侵犯。一个保障个人自由与人权的民主制度,必须以神圣不可侵犯的强大个体为前提。构建民主宪政制度的逻辑起点,正在于个人主义的确立。如何让每一个公民,都成为政府、官员、执政党敬畏尊重的对象,成为我最近思考的重心;在宪政缺位的中国现实情况下,如何保障个人的权利与自由,成为我推出这期临界暴力限制思想的重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