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中法中澳引渡条约获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 纪元2008年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田宇、王泓报导)4月24日,中国人大批准了中国和法国以及中国和澳大利亚签署的引渡条约。这意味着,缔约双方均有义务引 渡本国境内被另一方通缉的人员。这是中国与第三个西方发达国家签署的双边引渡条约。在此之前,中国已经和西班牙签署了引渡条约。

   
   中国和法国与澳大利亚在进行引渡条约的谈判时,最大的障碍是死刑问题。由于多数西方民主国家均已废除死刑,法国和澳大利亚要求在条约中加上“死刑不引渡”的内容。最终双方达成协议,在条约第三条“应当拒绝引渡 的理由”中的措辞定为:引渡请求所针对的罪犯依照请求方的法律应当判处死刑,除非请求方作出被请求方认为足够的保证不判处死刑,或者在判处死刑情况下不予 执行的承诺,否则被请求方可以拒绝引渡。
   
   现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国法律专家郭国汀律师认为,中国是按法律规定可以判死刑的条款最多的国家,居世界之首, 其次是北韩。尽管废除死刑是国际大趋势,极权专制国家习惯于依赖暴力镇压为主要管理方式。这次中国与法国和澳大利亚签署引渡条约时作出“免死”的许诺,是权 衡和妥协的结果。
   
   郭国汀律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解读这两项引渡条约时表示,引渡条约的签署在打击纯刑事犯罪上有一定的意义,“这将使杀人放火者无处可逃,即使逃到国外也无法逍遥法外”;同时,引渡条约对党内贪官也会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他也警告说,中共官场惯于以刑事犯罪为名打击异己。他 表示:“在中国,重大案件或敏感案件都由党委插手处理,懂法律的主审法官没有决定权,而那些只听汇报、不懂法律的政法委书记甚至中共直接掌握着被告的生杀大权,这必 然会造成大量冤假错案。”
   
   “免死金牌”未必保命
   
   根据中国公安部公布的数据,目前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至少有500多名,涉案金额达700亿元人民币,这些外逃贪官多数选择欧美发达国家藏匿。有中国专家认为,中国在签署引渡条约时在“死刑”问题上让步,有助于和加拿大谈判,将赖昌星引渡回国。
   
   郭国汀受加拿大人权律师之邀请,曾为赖昌星引渡案就其若被引渡回国后可能面临的结果向加拿大法院提供过专家证词。他以赖昌星案为例说明,引渡条约中的“免死”条款未必就真能保住赖昌星这类与中共官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经济罪犯的性命。他分析说:“赖昌星如果被引渡,即便不判死刑,或判缓刑,并不意味着他被免除死亡。因为,中国司法系统黑社会化程度极为严 重。在中国的监狱里,中共官方如果想弄死一个人的话,有足够的办法。人死了,外界根本不知道原因,死无对证,也不会有任何人承担责任。由于赖昌星案涉及太多 的中共高官,恨他的人及想让他永远闭咀的人肯定很多,即使官方不想让他死,地方上也有人可能想要弄死赖昌星。黑社会的人也可能受某些人的委托搞死他。这不是因为他有多么 了不起,而是因为他和中共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赖昌星自己承认他与中共部级83位高官的秘书有密切联系,可想而知有多少人牵连在里头。”郭国汀认为,赖昌星应该通过 支持中国民主化事业的方式,向人民赎罪。
   
   中美引渡条约遥遥无期
   
   到目前为止,中国和一共31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 约,签约国大多是中国的周边国家,例如:泰国、白俄罗斯、俄罗斯、蒙古、柬埔寨、菲律宾等。由于大量中国贪官选择美加作为逃亡地,中国更希望和美国与加拿 大签订双边引渡条约。美国部份州尚未取消死刑,因此“死刑不引渡”应该不会成为谈判的主要障碍。对于中方来说,最大的阻力来自美国国会,因为美国如果要和 中方签署引渡条约必须得到国会的批准。而美国国会对中国的司法制度和法治状况极度不信任。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郭国汀律师在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犯的德国纽伦堡国际法庭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