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沉重的心!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沉重的心!

沉重的心! ( 2003-7-3 ) 原载中国律师网
   郭国汀
   错兄您好!同意改正尽管会因此多花好些时间.其实网友们应当理解错兄的本意,作为新新人类,特别是骄傲的北大学子,都是很有个性的,一般而言才子都是俾视群雄,惟我独尊,谁叫他们得天独厚有那么个好使的脑袋,能进首屈一指的北大接受顶尖级贵族教育呢.
   如果北大学子们去掉一些狂妄之心,少一点鄙视群伦的傲慢之态,多一点理解宽容,加一点同情心责任感,北大学子理所应当担起复兴民族大任,责无旁贷当仁不让地负起复兴中华的历史重任.愿与错兄及所有的法律人共勉!
   顺便说一句,敬请新新人类一族千万不要小瞧老三届小三届学子,他们未进北大清华,未受科班教育,未沐浴英伦三岛之海风,未一睹美利坚之华厦,这并非他们无能而应归功于伟光正的正确领导!
   百倍甚至千倍于上述幸运者的是当年响应红太阳的号召的红卫兵战士们,在年仅五十之际业已成为被这个社会抛弃的一族,他们面临的是失业(美称叫做下岗),身无长物,手无绝活,连谋生的能力皆已丧失.这一切怎能这么轻易地被忘记?我上载之“我们不再沉默“及“文革片断,中国人的苦难史“不知何故销声匿迹?一个不敢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一个不敢勇于认错改错的政党,又如何可能真正取信于民?用隐瞒欺骗获得的临时安定稳定,又如何可能真正稳定?君不见由于小日本拒绝承认南京大屠杀这一铁的事实,使得包括我在内的全体海内外华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日本人亲如兄弟地般地和平共处!反之,同样是残暴至极的希特勒的同胞勇于向世人公开认错认罪!却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赞赏与谅解!中国共产党人难道不应当从这一正一反的铁的事实中领悟些什么道理吗? 出于一个饱受文革之害的亲历者的角度巴金老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理性要求,共产党为何竟连这么点勇于认错的勇气都没有?!
   南郭先生坚决认为中国共产党只有真诚地向全中国全世界华人公开认错公开认罪,才能证明其有资格作为人民的代表继续参与领导中国走向现代化.否则靠隐瞒真相伪造历史的手段维持的领导地位,怎能不象风暴中的小船,那样飘浮不定呢?唉叫我南郭先生说什么好呢?真是无话可说!
   错兄吾弟,(因为我知道你实际上只有28岁,请别否认,你还是一个足以引起姑娘们回首二顾的小白脸,除非你上载的照片是你的四弟?)
   咱们政治观点绝然不同,我虽然绝不认同阁下的观点,但仍然坚决拥护你固执已见的伟光正观点.
   恃才傲物可也,然尊重他人须也,尊重事实然也,勿任意轻视他人应也,谦虚谨慎当也;吾乃标准平头百姓一个,绝无任何权利阻止吾兄点灯,那怕吾兄愿将汝家一把火烧了,南郭先生即便想灭火救汝,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也;今生老夫之政治生涯早在1987年便已被伟光正处死,是故只得做一名体制外的自由主义战士,以图混口饭吃,仅此而已.虽然吾言语不通,无才可傲,无物可恃,然而仍将之乎者也,汝奈老夫何?
   
沉重的心!

   顽强且才智过人的希拉里
   “一位“我等北大学子”,一位一口一个“错兄”“我南郭先生”;一位真实张扬,一位所谓低调;一位恃才傲物,一位城府深沉。两位各不相让,一副抄作之态。都想置顶,不仅是帖子,更是人群中置顶。好玩,看你们俩怎么玩个翻天覆地!!!
   老国,好象有失学者风范呀?老错,北大学子傲才者,傲视群雄,傲视天下?在这个社会的大体系里,你是否已经攀于塔尖傲然脚下之众呢?M
   郭国汀:第一,M君,我非学者,仅是个混饭吃而且混得差点失业的律师;第二,若连南郭都算有城府之人,老夫真不知道何谓城府了;刘备三顾茅屋请诸葛亮,至于老夫被国安局三顾后,连府之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还敢城哪!我比窦娥还冤哪!第三,我一点没离题而是阁下您离题了,主题是那么沉重的话题可你们有谁跟了或讨论了或建议了或异议了?第四,我不该在此恋战,吾去也.无论如何汝可坚持汝之立场我没意见!自称的或假冒的学者一般而言就象南郭先生一样!这是南郭的文风,如果你不喜欢不读即可.此点我在向错兄道歉的第一封长信中已作说明.
   另说明一点:在下真的认为错兄实际上正是卧龙伏虎.东郭非被吃了不可!1998年出差香港在书店发现一本郑义先生著之《红色纪念碑》读了一个通宵,心灵那种震撼无以言表;郑义先生实乃吾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英雄之一,他的英名必将永载史册。他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调查取证取得了大量充分的第一手资料,作为一名中国记者,他无疑是最全世界最伟大的记者之一;他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巨大危险终于完成了这部泣血之作。可惜的是入境时被没收了。然而那人吃人的恐怖令吾难以忘怀,我在心中问了无数个为什么?此后我大量阅读国产正统有关史书史论,尽管羞羞答答,还是有朱丝马迹可证的今在网上重读此文,心潮起伏无法平静。特此转载。 各位读者思考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民国初期的新闻自由
   1912年3月4日,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民国政府内务部以《南京临时政府公报》第三十号颁布了《暂行报律》,规定“前清政府颁布一切法令,非经民国政府声明继续有效者,应失其效力。查满清行用之报律,军兴以来,未经民国政府明白宣示,自无继续之效力。而民国报律,又未行编定颁布。兹特详定暂行报律三章,即希报界各社一体遵守。”
   第一章规定:“自令到之日起,截自阳历四月初一日止,其已出版之新闻杂志各社,须将本社发行编辑人姓名呈明注册,否则不准其发行。”
   第二章规定:“关于共和国体,有破坏弊害者,除停止其出版外,其发行人、编辑人,并坐以应得之罪。”
   第三章规定:“调查失实,污毁个人名誉者,被污毁人得要求其更正。要求更正而不履行,经被污毁人提起诉讼,得酌量科罚。”
   此时,刚刚出版才两个月的上海《大共和日报》也收到了政府的这条报律。凭心而论,这条报律只是要求从业者登记注册,不得攻击共和国体和破坏个人名誉,并无其它恶意。而倡导“风听胪言,高位之所事,直言无忌,国民之所自靖”的《大共和日报》社长的章太炎先生接到报律怒不可遏。翌日,上海报界俱进会和《大共和日报》等通电反对。章太炎先生以匿名在《大共和日报》发表社论——《却还内务部所定报律议》。虽然匿名,而熟识先生文笔的业内人士,无人不知出自先生之手。
   社论大意是: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都无报律,只要符合办报条件都可出版。满清政府出于封锁舆论的需要,制定了所谓报律。现在的民国政府对于杀人越货等犯罪也未继续执行前清法律,而惟独声明继承前清的所谓报律,难道是要重蹈前清覆辙吗?
   立法的职权在国会,现在国会尚未成立,法律尚未颁布,即使是暂行条例,也只能由国会颁行。内务部擅自制定法律法规,已是侵权违法,怎能要别人来遵守?
   满清政府对于未能注册登记的报馆只是罚款,现在民国政府规定不准发行,这不是比满清政府更加专制吗?内务部的管理范围不单言论而已,现在哥老会、白莲教、八卦教等团体都在活动,不见取缔。如果政府不是钳制舆论,为什么单独下了这道报律?
   难道昌言时弊、指责政府、评论约法就是破坏共和国体?内务部把政府视为无尚尊贵,难道是要替政府监督民间的诽谤吗?
   至于污毁个人名誉,现在法律尚未颁布,那来污毁个人名誉有罪名。批评别人争权干禄、贪赃枉法就和寻常骂人一般,如果有人面色白皙,而说他面貌丑黑,也算得上是污毁个人名誉吗?
   现在我们将这个所谓的暂行报律掷回,所谓报律,我们绝不承认。如果不这样,就是纵容政府的侵权行为,是容忍对人身权利的践踏。特通电报告孙中山先生,以证明内务部侵犯人权的罪行。
   社论发表后的第三天,孙中山先生亲自指令内务部,宣布取消暂行报律,取消公告刊登在1912年三月九日的《南京临时政府公报》第三十三号上。
   郭国汀:民国时期中国尚能容纳不同的声音 而目前只有网上,,,而且还有刘荻们仅因网上言论被逮捕!这再次说明中国的民主进程远远落后于90多年前 有人认为中国不民主是因为经济不发达,人民文化素质不高。 天哪,今天的经济状况至少比五十多年前好吧?文化素质比过去高吧? 可是我们的民主与自由权利却越是后退了。
   Yadianna:错兄,我总觉得你很不懂得尊重老郭同志!据我所知,老郭在文革时期的确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且老郭在吉大的学识也是出类拔萃的,只是事后受伤以至留痛至今。(至于具体所为何事,本人在未经老郭同意之前不便公布个人隐私)但老郭一直是我所尊敬的前辈。我不喜欢错兄你一直以北大持才傲物。我很喜欢一位教育家,对他的学生们所说的一句话:“现在,你们以淅大为骄傲,希望十年以后淅大能以你们为骄傲!”我觉得现在的吉大,就能以有老郭这样的学子而感到骄傲!但愿十后北大能以错兄而骄傲!!
   你们的争论已于法无义,于人身无义,于人格无义,于本网发贴规则无义。从近一个月来看,郭兄在本网的发贴数量明显上升。且有一大特点,每每发贴和回贴必与时政有关。如果把郭兄之贴尽可能多地联系在一起看一下,会发现郭兄发贴有一个强烈的倾向:政治!并且强烈地把自己的政治观点有系统地有针对性地有时间性和规律地发出来。与之相比,错兄的贴子散漫,多处于还击之势。如果联系在一起看,很难形成什么有规律的东西,多是有感而发。无明显的任何一种目的。建议:多发一些专业性的东西,多讲一些新闻,多论一些疑难案件,多讲一些笑话。
   错别字的终结者:“你别在这里无耻了( 2003-7-5 01:20:10) 你是不是在文革中受什么刺激了,憋到现在爆发出来了?别在这里丢人了吧。要不是那段历史,你还不知道在那里呻吟呢!哈哈。”
   郭国汀:敬请所有保皇派认真一读。中国人的思想,缠了二千年的小脚,际此西洋思想输入之时,则似放了足,该是恢复一点先秦思想自由气象,朝着自由解放路开展下去。无奈二千年缠惯了脚,无形中还有道统二字留在脑后。 由是皇室虽已消亡,道统虽已失势,而钦定观念仍在脑中作崇。中国人相信民主不深,道道心不笃,深恶思想自由之老气不改。”(林语堂)
   郭国汀: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网上支部有感.
   沉重的话题永远有得谈;刚与错兄达成谅解,不再争议政治问题,大家求同存异,共同为中国的政治科学民主法治自由化而努力.岂料今又读到秋池君的大作.令南郭的心情再次沉重.
   伟光正已然在全中国除了台湾省之外的所有领域占领了所有的阵地,据称CP现已有党员高达6000之众,其中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吾估计不足5%,(95%是好同志只有5%坏蛋!);共产主义究境为何物社会主义究境是什么,能否请秋池君现身说法给大家上上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