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在枭文《乱说话者戒》后,有一段附言如下:

   

   近有网友告知,某疗愚大师在我郑重“告别”之后,依然挑衅不止,攻毁不倦,乃传来大师数文望我批驳,我说鸦鸣雀噪何足挂齿?网友又特此挑出大师的几段“高论”给我欣赏,一见失笑,正好写此文,就引其中一句“一言以为不智”者略辩其理吧。大师曰:“日本从未遭受过程朱理学的荼毒”。一句话暴露了大师两大无知:一、指理学“荼毒”,是对程朱理学的无知;二、说日本从未遭受“荼毒”,是对理学(心学亦属理学范畴)在日本的巨大影响的无知。理学是否毒品难免“见仁见智”,把理学当作毒品犹可狡辩一番,而日本遭受过中华文化特别是理学持续而严重的“荼毒”,理学曾是日本的官学和日本武士阶层的基本精神支柱,阳明心学在日本明治维新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都是无法隐瞒、无法更改、无法狡辩的历史事实和文化常识。大师如此铁齿钢牙将影响巨大的日本的朱子学、阳明学一言抹杀,未免无知又不诚(关于理学在日本的巨大影响,读者可参阅相关论著,兹不赘。)

   

    曾有多人问及这位大师是谁?老枭仅引用其一句话,会不会有断章取义之嫌?诸如此类。兹特将该大师大作全文附录于下,对相关问题有兴趣者,自个判断去吧。东海附言2008-4-28

   

   

   作者:芦笛 标题:提上来回答网友关于孔教的质询 - 2007-7-7 23:37 (66 reads)

   芦笛

   刚才在楼下看见“千里目”网友问我:

    “提问:西方文明涌入日本,韩国,为什么没有摧毁孔教?

   孔教该不该催毁?孔教是不是近代中国落后的罪魁祸首?

   现在该不该立一种新的国教?如果该,那么这种国教该是什么教?”

   问得好!您之所以产生这种问题,是因为你不知道孔教是什么。建议你先去看点儒家原典,再去攻读一番我的有关拙作,获得一点预备知识,也才有讨论基础,好伐?

   我反复说过了,孔教是一种伦理政治学,错只错在把政治与伦理熬在一锅里,因而具备了政教合一的特点,但作为伦理学并不错。虽然许多内容已经过时,但基本精神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乃是永远成立的。

   这在很大程度上很像基督教,基督教本身也是伦理学,只是加上了神学包装。它之所以在历史上一度沦为反动,乃是它掺和到政治里去了,由此构成阻碍社会发展的障碍,引起世俗力量回击,最突出的就是法国大革命。但这并没有摧毁基督教,只是迫使它退出政治领域而已。

   谁都不敢否认,欧洲在中世纪末叶发生的启蒙运动,就是突破了教会强加给人民的精神桎梏的思想解放运动。没有这个运动,则绝对不会有后来西方文明的突飞猛进。在这个意义上,说基督教在历史上起了反动作用正是实事求是,但不能因此就把基督教给废除了,因为人类有灵性需要。伏尔泰早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就预见到了这一点,曾指出即使没有上帝,人类也必须创造一个出来。

   孔教起到的反动作用也类此。我已经在旧作里反复阐述过了,那就是它变成程朱理学后,推行的积极反智主义使得中国知识分子彻底失去了应变能力,以致在列强入侵之际彻底瘫痪,甚至使得顽固大臣和愚民 “义令智昏”,多次干出自杀行为来。因此,它当然要对中国在近现代史上遭受的一系列灾难负责。但只有习惯于党文化“纲式思维”的同志才会去追究“罪魁祸首”。非文盲都该知道给中国带来最大灾难的乃是苏联和日本两家帝国主义,没有它们干涉中国内政,扶持代理人大打代理战争,则知识分子再缺乏应变能力也不至于使得中国堕入毛共奴隶社会。

   关于如何继承儒家文化遗产,其实在我的思考内容中占了大量内容,特别是呼延宇先生逝世后更是如此。我早就将洛克的名言牢记在心,早就知道成功的社会改革决不能无视传统。但继承孔教远比保存基督教困难。

   这问题主要有两方面,第一,基督教的原始教义并不是为了世俗政治编写的,它关心的是彼世而非此世,只是被教会滥用了,因此要它退出政治并不难。而孔教恰是为了建立理想的人世社会而发明出来的,它把社会等级等同于家庭关系,这种基本观念与西方平等自由观念格格不入,所以当然要在西方入侵时全面崩溃。否则五四运动也就不会出现打倒孔家店运动了。在这点上,五四运动和西方中世纪末出现的启蒙运动很相像,两者都是突破原来的价值系统的思想解放运动。

   但这并不意味著它毫无价值,我早就反复说过了,原始儒家并不等于后来的孔教特别是反动的程朱理学,即使是原始儒家,孔孟之间也有很大差别。孟子的许多思想至今仍然有宝贵价值,完全可以写进宪法去。而且,它需要的其实只是从政治领域里退出去,作为个人道德修养完全有保留价值。这话我说过无数次,建议指责我反儒的文盲们去看看我的有关旧作。

   儒学现在的问题是,如今真正理解儒学的人在中国就根本找不到,能找到的只是于丹、东海那种伪劣假冒。您就是想复兴它也没戏。其实它若真有生命力,我再怎么诋毁也不会让它毁灭,如果没生命力,则您再怎么吹捧它也没戏。真正毁灭儒学的其实不是我这种理性批判者,而是强奸它的人诸如于、东那类文盲。

   第二个难题我过去也说过多次了,还不是古文字造成的理解障碍,而是它没有神学内容,因此绝对不可能再度变成国教,不可能重建其社会道德权威资源的位置。过去儒教之所以能教化愚民,靠的不是博学大儒经学家们,而是民间知青创作出来的大量小说、戏剧。那些作者使用佛家的因果报应,把儒家教条牢牢地灌注到了文盲百姓的心目中去。这一套根本就不可能复兴。因此,无论统治者是否提倡,儒教绝对不可能恢复国教位置。从袁世凯到蒋介石一直都在试图复兴儒教,这些人总比区区左派文人有实力吧?可扶起来了么?

   至于儒教为何没在日本韩国妨碍社会进步,这问题再度说明您对儒教一无所知,如上所述,原始儒家和后来作为国教的儒教并不是一回事,即使在儒学定为官方意识形态之后,它也不是一回事。儒教是越到后头越反动,到程朱理学便登峰造极,它不但搞毛共 “政治是灵魂,政治是统帅”那一套积极反智主义,而且把道义提高到以牺牲“事功”为代价的荒谬地位,从而把读书人统统变成了愚昧的教条主义者,以致在面临强大的西方文明入侵之时彻底麻痹,采取鸵鸟战术,最后让西方文明全面摧毁了它。

   但这个过程并没有在日本发生,原因很多,一是日本民族没有“中央帝国”的虚骄心态,相反,向外来先进文明学习成了它的民族性之一。二是日本从未遭受过程朱理学的荼毒。三是古代日本颇有点像欧洲国家,天皇是虚君,政出于幕府。四是西方文明是多样的,二战前日本引入的西方文明并无民主内容,不像中国那样,自由平等的口号从未成为时尚。当时大多数欧洲强国都是君主立宪制,这便给日本人“尊王攘夷”,暗渡陈仓,击败改革的反对派提供了方便。日本变为民主国家还是战后的事。五,日本人善于调和本质上截然相反的东西,这种独特本事全世界就那一家,人家既然能使用汉字表达多音节语言,能在集体主义价值观上构建民主制度,在引进西方文明的同时保留儒学影响又算什么?

   

   但即使是日本,也需要麦卡瑟去强行注入西方民主。而且,请您不要沾沾自喜,以为日本今日还留下了多少中国文明影响。许多观察家都指出,就连日本那个最善于保留自己文明的国家,如今都变得越来越像个欧美国家了,年轻人更是和欧美人没多少区别。这就是我何以多次指出,小小环球只能容下一家文明。到最后只有粗俗浅薄的美国文化代表的西方文明飞扬跋扈。

   韩国您也能想出来作反例?那根本就不是独立国家。

   至于中国是否需要国教,我已经专门写过《难产的国教》讨论过了。建议您以后先去熟悉我的旧作,然后再来提问,免得我一再吹轱辘笛,谢谢!

   胃痛如绞,写得毫无章法,请原谅。困告去了,谢谢提问,晚安!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em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