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东海一枭(余樟法)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477yufan1984:老枭对儒释道的了解让我佩服,但我想你的学问没法发扬光大的。和者太少,而且你的言语不适合在大众中传播。(加帖在汉诗随笔)

   东海老人答:世界上怕就怕你这种似是而非的话和不懂装懂的人。

   老枭对儒释道,岂仅了解而已?儒释道皆重实证、证悟,儒家又特别重视道德践履。缺乏践履功夫,便是将理论了如指掌、将经典倒背如流,也不够格。

   我要发扬光大的不是学问至少不是一般的学问。内圣学追求内在自由,讲如何成德成致致良知,外王学追求社会自由,讲如何长治久安致太平。儒家之学,所论乃人生、社会、政治、宇宙之正道常道与大道也。

   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政治原因,东海之学目前仅局限于网络,而且在网络上也受到严监密控,大部分文章只能发于海外,主要对象为自由知识分子。而此类“分子”受西学、基教影响最深,所知障最重,是最反感中华文化、最难接受东海影响的群体。所以,和者一时不会太多。

   世人对任何真理的接受都有一个过程,何况中华文化受尽打压才刚刚喘过一口气来,东海之道初转才两年时间,虽高度真理,纵自由传播,也难迅速全面普及。 近年来,自由知识分子中凡有一定名望和影响的,曾严厉反儒家反中华文化者,基本上反旗渐降,算是对真理多少抱了一点尊重吧。这已很让我欣慰。我还不至于迂腐到奢望自由知识分子立马之间普遍成为儒家和东海的“和者”呢。

   至于说我的言语“不适合在大众中传播”,那是你的眼光问题。当今天下,能够集古今儒学之大成并升级为现代版者,能够以儒为本将儒道及西学各家精华吸纳过来打成一片者,能够深法浅说(将精微广大至高至深的大道理深入浅出地说出来)而让众多反儒派变成哑巴或傻子者,舍我其谁?最“适合在大众中传播”的,舍了枭言,尚有何语? 2008-4-23

   478njr:东海一枭的独尊儒术难能可贵,若能对儒经持批判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就更好了。人类历史研究证明了,中国传统的儒佛道教的新陈代谢能力与基督教信仰体系相形见拙,甚至还不如马列毛主义.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我们的理论是科学,不是教条.我们并没有终结真理,而仅仅是开辟了进一步探索真理的道路."令我对马克思和恩格斯肃然起敬.据此名言,我敢断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必然会进化为基督徒.凡是不能进化为基督徒的共产党员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博讯文坛评论)

   东海老人答:以儒为家、以仁为本,是否“独尊”,要看怎么解释此词了。一、仁道坦荡广大,最为宽容。尊儒重仁,就不“独”,而且“反独”。二、我尊儒重仁,兼尊佛道墨诸家及自由主义,同时也包括基教、马克思主义等古今中外各宗教学说都不乏一定程度的尊重,并主张在自由的平台上以理争鸣、各自发展----既使是歪理邪说,也应理论问题理论解决。任何言论,只要未产生“既时而重大的危险”、未超越言论自由的范畴、未触犯现代文明的良规良法,就不应限制、剥夺其自由。

   “对儒经持批判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种话不是谁都有资格说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首先要能辨别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儒家有经有权,经具普适价值,永不能“去”;儒家本身为了切近时代以求“行道”,有时不得不有所牵就和调整,对一些问题因时因地制宜,方便善巧,当机说法,从“权”处理。这些因具体历史时段和具体社会政治环境而制宜的权道,则不妨“与时消息”,该“去”则“去”。我在《儒家道德“二分法”》中指出:

   “儒家道德二分法”要点之一是把普遍价值与特殊规范区分开来,即把具有普遍意义、富有永恒魅力的普世价值与历史上君主制度所规范的特定行为准则加以厘清。在君主专制时代,儒家道统被君主政统所劫持,各种道德元素难免受到别有用心的扭曲利用,以致产生大量毒素和负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蜕变为桎梏人性、束缚民众的工具。世易时移,对于一些历史上儒教特定制度、规章、习俗及其所规范的行为准则,对于“三纲六纪”等具体的纲常伦理和外在形态,已毫无循规蹈矩的必要。这就需要对其中一些内容进行“现代化”改造,或把受到特定制度习俗扭曲的内容刮垢磨光,还其本来面目。

   很多人所谓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去”恰是儒家的大经大法,是真理。说什么“中国传统的儒佛道教的新陈代谢能力与基督教信仰体系相形见拙,甚至还不如马列毛主义”云云,都是无知胡言。经过五四和文革,儒家仁义道德的原则和精华已受尽摧残气息奄奄,当然“不如马列毛主义”及基督教了,还谈什么取其精华、谈什么新陈代谢。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必然会进化为基督徒”,这等于说唯物主义必然会进化为神本主义,哪跟哪呀?一句话暴露出你既不知马克思主义、又不知基督教。世间学者的肤浅混乱,不知道儒家人本与仁本主义的先进性、真理度,比唯物主义与神本主义高得多多。

   当然,任何宗教任何学说都有局部的一定的合理性乃至真理性,在局部范围内都能头头是道、言之成理,马克思主义、基督教也不例外。如果它们全是常人一眼辨的错误,岂能产生如此巨大持久的影响?古今中外各种多神教、一神论、宿命论、神我论、不可知论、常见论、断见论、唯物论、唯心论,还有利己主义、爱国主义、共产主义,等等等等,何尝毫无可取之处?

   儒家反杨墨,但也承认他们并非全错。伊川先生曰:儒者潜心正道,不容有差,其始甚微,其终则不可救。如“师也过,商也不及”,于圣人中道,师只是过于厚些,商只是不及些;然而厚则渐至于兼爱,不及则便至于为我,其过不及同出于儒者,其末遂至杨、墨。至如杨、墨,亦未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推之便至于此,盖其差必至于是也。(《二程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墨子的利他主义,有人无已,大公无私,简直太仁了嘛,比圣人更圣人嘛。问题正出在这里:太过了,过犹不及。例如,母妻同时落水,你犹猭,可以理解,先救妻,也可以理解;如果母亲与一陌生人同时落水,先救谁,你犹猭不决就不可以理解,如先救了陌生人,岂但不可以理解,简直畜生也!

   当然,这种特殊情况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因人情多过于自私自利,平等兼爱、大公无私作为个人修养还是可以的,但如果作为一门学说去推广,而且是有关于政治、“有志于天下”的学说,过头了,就违反人情和常道,变得不义了,后果不堪设想。文革时十亿神州尽畜生,不就是共产主义大公无私、大义灭亲的共产主义精神培养出来的吗?2008-4-23

   479隐遁氏:你有诗写粪青:愤青何少粪青多,喷粪成山尿满河。平日嘴尖颜色恶,临危那个敢挥戈?写得好。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国社会粪青粪中粪老太多,他们是弱势群体,但不值得同情和帮助,不值得为他们维什么权争什么民主。你又何必呢?东海老人答:对于粪青,我确很厌憎,不仅骂以诗,还刚刚骂以《抵制爱国贼》一文呢。但我的厌憎是建立在仁义的基础上的,是怒其低三下四、不争,厌其颠三倒四、乱争。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对。但还有下一句: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很多中国人之所以成为粪青粪中粪老,专制政权要负很大乃至主要的责任。另外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和大文化人,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不论粪青粪中粪老,终究都是我们的同胞。当他们受到强权欺侮时,当他们的正当权益受侵犯、合法权利被剥夺时,公共知识分子和大文化人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为之呼吁,而不能说什么“都不是好东西,我谁也不帮。”之类浑话,那是现代型、中国式犬儒的态度,最不可取。

   另复须知,争民主不仅为他们,也是为国家、为民族,同时自己争权利、争自由、争人格尊严。2008-4-24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