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前言
   复道书院“院长”慈天元对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家颇有研究。近在枭诗《时事六感》后驳我一诗。我以诗回过去,他又答过来,共往返激战了九个回合。以诗过招,一般人士对其中妙处或不易领会,特简析大意并引论相关问题,以飧读者。
   一
   慈天元:驳枭
   明心见性出宗门,老鸟无需乱语陈。
   道祖伏羲开易统,儒家至吾不独尊。
   答慈天元
   从来大易两家尊,老子偏虚勉在门。
   唯我儒家全道体,生生大德满乾坤。
   尊儒尊马性相乖,尊马谁非大独裁?
   尊到儒家方正道,尊仁重义理应该。
   东海附论:
   大易为儒道两家同尊,唯老子偏于虚静阴柔,虽在易门,但已出偏,唯吾儒以乾领坤,独得道体之全,兹不详论。唯谈到儒家独尊问题,很多人与慈天元一样深有误会,值得重点阐明一下。
   在个人角度,凡儒者当然是最尊重儒家的,谓之独尊也可。但独尊儒家并非唯儒独正,其余皆错皆邪。例如我归本于儒,但对佛道墨诸家也相当尊重,对基督教的批判严厉尖锐而客观如理,视为外道的同时也视之为一大正教(外道与邪道大有区别。对中华文化言,一切心外拜神的学说信仰皆为外道,但不一定是邪教。)
   在政治上,尊重儒家就必须尊仁重义,在官德上严以自律,在制度必力求先进文明、反对独裁专制。所以尊儒与尊法家尊马列,形同实异。尊儒,是内尊道德,外尊自由。独尊道德与自由,何错之有?仁道为天地万物之本原,居独尊地位才是正常的。
   另外,汉武帝独尊儒术,固然出于专制利用性质并由于历史局根而不够“现代文明”,但就历史而论,其“独尊”并非建立在剿灭其它学派的基础上,可以说具有相当的宽容度,兹不及详。
   二
   慈天元:答老枭
   大易分流道两途,刚柔对待总相殊。
   良知岂在标签上,见性千经一字无。
   二示慈天元
   坤阴固美逊乾阳,开物开天势莫当。
   两性刚柔同一体,良知非相假名良。
   东海附论:
   大易分流道两途,不错,但道家以坤柔为体,偏于阴柔,滞于虚静,与儒家以乾为本、以乾阳领坤阴相比,有所不足。
   良知刚柔同体,良知作为天道本体、生命本性,当然不在标签上。称为良知,也是姑妄名之而已。道绝言诠,但也不离言诠;道可不道,但包括孔子及禅宗诸祖在内的古圣先贤还是“道”个不休。“见性千经一字无”,但还是有“千经”嘛。
   三
   慈天元:再答老枭
   心地乾坤绝二相,大雄峰顶谁狷狂?
   第一身处无你我,众生皆是大法王!
   三示慈天元
   生佛平等有分别,体相不二有主次。
   天人非二岂便一?怜君知同不知异。
   东海附论:
   本体与现象及作用非一非异的关系,我已在本体、良知诸论特别是《体用学发微》、《万物一体论》二文中谈得很透彻,可惜多数读者仍不明白。刘杰作《就“万物一体”的思想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只知现象不知本原,只知万象殊异,不知本体为一。知二不知一;慈天元此诗的错误正好相反:知一不知二,抹煞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的千差万别。
   乾坤二相岂能“绝”?从本体及潜质而言,生佛平等;但不要因此抹煞众生与佛的区别。不然,纵然凡人脸皮厚,敢以大法王自居,说饿鬼畜生“皆是大法王”,他们只怕会脸红呢。
   不过,就诗而言,这首慈诗甚佳,大气磅礴且有典有象,老枭答诗干巴巴地说理,有意无象,可差远啦,不敢称诗,算是偈吧。
   四
   慈天元:续
   诸谛圆融一鼻孔,争排坐次岂仁风?
   笑君马脚印孤禅,只斥异端不尚同。
   四示慈天元
   理有高低道不同,取消差等岂圆融?
   吾儒自有高风在,敢斥异端敢尚中。
   东海附论:
   理有高低,爱有差等,诸谛圆融不是不承认高低、差等的存在。儒式尚同也不是对异端的苟同。对于不符合中庸之道的各种异端学说,只有审问精析,才能求同尚同。义理上斥小求大,政治上批缺褒圆,乃吾儒家风。
   就拿爱有差等来说,儒家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合情合理。不象墨家兼爱尚同之说,仁而不义,其实仍然是违仁的。如慈天元有爱于老枭(或者上帝或者别的),当然好,但如果爱我与爱其父母亲一样,差等、“坐次”倒没有了,貌似平等了,可慈天元置其父母于何地?
   五
   慈天元:续
   执子先行我占中,任汝高低巧纵横。
   海底无波明玥现,太和殿里卧黄龙。
   五示慈天元
   不识中庸莫诩中,虫长未必可成龙。
   哪能浊海映明月,何况迷云满太空!
   东海附论:
   观上述四回合诗战,慈君是否已达“海底无波明玥现,太和殿里卧黄龙”之境界,是否已“占中”,或者说,双方谁更得中庸之正,兹不论,让读者去辨别、让天下后世去辨别吧。
   六
   慈天元续:
   儒门千古诩中庸,未见青蛇化飞龙。
   枭眼浑浊污大海,自来自去闹长空。
   六示慈天元
   何曾历史符中庸?小试居然大不同。
   恨煞满清污正道,哪堪浩劫绝儒踪!
   东海附论:
   关于此诗,可参看拙文《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一文。
   多数王朝尊孔尊儒不错,但“尊”的度数是有限的,阳儒阴法半真半假,更多的是形式。其次,君主王朝对儒学的“尊”是有选择性的。朱元璋读《孟子》,大怒:“使此老在今日,宁得免乎!”他曾下令罢免孟子在孔庙中的配享,并特命老儒另外编一本《孟子节文》以取代《孟子》。就是这样有限度有选择性的尊孔尊儒,效果已是极为可观,历史上,中华文明获得总体上超世无双的辉煌。
   另外我们须知,儒家倡导仁政德治开明专制,在古代普遍野蛮的“囯际环境”中,就象一个文明人落进了虎狼窝,难免吃亏。世易时移,时代不同了,文明时代,谁更尊重人权、珍惜生命,谁的生产力和战斗力就越强,也就是文明的力量越来越占上风。
   马家造孽法家恶,卸责儒家干什么?几百年尤其是近百年来中国的积贫积弱,责任不在儒家,更不在孔孟等原儒身上。恰恰相反,中国科学军事制度文化的落后,可以说是从根本上悖离了孔孟思想大道、走上了马列主义邪径所致。“尊崇孔孟两千载”,并未把人人变鬼魔,尊崇马列数十年,倒真的把人人变鬼魔了。
   七
   慈天元续:
   历史不因儒道成,西洋气象启迷蒙。
   何必家家拜孔庙,群科广济大学风。
   七示慈天元
   华厦曾经绝世红,汉唐难道借西风?
   迎来洋马行非义,政不文明道不通!
   东海附论:
   此诗意思明了,不用解析,倒是慈天元在诗后踉帖的一段话值得一驳。慈天元道:
   “汉之初,奉黄老清净无为之旨,行休养生息之政,才有武帝举兵北伐的基础。儒家独尊,未见大汉江山千秋万载,却见三国大乱归司马。至唐,太宗英武,所尊也非儒学一家,乃有开明之治。儒家向无创制之能,为维护秩序而设的礼教,往往使得秩序越守越乱,这里面的天机儒家人物千古以来没有谁能参透,可是换个视角看问题,就能发现这不过是个熵增的问题。”
   汉初儒道相争,其实不相上下,皆受朝廷相当程度的尊重,到武帝独尊儒家,便分出上下来了。同时,儒道同尊易经,思想相通相同之处不少,“休养生息之政”也属儒家仁政的范畴,不必让黄老专美。“三国大乱”,原因错综复杂,岂可归罪于儒家?造就大汉数百年之盛旺,并让汉朝制度千秋长传,儒家的作用大矣哉。不论程度如何,汉以后儒家为历代王朝所尊并成为中华文化主流,可谓铁证如山。
   “儒家向无创制之能”之言,显出老兄对儒家外王学的寡闻了。汉以后,外王学郁而不张,但在汉时却曾大放光芒。我在《为“春秋”洗尘》一文中提到过:
   儒学不仅是道德说教,而且是关于政治制度的学说。“儒家之礼”是一整套文物典章制度的总称。《春秋》正是外王经典,是儒家关于政治、制度的学说和治国平天下的大经大法。汉朝文物典章制度乃董仲舒等公羊学大儒根据《春秋》义理设计。为有史以来最为完备,并多为后世王朝所袭用。中央与地方两级制度同样是从汉朝开始完善,汉朝建立的文官制度在两千年后的今天仍然具有一定先进性。
   八
   慈天元续:
   马列独尊吾庙堂,截绝传统致国殇。
   赤子雄心宏大道,今人理应超汉唐。
   八示慈天元
   超唐越汉气同雄,立本培仁不可松。
   数我儒门大无极,广融佛道摄西风。
   东海附论:
   关于“广融佛道摄西风”,慈天元批评道:“新儒家欲广融佛道摄西风,必须有新的创制才行,否则,不过是徒夸玄妙,实无所用的老一套。”
   此言差矣。“融佛道”属于个人内在修养。老枭的良知、本体诸论都是以儒而本而“融佛道”的?“摄西风”是指对民主自由的汲摄,在理论上,已从东海之道的新礼学或曰新外王学中体现出来。
   儒家重道德践履,重实践,强调言行一致,知行合一。从不曾有过“徒夸玄妙,实无所用的老一套”。不过,在具体的制度建设方面,并非理论一成马上就可以落实。我追求民主宣传自由,本身就是一种实践。理论的落实、实践的成功,还有待于各种外在条件的成熟,并非个人一蹴即成。孔孟终其一生都未能实现他们的政治理想,能说他们的仁政和王道是“徒夸玄妙,实无所用”吗?
   在政治上,在老枭的有生之年,民主法治理想当可实现,但这仅为东海新王道的初级阶段。建立在民主法治之上的大同德治,则有待于后代仁人志士的进一步努力。
   九
   慈天元续:
   枭只是法执未破,俺闲聊随缘而说。
   汝尚需扩充实力,道从来不谋而合。
   九示慈天元
   我执未抛况法执,法如不明何谈执。
   吾儒入世自有法,莫将佛境混仁义。
   东海附论:
   法执,佛教语,谓不知诸法由因缘而生,以为外界有独立自存的客观实体的“妄执”。通俗地说,就是把外在的一切事物当真了----本来,万物万象都是没有自性的存在,是随着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执着佛法不放,也是被视为一种法执的。释氏曾把他所传的法比作渡过生死之河的船,如果上岸之后再背着船走路,就成法执了。
   其实,要破法执,先要有法可执,并且对各种法门的高低优劣有所明辩----万法平等是究极而言,在具体“过程”当中,对具体的个体生命而言,万法是不一样、不平等的。已经找到了船并且过了河,把船扔掉,应该。但是,大多嘲笑已乘坐在船上过河者“法执未破” 者,自己连船的影子都没见着呐,哈哈哈。
   另外慈君这里也扯“混”了。法执是佛教的说法,不适合用来要求儒家。儒佛两道,有同有异,不能一概称之为不谋而合。最大的异是入世与出世之异。儒家入世,对于仁义道德,必然坚执。儒家以仁为道,是应该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不可须臾离的。
   道德的提升是个无限的过程,道德需要落实于具体的外王实践之中。孔子都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如果哪个儒者说,我已成德成圣,用不着再修养提高了,用不着再执仁义道德了。那么,此人不是狂妄,就是自欺欺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