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后宫》连载27
   第28章 :低处有人吟
   (1)
   生活好象就是灯箱,要靠充电来维持光亮。一但停电了,就显得一片黑暗。而电源又是什么呢?电源就是权势,就是金钱。就是人缘。老B被双规了,如同熄灭了别墅的一盏灯,使这里昏暗多了。
   婵娟被告之:放心,老B绝对不会供出这里来。

   因为供出这里来,只会加深他的罪过。而且,如果得罪了老A,那么老B下场会更惨!
   老F带来了打胎药,逼婵娟打掉了孩子。
   婵娟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很长时间了,连家里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亡通知书及骨灰盒寄到家里后,家中父母哭得死去活来,还为她举办了追悼会及安葬了。前去调查核实的官员也深信不疑。
   可怜那真正死了老婆的男人连骨灰盒都得不到。
   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法官说啥就是啥。说你死错人了你也没办法。又没权又没钱的大头百姓,只能认栽了!
   
   婵娟觉得自己的身材也产生了变化。
   开始发胖了。如果说过去的她是一颗鲜桃的话,现在的她只是一颗水梨了。虽然也有水梨的滋味,可那是不能与鲜桃比的。
   孤身单影的她,只能在曲子中寻觅心灵的慰籍。
   她喜欢读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她今晚又试着和了一首曲子:
   
   人昏地暗天破,红楼白壁孤寞。
   眼媚奈何花落。
   心比天高,
   天涯女命比纸薄。
   
   一个人的命运是难以改变的,一个女人的命运就更难以改变。强者改变环境,弱者被环境改变。
   婵娟的行动自由还是受到限制,
   这狭小的地下室,仿佛成了她永远的家园。
   她不是这别墅的拥有人吗?可资本抵不过权力。
   她一次次地喊:“我不要这别墅了,还我自由!”
   可没有人理她。
   那个监管她的男人,就象看管着一只发癫的母狗。时不时还要在母狗身上发泄。
   有一天,老C来了,得意地告诉她:他准备接替老B的位置了,省委组织部的报告已经打上去了。是老A努力的结果。
   婵娟不在乎地:“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地下室?”
   老C:“案子最后结束的那一天!”
   婵娟担忧地:“这别墅只付了一半的钱。”
   老C抬起她的下巴:“老B那里不过损失了十分之一的钱而已!”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