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命运大转机(1)《后宫》连载33]
艾鸽文集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大转机(1)《后宫》连载33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3
   第14章:命运大转机
   (1)
   那因过度肥胖而把椅子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臀部,分寸依旧。
   老A今天的尴尬是无可避免的,会把他的嘴巴变得有些不象嘴巴了。

   上面又在开会讨论老B的死刑问题了!是应老A的紧急请求而召开的。
   之前,老A在得知律师郭锋的态度后,与圈内人进行了紧急协商,商谈了多种方案。甚至讨论过制造车祸灭律师的口,可都觉得风险太大。这个时刻律师死了,上上下下都会怀疑。郭锋的内幕材料如果在中外网上被让披露出来,那全球都会震惊!社会影响不可低估。如果再牵缠到老A的后台,搞不好就成了“国库门”事件了!
   大家终于意识到让老B活下去的重要性。
   他的那张嘴巴如果不把好关,那要完蛋的可能还不止老A们。
   老A的眼睛中喷出了血色:“先让他俩活下去再说。冷处理。”
   会议开始了,老A又抢先发言,好为大家定个基调。
   他清了清公鸭般的嗓子:“同志们,关于尹的死刑问题,本来是已经作了决定的。可我后来又仔细研究过他的案情,发现该同志贪污的钱已经全部追回,而且认罪态度极好。话又说回来了,可杀可不杀的为什么非要杀呢?大家再议一下。”
   
   马上又有几个人也改变了态度。
   一个说:“毕竟是有过一些功劳的,老百姓也不会忘记他的。”
   一个说:“我国的死刑率在世界上据说是最高的了,恐怕不能再高了。”
   一个说:“历史上有‘贪官治国’之说,有一定道理,一般来说:贪官们都是有魄力有能力的,不能一见到贪官就想到杀。”
   还有人说:“过去党内有过一句话:‘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可以稳定人心。”
   可也有人反唇相讥:“上次会议好象你们都是主张杀的呀?怎么变得那么快?”
   见大家面红耳赤,老A只好硬着脸皮答道:“大家要心胸开阔些。我们是领导,不是倒领。不能被老百姓牵着鼻子走。老百姓叫杀,我们就杀。毕竟大家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该宽的就一定要宽,该保的就一定要保。”
   那人又说:“可上次会议,你说过坐在这个位子上要保他,还对得起人民吗?”
   
   老A脸上的肌肉不成比例地汹涌澎湃着:“是……这个道理。我的原话也没错。我们必须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说话,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可是,同志们,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我们今天枪毙一个,明天枪毙一个,这不反而会毁掉老百姓的信心吗?没错,我依然是反对保贪污犯的。可这与是否同意枪毙他是两会事。我反对他的思想,但我不反对他的肉体!”
   马上又有人附和:“对,思想是思想,肉体是肉体。”
   老A颇为自得:“再看远一点,如今世界上流行废除死刑。先进国家们早就废除死刑了!为什么?死刑不人道!你想想看,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没有了,就化为灰烬了。哎,贪污犯也有人权呀!有些人污蔑我们不讲人权,这话显然不对!连贪污犯的人权我们也能充分保障,这不证明我们的司法制度正在与国际上接轨吗?”
   突然一阵惊人的沉默。
   也许是众人的思想跟不上老A的思想解放。
   过了一会,才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我不同意!”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