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童年记忆(4)]
万润南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童年记忆(4)

   童年记忆(4)
   
   我在乡下念书的那几年,外公的生活过得悠闲而潇洒。他生于1904年,属蛇,那时候他也就五十岁左右。在我记忆当中,外公很少下农田,除了偶尔出面主持村里的公众事务,日常活动主要是上街、饮茶、喝酒、看戏,顺便替家里买些油盐酱醋。
   
   上街,就是到新芳桥去赶集。从外婆家往南走七里地,就是乡政府所在地——新芳桥——一个相当繁华的小镇。镇上有茶馆、酒楼、戏院、百货店、中药铺。对了,药铺的字号叫“向德生”,我的小舅婆,光浩的母亲,就来自这个家族。

   
   周末,外公会带我上街,这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沿街的小吃:入口即化的酥糖、豆沙馅麻球、馄饨摊……只要路过,我就赖着不走,外公总会依我。还有各种玩具:两根竹管叠起来,安上一个机关,摇起来啪啪响的机关枪;各种面具,我记得有过一个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我们老家管面具叫“鬼脸壳子”;我还有过一只匣子上镶着两条金龙、木质剑身漆得银光闪闪,拔出来是双柄宝剑。戴上“鬼脸壳子”,舞着双剑,从村东头舞到村西头,我当年在外婆家还着实风光过一番。
   
   我还跟着外公看戏。经常上演的是滩黄(锡剧)和绍兴戏(越剧)。滩黄戏多是帝王将相;绍兴戏则多才子佳人。外公很惊讶我居然也看得懂。一位长胡子、红脸膛、舞着大刀的武将出场,我就告诉外公:“这是关公!”一位师爷模样的布衣出场,在关公袒露的右臂上比划一番,关公则端坐不动,专心看着左手托着的兵书。我就说:“这是华佗!”至于他们咿咿呀呀地唱的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诉外公,关公和华佗,都是我从小人书上看来的。于是,外公就开始给我讲三国、讲水浒。还教我念诗,什么“床前明月光”,什么“独钓寒江雪”。外公是我最早的启蒙老师。
   
   外公经常说:金山、银山,只有子孙出息才是靠山。外婆家土改时评定的阶级成分是中农,原因是我外公有三兄弟,分了家,每家名下的地并不多。生活能过得相对舒适,享的是子女的福。外公的五个孩子当中,我母亲是老大。父亲在上海银行工作,工资不算低。把我们寄养在外婆家,每个月都要寄相当的生活费。我有一个姨在香港。姨父、姨妈虽然只是普通打工仔,但不时从香港寄回来的那些食品和衣物,都足以让我们乡下人惊艳。我还记得小时候大姨回来探过亲,不说那些带回来的琳琅满目,光是随身用的那一卷粉红色、带着香水味、细腻、柔软的卫生纸,就让我至今都印象深刻。“这么漂亮的东西居然用来擦屁股!”为此我忿忿不平了许多天。
   
   虽然实际生活水准要比村上的地主、富农好得多,但外婆家在村里一点都不招嫉,而且非常受尊重。究其原因,是我外婆很会做人。关于我的外婆,且听下回分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