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给斯宾诺莎的信]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斯宾诺莎的信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给斯宾诺莎的信

   
   敬爱的斯宾诺莎:

   
   您晚年安居乐业过的海牙:市中心有国会(Binnenhof),国会北部是豪华的王家贵族区(有王宫,王家花园,王家马房,王府街),国会前设有政治狱——您的挚友De Wit律师与执政官两兄弟,就由于主张共和,而被监禁在这里,于1672年8月20日,就在这广场被保皇派斩手割舌虐待凌辱而死。
   
   由镇压民主共和的杀人广场往南行,右拐后再向左转入简陋的Paviljoengracht街,就可踏进您的家了——您自1671年就心安理得地居住在这平民区,您家前的街现在就叫斯宾诺莎街。
   在该贫民区您的小屋前,您大思想家斯宾诺莎石像,长年累月总是在静静沉思——虽然左边是红灯区,尽管鸟雀乌鸦时常在您头上唧唧喳喳并大便小便。
   
   我每次经过,总要在您的石像前默默呆立,在鸟雀唧唧声中,追思您的生平,回味您的哲理,迷迷糊糊,似懂非懂。
   
   您是犹太后裔,而在下乃炎黄子孙——您我都是乱世海外孤儿,任人宰割欺凌。您父亲被西班牙国王与天主教迫害而逃往宽容的荷兰,而我缅甸广大华侨华人被缅甸军政府抢劫迫害却无人理睬。我虽在缅甸土生土长,大学时期曾上山下乡服务,毕业后还为缅甸工业发展局效劳,也差点死在反华暴徒刀下。我至今历历在目:反华暴徒在1967年6月26-27日,如何毒殴华人华侨,逼他们趴跪地上骂毛泽东。荷兰收容您的师辈——法国大思想家笛卡尔(Descartes 1596-1650)之类异见分子,也接纳您们这样的犹太难民。而缅甸反华时期,华人华侨家店被烧毁,财产被抢劫,男女老少被追打追杀,炎黄子孙却无国可投,无家可归……。您1632年11月24日在阿姆斯特丹生下来就永不改姓Spinoza,荷兰名Baruch,拉丁名Benedictus也不用改——您不用因为犹太裔而受血统罪。我们呢?若上代既不肯放弃中国籍,并要你坚持华人姓名与中华文化或精神,那你就注定不可能上大学,连上山下乡为缅甸人民服务都受当局歧视。………唉!往事不堪回首。
   
   改谈学业吧!
   
   您向我展示:推理可以作为知识来源。 您从某些前提 (premises),运用理智推理而演绎出真理结论。
   
   比如:您我都学几何——研究空间关系的数学。不同的是: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刻苦学习,却仅仅做到高分回答中学大学的各种几何学的提问与考题,让几何老师们满意而获年年升班。而您呢,却能运用所学到的几何原理,建立起开天辟地的哲学体系——您我同样学习,成就却是您发展上天,而我却在地上爬行。
   
   您绝少想到死亡。您用博大精深的智慧,平平淡淡地对待死亡。对被统治者扭曲的现实人生,您一有空就在不断沉思——废寝忘食,不知人间何月何日。
   
   您话不多,但一开口就石破天惊:
   
   * 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 智慧不是对死的默念,而是对活的沉思。
   
   * 神即自然。
   
   您的理性自由论不同凡响:
   
   * 世界是必然性统治的世界。
   
   * 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 自由人就是纯依理性的指导而生活的人。
   
   * 从自然王国走向必然王国的桥梁,是理性。
   
   * 没有理智,决不会有理性的生活。
   
   您在“伦理学”(Ethics)一鸣惊人:
   
   * 一切事物都受必然性所决定而以一定方式存在和动作。 * 正如光既暴露了自身,又暴露了周围的黑暗一样——真理既是自身的标准,又是虚假的标准。
   
   我常常想:能与您这“自由人”平起平坐的中国古人,应该是“逍遥仙”庄子。庄子追求无待、无累、无患,宁于祸福、虚于恬淡,循天之理、谨于去就……证实了“至德者合于天德”的生活。
   
   我真佩服您,尊敬您哟:
   
   您一生独立自考,您一生坚持真理,您一生永不妥协——因而得罪了亲朋戚友左邻右舍方方面面的人。
   
   于是乎,您年纪轻轻就被驱逐出犹太教堂,被赶出家门,被拒绝继承遗产,被不平等对待。
   
   于是乎,在社会上、在工作上、在世俗生活圈子里,您总遭人白眼、唾骂、殴打,极端教徒为表愚忠出名,竟然操刀暗杀您……
   
   对这一切一切,您处变不惊,您平静地默默承受,以平常心对待,既无怨也无哎。
   
   虽然您靠打磨光学镜片维生,虽然您寄人篱下过俭朴生活,然而,您安居乐业,不亢不卑,还天才地总结出光芒万丈的哲理:
   
   * 观万物于永恒相中(sub specie aeternitatis)。
   
   * 宇宙间只有一种实体——那就是作为整体的宇宙本身,而上帝和宇宙就是一回事。
   
   * 包括人类在内的世间万物,无不努力(拉丁文:conatus)维护自己的生存权——这是万物本性。
   
   *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本性就是要自我保存。因此,追求个人利益乃是人的最高自然权利,是人性的普遍规律和唯一的道德基础。由此出发,善与恶的标准就基于是否有利于自我保存。人的最大快乐是获得至善,而获得至善就意味着人的心灵与真实自然获得完全的一致。
   
   1677年2月21日您45岁。您因硅肺(磨镜职业症)而在海牙小屋飘离人世。
   
   虽然荷兰王室与保皇派杀害了您那主张民主共和的挚友De Wit兄弟,虽然一般人因不了解您而对您嬉笑怒骂殴打……,然而,荷兰王室与其拥护者、民主共和党员、为衣食忙碌的平民百姓等,上上下下无不哀悼您——欧洲各大学精英名流敬重您的智慧,荷兰德国奥地利王室与贵族佩服您的人格,朴实的劳苦民众喜欢您的慈悲温情与平易近人,大家自动加入送葬的人群,不同信仰的人聚集到您这异教徒墓旁——大家痛失斯人。
   
   在您的两百周年忌日,世界各地知识界人士自动捐建了您的全身石像——从来没有任何纪念碑是建造在如此宽广的爱的底座上。
   
   您的沉思肖像,就印在近代荷兰1000盾大钞票上。
   
   虽然,诅咒“上帝已经死亡”的德国哲学家、诗人、散文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说:“最后一个基督徒已在十字架上死去了!可他忘记了斯宾诺莎”。
   
   然而,很多人公认:您是近代最伟大的犹太人和最伟大的哲学家。 德国大思想家黑格尔(Hegel 1770-1831)击节激赏您的哲理,他尤其五体投地于您的人格。他如此昭告天下:
   
   “要達到斯賓諾莎的哲學成就是不容易的,要達到斯賓諾莎的人格是不可能的”。
   
   敬重您的
   
   缅甸华族 貌强 Maung Chan
   
   2008年4月10日深思于海牙“小联合国”对面您的石像前

此文于2008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