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作舟博克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這 個 學 校 沒 有 校 園, 沒 有 操 場, 只 有 一 排 排 鐵 皮 房 子, 作 為 教 室 和 宿 舍, 房 子 之 間 有 潺 潺 流 動 的 泉 水, 山 青 水 秀, 充 滿 靈 氣。 一 個 筒 倉 式 鐵 皮 房 子, 有 二 十 多 張 床, 沒 有 取 暖 設 備。
    我 去 的 時 候 是 十 一 月 底, 住 在 達 蘭 薩 拉 很 好 的 賓 館, 晚 上 要 把 兩 條 毛 毯 和 被 子 全 壓 在 身 上, 還 有 時 凍 得 難 以 入 睡。 達 蘭 薩 拉 的 旅 館 和 住 家 都 無 取 暖 設 備, 成 人 學 校 的 學 生 們 要 在 鐵 皮 房 子 里 過 冬, 艱 苦 情 況 可 想 而 知。
    校 方 發 給 每 個 學 生 四 條 毛 毯。 我 在 學 生 宿 舍 看 到, 每 個 床 頭 除 了 毛 毯 和 書 籍, 都 掛 著 達 賴 喇 嘛 的 像。
    在 課 間, 當 學 生 聽 說 來 了 一 個 中 國 人 采 訪, 一 下 子 圍 過 來 一 百 多 人。 校 長 提 醒 我, 不 要 拍 照, 不 要 問 他 們 的 名 字, 因 他 們 還 要 回 到 西 藏, 免 得 中 共 找 麻 煩。
    從 甘 肅 天 祝 縣 逃 來 的 今 年 二 十 八 歲 的 一 個 小 伙 子 告 訴 我, 他 畢 業 于 甘 肅 省 佛 學 院, 經 常 聽 英 國BBC 和 美 國 之 音, 因 此 知 道 了 這 個 學 校。 他 是 前 年 九 月 和 四 十 人 一 起 逃 來 的, 在 路 上 走 了 二 十 三 天。
    當 我 問 他 對 西 藏 前 途 的 看 法, 他 毫 不 猶 豫 地 回 答, “ 西 藏 不 獨 立, 我 不 結 婚, 寧 可 等 二 十 年。 ” 當 我 提 醒 他 達 賴 喇 嘛 主 張 西 藏 自 治 而 不 是 西 藏 獨 立 時, 他 馬 上 說: “ 我 同 意 達 賴 喇 嘛 的 ‘ 一 國 兩 制 ’, 達 賴 喇 嘛 怎 麼 說, 我 都 同 意。 ”
    他 穿 著 白 色 襯 衣, 花 格 毛 線 衫, 外 面 是 西 服, 腳 蹬 皮 鞋。 我 問 他 怎 麼 穿 得 這 麼 時 髦? 他 笑 著 說, “ 這 是 學 校 兩 年 前 發 的 服 裝, 我 經 常 穿。 ” 我 問 他 “ 你 恨 不 恨 中 國 人? ” 他 說 “ 不 恨 ”。 “ 是 不 是 因 為 我 是 中 國 人, 當 面 你 不 好 說? ” 他 回 答 我 說, “ 不 是, 我 在 西 藏 時 心 里 就 這 麼 想, 我 恨 共 產 黨。 ”
   千 名 藏 人 紀 念 “ 六 四 ”
    這 個 藏 人 小 伙 子 對 中 國 人 的 想 法 不 是 個 別 的。 我 在 當 地 采 訪 的 五 十 多 名 藏 人, 都 是 這 樣 的 想 法。
    去 年 六 月, 達 蘭 薩 拉 的 藏 人 們 還 舉 行 了 紀 念 “ 六 四 ” 死 難 者 活 動, 有 一 千 一 百 多 人 參 加。 我 聽 到 這 個 數 字 很 是 感 慨, 因 為 我 居 住 的 紐 約, 有 三 十 萬 華 人, 但 每 年 紀 念 六 四 活 動, 參 加 的 人 都 不 到 五 百 人, 才 是 千 分 之 一 強。 而 只 有 七 千 藏 人 的 達 蘭 薩 拉, 有 一 千 多 人 參 加, 是 人 口 的 七 分 之 一, 還 是 紀 念 中 國 人。 藏 人 的 這 種 胸 懷, 和 他 們 信 仰 佛 教, 遵 守 “ 戒 律 ” 中 的 “ 不 殺 生 ”、 “ 不 仇 恨 ” 有 關。
    降 巴 校 長 說: 學 校 也 給 學 生 講 授 一 點 佛 學, 希 望 能 使 青 年 人 得 到 更 多 的 佛 教 文 化 燻 陶。 學 校 一 個 月 費 用 十 八 萬 盧 比, 合 五 千 美 金, 由 流 亡 政 府 撥 給。 學 生 們 都 很 用 功, 每 天 早 上 五 點 起 床, 學 習 到 晚 上 六 點, 一 周 學 習 六 天。 他 們 剛 來 時, 百 分 之 五 十 的 人 會 說 中 文, 百 分 之 三 十 五 的 人 會 藏 文, 其 他 的 人 什 麼 也 不 會, 只 會 說 一 點 點 藏 話, 因 在 西 藏 沒 有 學 習 藏 語 的 機 會。 在 這 里 他 們 學 習 藏 文、 英 文 和 其 他 知 識。
    在 課 堂 上, 我 看 到 那 些 二、 三 十 歲 的 男 女 藏 人, 在 用 看 圖 識 字 的 藏 文 課 本, 隨 著 老 師 的 發 音, 在 一 字 一 句 地 復 念 朗 讀。 那 幾 十 名 學 生 一 起 朗 誦 的 聲 音, 和 窗 外 奔 涌 的 山 間 溪 水 聲, 此 起 彼 伏, 交 響 在 一 起, 流 動 著 活 力 和 希 望。 它 使 人 不 期 然 想 起 四 十 年 代 的 延 安, 那 種 同 仇 敵 愾, 那 種 艱 苦 奮 斗, 那 種 青 年 學 生 沖 破 封 鎖 義 無 返 顧、 為 國 家 民 族 獻 身 的 勁 頭。
   青 年 藏 人 都 想 報 效 國 家
    在 新 德 里 機 場 接 我 的 青 年 藏 人 諾 佩 正 在 印 度 的 一 所 大 學 讀 書, 他 說, 最 大 的 志 願 是 畢 業 後 能 進 西 藏 流 亡 政 府 工 作。 雖 然 在 文 盲 很 多 的 印 度, 一 個 大 學 畢 業 生 很 容 易 在 印 度 人 社 會 找 到 工 作, 但 他 認 為 必 須 為 西 藏 自 由 獨 立 做 點 事, 尤 其 是 他 小 學 中 學 都 畢 業 于 藏 人 學 校, 流 亡 政 府 給 了 他 免 費 教 育, 他 必 須 回 報。 他 前 年 曾 利 用 假 期 偷 渡 進 西 藏 進 行 考 察。
    曾 陪 我 去 南 方 采 訪 的 二 十 三 歲 的 “ 西 藏 青 年 會 ” 干 事 更 秋 才 仁 告 訴 我, 如 果 流 亡 政 府 有 一 個 空 額, 會 有 幾 百 名 藏 人 應 征, 很 多 都 是 大 學 生, 要 通 過 嚴 格 的 考 試 篩 選。 能 進 入 流 亡 政 府 工 作, 非 常 被 人 羨 慕, 因 為 大 家 都 想 為 西 藏 做 點 事, 為 國 家 獻 身。 他 也 是 大 學 畢 業 後 經 過 幾 次 考 試 與 篩 選 才 進 入 “ 青 年 會 ” 的。 更 秋 能 說 一 口 流 利 的 英 文 與 藏 文, 還 會 說 印 度 語 和 南 方 鄉 下 的 印 度 方 言。
   人 才: 西 藏 的 未 來
    現 在 流 亡 社 區 的 中 層 領 導 人, 幾 乎 全 部 是 藏 人 學 校 培 養 出 來 的, 都 有 這 種 報 效 國 家、 回 報 政 府 教 育 的 願 望。 西 藏 流 亡 政 府 官 員 的 素 質 很 高, 絕 大 部 份 大 學 畢 業, 很 多 還 在 美 國 留 過 學:
    我 在 南 方 采 訪 的 第 一 個 藏 人 居 民 點 的 行 政 主 管 索 南 考 拉 桑 在 紐 約 長 島 的 大 學 進 修 過 碩 士 課 程, 還 在 挪 威 的 “ 西 藏 之 聲 ” 做 過 編 輯; 拜 拉 庫 比 藏 人 居 民 點 的 主 管 普 布 賽 達 在 喬 治 亞 大 學 政 治 系 讀 過 書; 南 方 藏 人 居 民 點 總 負 責 人 丹 巴 桑 噶 畢 業 于 威 斯 康 辛 大 學; 流 亡 政 府 新 德 里 辦 事 處 主 任 堅 巴 曲 桑 在 邁 阿 密 大 學 獲 得 比 較 政 治 學 碩 士 學 位;
    流 亡 政 府 外 交 部 第 一 副 部 長 土 丹 桑 佩 在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新 聞 學 院 獲 得 碩 士。 哥 大 新 聞 學 院 是 世 界 一 流 新 聞 院 校, 從 這 個 學 院 畢 業 的 中 國 大 陸 留 學 生 至 今 才 十 幾 人, 而 桑 佩 是 第 四 個 獲 得 這 所 新 聞 學 院 碩 士 學 位 的 流 亡 藏 人;
    教 育 部 第 二 副 部 長 塔 西 瑞 卡 在 維 吉 尼 亞 大 學 獲 得 碩 士 學 位。 外 交 部 的 第 二 副 部 長 索 南 達 波, 在 新 德 里 大 學 獲 得 歷 史 學 碩 士 學 位 後, 又 在 哈 佛 大 學 肯 尼 迪 學 院 拿 到 政 治 學 碩 士 學 位。
    達 賴 喇 嘛 流 亡 到 印 度 後, 特 別 強 調 教 育, 不 僅 開 辦 藏 人 學 校, 提 供 免 費 教 育, 還 把 一 批 批 青 年 藏 人 送 到 西 方 國 家 的 大 學 深 造。 西 藏 流 亡 政 府 現 在 雖 然 仍 艱 難 奮 斗, 但 它 培 養 了 大 批 人 才, 而 且 是 通 曉 英 文, 熟 悉 國 際 社 會, 心 胸 開 廣、 有 全 球 視 野 的 人 才。 這 是 它 最 大 的 財 富, 也 是 西 藏 這 個 民 族 百 壓 不 垮、 不 可 征 服 的 希 望 與 未 來。
   --------------------------------------------------------------------------------
   (原載香港《開放》月刊一九九八年六月號)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