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张成觉文集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新生员”指大陆劳改释放或解除教养者,从字面上看“获得新生”当然值得庆幸,但实质上隐含对当事人的歧视或蔑视。不过,笔者使用此一词语,并无褒贬色彩。事实上,作为57另册列名者,当年我与彼等份属“同是天涯沦落人”,甚至政治地位等而下之。故绝无任何冒犯之意,某些地方反而敬之羡之。
   
   何故敬与羡之呢?敬,是因为我所认识的此类人士,身陷囹圄后能胜利闯过劳动关,于农牧副业工作表现均强于我,使体力既逊灵巧更缺的我为之肃然起敬。那些跟我一样不济的则早被淘汰长埋异域沙丘,自不在内。至于羡,是由于其侥幸逃过中共反复而严密的洗脑,尤其是若干有文化的“地主”,得以在某种意义上保持了自己的尊严,可谓不幸中的大幸。
   
   昨日所讲的陈振泉,刑满后仍戴“地主分子”帽子,政治权利被剥夺,堪称“人下人”。但我与之同宿舍相处年余,未尝见其垂头丧气,而总是气定神闲,面含笑意。他身高约一米七五,走路略显弓背,可是步履轻盈,活力十足,根本不像花甲老人。无论在宿舍或工场,他都保持衣服整洁,仪容端庄,真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言谈举止稳重得体,面对干部不亢不卑。

   
   其所以如此,我想是因为他在50年代初劳改期间,主要是在枪杆子监督下,从事强度远超一般的重体力劳动,包括修水库、积肥等脏活累活。当局未能有效地对之实施彻底洗脑。因为管教干部文化都不高,对犯人进行“思想教育”也无非定期上上课,照本宣科走过场,于是陈原有的传统文化根底未受触动,内心深处仍保留了一点人格尊严。何况他的修养功夫也比较到家,不会拂逆干部而自取其辱。这样一来,他反倒在茫茫戈壁深处的兵团农场避过了多次政治运动,尤其是以整肃知识分子为目的的反右,精神世界所受的直接冲击与折磨也就小得多了。
   
   与之相似的还有一位来自甘肃的地主,叫杨继昌,跟我同班。他是回族人,当时也有五十多岁了,和妻女一起,住在我们单身宿舍旁边的家属房子。其子已工作,并且幸运地当了拖拉机手,在另一个农业连队。
   
   杨身材不高,留有山羊胡子,脸色红润,体质不错。其妻缠过足,平日多在家里做家务。他们的房子只有两米五乘七米五大小,但像一般回族民居一样,收拾得很干净。后来他女儿中学毕业,也分配在本队大田劳动。
   
   我初与之相识曾问他为何来疆,这是个非常不合适的问题。但他只是淡然一笑,答称“我是守法来的。”所谓“守法”,乃服刑的代用语。事后班长告诉我,杨51年因用镰刀误伤耕牛,被定为“破坏土改”而送疆劳改。
   
   他无疑是真正的地主,在家乡时大概没干过农活,所以手脚并不麻利。但因其年纪较大,为人也安分,干部对他并无苛求。而他也规规矩矩,生活平平稳稳。其精神状态虽不像陈振泉那么豁达,但也未至于太压抑。
   
   此外还有一户甘肃人值得一提。那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名叫荣德福(化名),在家乡曾任生产队长。其妻蓝相玉,出身地主。蓝之姐夫于土改时为逃避农民批斗,躲到荣处。公安尾随而至,搜捕时被其逃逸,遂将荣带走,以“窝藏逃亡地主”罪判刑劳改。刑满后留场就业,将蓝接来团聚。但两人不和,时有争吵。
   
   荣身材高大,也有文化,为人忠厚。其本人为贫农成分,若非受妻舅之累,有望进一步升迁。遭厄运后并未消沉,思想比较开朗。他在本队长期担任浇水班长,吃苦耐劳,十分能干,工作出色。好人而无好报,令人同情。
   
   而当年蓝之姐夫逃脱后,至土改结束当局再不追究,他竟在家乡城里谋得一份不错的工作。70年代初,蓝之姐姐千里迢迢自甘肃来荣处生孩子,目的是将之过继给妹妹和妹夫,从而使这个小家庭因此恢复和睦。
   
   结果似乎还好。尽管他们的住房里外两进,加起来才11平方米大小,但新生的婴儿给荣家带来转机,荣的脸上绽放笑容,我们都为之感到欣慰。
   
   我在回忆录《六十余年家国》中写过一件事,那是某年初冬,地里棉花尚未拾完。一天早上,我们冒着霜冻下地拾棉花,只过了一会就觉得寒气逼人,冻得受不了。当时浇水班也奉命参加大田拾花,荣干了十分钟不到,就说:不行,我得回去把袜子穿上。言讫转身便走,也没向任何人请假。由于住地较远,来回需时四十分钟以上。照惯例是必须跟在地里负责的干部请假的。但他似乎完全不管这一套。
   
   由此,我不禁想起,六十年代初我刚到新疆不久,就是因为冬天在远离驻地的冰雪覆盖的苇湖割苇子,被苇茬子扎破棉鞋,雪灌了进去,脚趾冻得刺骨生痛,我竟不敢提出要求回去换鞋,而一直坚持到天黑下班,以致右脚严重冻伤,几成残废。
   
   我当日为何不能像荣德富那样,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呢?就因为我被洗脑,而荣没有。其所以如此,则是由于五十年代,边疆劳改队洗脑远不及内地大城市或城镇彻底,加上荣是贫农,无需接受洗脑。这大概是中共“党文化”的百密一疏吧!
   
   写到此,想起陈丹青有一篇文章,提到抗战胜利后,陈公博、褚民谊、周作人等人在南京受审出庭时,“一个个都还是书生文人的本色。他们丢了民族的脸,却是照片上没有丢书生相貌的脸。”然后,他又拿79年文代会上胡风、聂绀弩、丁玲、萧军的形象作比,说“看见他们的模样无一例外地坍塌了,被扭曲了。”
   
   我对陈文作如此类比十分不以为然。须知国民党政府不像中共那样对知识分子强制洗脑,所以陈、褚、周等能保其文人本色。假如他们也像胡风等人似的,历尽毛所施加的非法的羞辱迫害,“他们的模样”也会“无一例外地坍塌了,被扭曲了”的。
   
   胡风、聂绀弩也曾劳改,但之前已经历了50年代前期的政治运动风暴,而且他们服刑的地方在内地。倘发配新疆,也许有所不同?
   
   远谪边陲劳改当然是祸,不过,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坏事之中未尝不蕴含某种好的因素。
   
   (08-3-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