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西陲当日忆地主]
张成觉文集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陲当日忆地主

   读胡平先生《失败者也能写历史》,感慨系之。上世纪50年代初的土改,使几百万地主及其家属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贱民。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他们饱受迫害歧视,而其冤情又得不到反映。我身为其中一分子,体验尤深,在拙作《六十余年家国》中多处提及。下面把在新疆期间耳闻目睹的两个地主的故事,作一简单介绍。
   
   第一个是李斌。河南人,似是高中文化程度,1948年左右加入共军,50年代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在下野地四场商店当保管员。文革开始时他已年近五十五岁,不知怎的有人从档案上查出他家为地主,按年龄推算,土改时也应划为地主分子,于是将之列作“专政对象”,从商店弄下来,分到十队大田劳动,跟我在一个班,同一间宿舍。
   
   十队是新生职工单位,离场部十公里。男职工大部分是“新生人员”,即劳改刑满就业人员;再就是他们的子女,以及少数从边境农场内迁的出身不好的职工和“盲流”人员。另有几个上海、武汉支边青年,都在机务排开拖拉机。

   
   从场部商店保管员这个美差,一下变成大田劳动的农工,日晒雨淋,顶风冒雪,脸朝黄土背朝天,当然并不好受。但李斌毕竟是农村长大的,又当过兵,体质也不错,所以一般的农活还能对付。他为人修养不错,恭谨有礼,老是笑眯眯的。队上无论干部职工看他一把年纪,也都没有特别难为他。何况让他下来并非场机关的决定,只是夺了权的群众组织采取的“革命行动”。他仍属19级干部待遇,月薪近百元,在场部也算较高的,比队长、指导员更高出三、四级。一般的农工每月才36元,仅及其三分之一多一点。在班里大家都称他“老李”,不过大组长、分队长等排级干部,和队长、会计等队干部就直呼其名了。
   
   几个月后,“革命行动”升级,他的工资被扣发,每月只给他不到39元。这是完全违反政策的。与此同时,队上的群众组织也宣布,新生职工和其他专政对象一律要把“三大件”或“四大件”交出来,由“革命群众”厘定价格后予以收购。“三大件”是指手表、自行车、收音机,四大件是加一样缝纫机。李斌的一辆自行车被迫交出,定价大概只三、四十元的样子。当时国产自行车每辆120元,而且要凭票供应,不易买到。他的车比较新,至少应值100元。但形势所逼,就这样被“共产”了。
   
   对于大田劳动的人来说,有自行车的好处是上下班方便多了。因为我们工作所在的农田,往往离住地三、四公里或以上,走路得半小时或一小时。但多数人买不起或买不到车子,只能安步当车。李斌上下班从骑车子变成走路,也还问题不大。最吃力的是周末(农忙十天为一周,农闲七天一周),他要回位于场部的家,得走两小时。来回四小时,够累的。
   
   所幸大约半年后,“共产”遭到上头制止,已被收购的几大件原物退还。有个“革命群众”心有不甘,将他一度占有的一辆自行车往一根砖柱子上猛撞,然后才退给原主。李斌的车倒没遭到这样的恶意损坏。
   
   可是,他的干部身份文革期间始终未能恢复,工资也一直被扣减。后来甚至连他的家也被迁离场部,搬到十队。在下四场,这相当于从“城里人”变成“乡下人”。
   
   他跟我很谈得来。有两件事我对他心存感激,尽管都没办成。
   
   一件是1967年初,场里房建队用下脚料做了几十个木箱子,说某个休息天公开发售。当时木料奇缺,那可是紧俏商品。他家离房建队很近,一口答应帮我买一个。到了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徒步赶到场部。谁知好不容易走到房建队附近,只见排成长龙,不下两、三百人。他告诉我,全家出动了四个人帮我排队。但一直没见队伍动弹。结果由于僧多粥少,为免混乱,上头最后宣布不卖了。
   
   另一件是他从家乡给大儿子找了个女子,人挺文静,蛮不错的,住在他家里。不料他儿子自己谈了个对象。我那时还是单身,有次正逢下雪天,那女子有事从场部来找他,回程刚好我去场部,便用自行车顺便把她捎上,一路上挺谈得来。后来我听说他儿子已明确拒绝了这门亲事,便托人请他帮忙,转达我意。他倒很支持,答应相助一臂。不料那女子心中另有所属,婉言谢绝。
   
   按说他曾参加为中共打江山,在部队里提了干部,文革本不应遭殃。但“天下大乱”之际,极左大行其道,出身成分便往往被人抓住辫子。就李斌而言,他的工资待遇高,更成了那些患红眼病的人打击的靶子。可谓在劫难逃。
   
   另一位名陈振泉,福建人,也跟我同宿舍。他年近六十,高个子,身体不错。待人和气,说话轻声细语。不知何故送新疆劳改,刑满后留场就业。他会编筐子,平日在工房上班,但农忙时也得下大田,参加突击干农活。
   
   我们的窑洞房子很简陋,宽三米,长九米,住了八个人。顶上用苇把子做成拱形以作支撑,房顶糊的泥巴容易往下掉,所以最好用报纸糊个顶蓬。支架是单根的苇子。陈振泉手很巧,他把糊顶蓬的活揽了下来。完工之后,房子里干净多了。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会的手艺。
   同住的八人中,他年龄最大,大家都叫他老陈。有一次到食堂打饭,我见他从工房下班回来,便招呼了他一声。没想到队上的农业技术员竟质问我:你叫他什么?这技术员毕业于苏北农学院,出身较好,才20来岁,平时看似不大挑剔。我听他的语气才醒悟到,对陈要“划清界限”,因为他虽早已刑满,却还戴着“地主分子”的帽子。所以只能直呼其名,不能用“老”字。
   
   可是,几个月后,陈竟然获准离开新疆,回到原藉。其中奥妙,我至今也猜不透。不管怎样,对儿孙满堂的他来说,是可喜可贺的。
   
   四十年过去了,他若健在,已是百岁老人。果如此,应算地主中的异数。
   
   上述两位地主,也许因为在西北边陲,所受歧视似乎不如在内地城镇那么厉害。我的一位舅母跟几个表弟、表妹在东莞县城,一家四口都受到居民委员会的街坊大妈或大姐监视。改革开放以后,他们都迁到广州,但土改后在故乡的三十年岁月,谁都不想再提。本来,我舅母后半生几十年的经历是一部地主分子的血泪史,但十年前她已去世,她的长子即我表哥曾写了一份资料,内容包括我们家在内的叔伯、姑舅(我母亲有五兄弟,十姐妹),共十五户人家的后人概况。可是并无只字提及其母的惨痛遭遇。看来,这段历史必定湮没了。
   
   (08-3-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