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
曾节明文集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今年元月下旬至二月中旬的南方九省发生异常严重的雪灾,承担着救灾义务的首要团体解放军却迟迟按兵不动,直到胡锦涛连作了两个“要求”才姗姗来迟,而且投入的人力、物力很有保留,这与1991年淮河洪水时救灾态度对比鲜明。这次南方的雪灾暴露的最大问题不是交通、能源问题,而是中共胡锦涛中央对解放军的指挥不灵。
   
   从胡锦涛调动军队近乎“商量”的口吻来看,解放军很可能要价得到了承诺才出动的。雪灾刚过,《解放军报》就于二月二十六日在头版头条刊出:《中国军费增长是对历史欠账进行补偿》,文章强调:

   
   “在过去一段特定历史时期,我国军费曾长期负增长或微小幅度增长,使国家资源配置出现较大缺口,需要通过增加军费弥补历史欠账”;
   
   “当前,我国军费实际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仍有较大差距,需要通过适度增加军费使两者相协调,以便对历史欠账作补偿。
   
   文章公然要求中共中央政府增加军费以“弥补历史欠账”,口气之硬,近似逼宫。这个类似于兑现承诺的强硬要求,很明显是冲着三月初召开的“两会”来的。
   
   这一要求,胡锦涛中央果然不敢杵逆,2008年中共中央政府于三月五日向人大提交了为账面为4177.69亿元人民币(572亿美元)的2008年中国国防费预算案,比上年预算执行数增加623.79亿元,增长17.6%。这一预算案,当然会得到第十一届人大这个橡皮图章表决通过。这是中共国军费开支账面数字首次突破四千亿人民币。这已经是中共国军费第二十年的两位数增长。而据美国国防部日前发布年度“中国军力报告”分析,中国的军费开支缺乏透明度,实际军费高达官方公布数据的三倍1。
   

解放军从中共的护院家丁,已然成为中共中央惹不起的、自成一体的门阀新贵。照此发展下去,军队的“意见”将压倒一切,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政府将成为解放军掌控的橡皮图章,胡锦涛等常委将成为军队操纵的傀儡

   

军队坐大、要挟和操纵中共中央的局面,完全是中共自作自受的结果。

   
   当年面对八九民运,邓小平寸步不让,不惜出动数十万野战军血腥剿杀国人的自由民主诉求,这就让军队取得了政权挽救者的优越地位,乘机要价,邓小平把军队推上了垂枪问政的道路;而六四以后中共实行的对抗美国新战略,又为军队势力的坐大打开了方便之门。当然,邓小平活着时,尚有权威压制军队势力的过分膨胀;江泽民则没有这个实力,胡锦涛更没有这个实力,他们只能靠收买来笼络军队,这就加速了解放军势力的膨胀和独立化。 “六四”以来,尤其是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倒行逆施变本加厉,“群体性事件”越来越频繁,随着“管制危机”的加深,必然越来越多地需要军队的介入来维持政权,军队要价必然越来越高,胡锦涛等中共头子既不能、也不敢拒绝军队的要求,如此下去,解放军很快就会具备压倒中共中央的政治能量。
   
   如今的解放军,已俨然一个独立王国,基本具备了一个政权的要素:有似于军中政府的四总部、有自己的警察(宪兵)、有军事法庭、有军工产业、走私业等自己的经济支柱;而且比前苏联军队更具独立优势的是:苏联红军从一开始,都处于内务部(克格勃)的监控之下,而解放军有自己独立的特情系统,如总参二部,中共国的公安部、国安部都管不了军队的人和事。谁掌控了军队的特情系统,谁才能真正掌控军队,以前毛泽东、邓小平等老红军首长可以凭借自身权威,通过中共中央军委将军队集团的特情系统牢牢抓在手中,而现在胡锦涛则根本没这个实力。
   
   如果没有危机发生,解放军当然不可能很快具备中共中央的政治能量,但如今中共国危机爆发已成定局:
   

由于胡锦涛的僵化倒退和温家宝“宏观调控”的失策,十多年来权贵私有化的经济畸形发展的恶果加速到来,当前物价飞涨、股市暴跌,中共国的经济最多只能撑到奥运会。一旦经济崩溃,中共为了维持政权,必需军队介入,镇压群体性的反抗和骚乱,对重要政治、经济、社会部门进行军管。只是一旦军队全面介入统治,就由不得你中共中央了。届时,由于胡锦涛等中共中央威信扫地、成为万民仇恨的靶子,军队中的野心家完全可能取中共中央而代之,或者变中共中央为彻底的傀儡。以中共国的现状和民众强烈仇富、仇官心态来看,届时,解放军的野心家们要是举出“军队国家化”和“反腐败”的大旗 ,劫富济贫、实行平均主义、大批枪决贪官恶吏、处决恶警,即使把经济拖回票证时代,也肯定会得到民众热烈拥护。可以推断:一旦危机全面爆发中共被迫实行军管,政权将落入军队强人之手,中共中央很快就会空壳化。

   

另一大危机是台海危机。这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十多年来,由于中共在对台问题的僵硬和愚蠢,台海危机已不可避免。十多年来,中共煽动仇美民族主义,专制的洗脑制造出大批的愤青,这些人既不知彼、也不知己,夜郎自大、狂热好战。在中共的精心培养下,许多少壮军官成了法西斯分子,而众多的解放军普通士兵则是愤青。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都渴望对台、对美开战。
   
   除了夜郎自大、仇美反美以外,解放军军人,尤其是少壮军官,希望通过战争以快速地出人头地、飞黄腾达。因为在和平时期,军人升迁缓慢、提升的机会也少,更何况,在中共国的专制体制下,和平时期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老东西实在太多,这些老朽的枝桠,遮挡了少壮军人们向上的空间,只有爆发战争,军队才会迅速而大量起用年轻人。
   
   解放军的众军头们虽然在经济上都是既得利益大佬,但在政治上却缺乏“名份”,只有动乱和战争,才会派上军队的更大用场,才能迅速的增长其政治地位,因此他们内心未尝不欢迎动乱和小的战争。
   
   由此可见:解放军的主流倾向于对台湾发动战争。一旦已在实际进行当中的台独(台湾政府的“去中国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中共中央将压制不住解放军的开战要求。
   

由于江泽民的意外衰病,胡锦涛现在借战争抓取军权的动机消退,但是由于他对台政策的愚蠢,被陈水扁民进党所乘,台独进程有加快的趋势。胡锦涛去年还狂喊:“公投就是台独”,要求解放军“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现在却忽然软下身子要“平反台独”。在中共胡锦涛中央的强硬威胁下,原先仅把“公投”当作凝聚本党大选民气手段的陈水扁,最近看出胡锦涛的色厉内荏,声言一旦公投过关、不排除任内宣布独立,这就像是抓住胡锦涛的头望解放军鹰派的铁墙上撞。

   

就现在的局势来看:经济崩溃和台海战争在今年有可能同时到来,如是,中共将亡于解放军之手。古话说:“兵者,凶器也”,正因为军队是凶器,明智的人“不得已”才借助它,而迷信暴力的中共中央集体为了抗拒自由民主,不惜把他们自己的头解放军军刀下,这真是大愚若智。如今的中共头子胡锦涛,放着戈尔巴乔夫和越共的“软着陆”的道路不走,偏要走齐奥赛斯库的路,他要把把自己身家性命交与军队的刺刀看管,实在是权迷心窍、利令智昏!

   

军队是割除中共毒瘤的快刀,却是民主化的障碍。一是因为军队的天职需要,军队不可能是具备民主团体的性质和精神,各国的军队,都是靠服从纪律来维持的等级团体;而且在中共对军队的毒化教育和洗脑,比社会更强更深,因此在政治斗争中,军队可以成为中性力量,其自身却很难变为宪政力量。中共一旦亡于解放军之手,中共国很可能出现军政府或军阀割据的局面。同时,中共如果顽抗到被军队铲除,下场也会很悲惨。

   
   中共现在仍然在到处抓人、严打维权。拼命抗拒和平演变,它就是要选解放军来结束自己的老命。殊不知,中共若亡于政治体制改革,胡锦涛等人还可以退休养老;若亡于解放军军刀,政治局常委们将凶多吉少,很可能人头落地。中共中央这么走下去,注定不得安乐死,届时,胡锦涛们的悲惨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六 2008年3月15日下午
   
   注1:香港中通社北京三月四日電,题《特稿:軍費突破四千億中國駁美“威脅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