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
曾节明文集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2/27/2008
   
   在众多杯葛北京奥运的理由中,苏丹达尔富尔人道危机最能引发国际社会的反响和共鸣,最近,由于世界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介入,达尔富尔问题迅速成为汇聚所有抵制北京奥运力量的飓风中心,它如放大器一样地放大了中共国的人权劣迹和种种问题,刺激西方政客和民众重新审视和关注中共的种种劣迹,它也像地震中心,激发了抵制北京奥运海啸。
   

   许多人,尤其是中国人也很难理解:为什么达尔富尔问题引发的国际社会关注程度,会大大超过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抓捕宗教、异议人士、强迫拆迁、征地、屠杀维权农民等等问题?尽管象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屠杀维权农民这样的暴行,其恶劣程度并不亚于苏丹的种族屠杀和迫害。
   
   中国人很难理解:中共国在达尔富尔人道危机中的罪责曝光之前,江泽民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同样制造了严重的人道灾难,中共不但没遭到国际社会的的制裁,反而夺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继续镇压法轮功、践踏人权变本加厉,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不仅硬不起来,还争相向中共政府示好。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共的绥靖的政策,极大地助长了中共侵犯人权的气焰:在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倒行逆施如霸王硬上弓,毫不理睬美国政府的呼吁,连抓赵岩、师涛、高智晟,胡锦涛连江泽民当年对美国示好的那种“人质捉放戏”都懒得演;十七大后,中共胡中央侵犯人权越来越有恃无恐,一贯以来擅长作秀的胡锦涛,更连奥运人质释放秀都不屑于作了,干脆反国际社会之道而行之,为了奥运,先绑高智晟、再判郭飞雄...现在又抓住胡佳不放,对此,奥委会主席罗格不仅视而不见,还睁眼说大瞎话,说什么中国人权改善巨大。从国际社会对法轮功问题的冷漠可以看出:如果没有达尔富尔问题的发飙,中共哪怕在国内再搞一次“镇反”和“土改”,北京奥运会亦可以照开无虞。
   
   但是,达尔富尔问题一发飙,西方国家政府就不再“聋哑”了,纷纷向中共发出了指责和呼吁,就连最大的媚共马屁精之一,奥委会主席罗格也出人意料地于二月十四日与国际奥委会其他管理人员连署公开表态,呼吁中共国付诸更多行动遏制苏丹人道危机1。美国总统布什虽然再次应中共之邀,发声力挺北京奥运,但这是一个行将过气的声音,因而无足轻重,正在问鼎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和奥巴马关注达尔富尔的声音比他的声音有影响力得多。
   
   那么,为什么西方社会对中共间接制造的苏丹人权问题那样敏感和关注,同时却对中共直接制造的中国国内人权问题那样迟钝和淡漠呢?
   
   这归根结底是由人类冷漠的劣根性造成的,这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类天性冷漠,造成了一种极端的、本国利益至上的当前国际政治通病。
   
   首先,达尔富尔问题涉及到西方的国家利益,不像中共镇压法轮功、侵犯中国人人权等问题与西方国家国民利益没有直接关系。由于历史原因,西方国家视有非洲许多国家为自己势力范围的传统,尤其是资源富饶的非洲国家,希望在这些国家身上捞取经济利益。过去,西方国家采取较野蛮的殖民手段剥夺非洲国家,今天,西方国家在非洲实现本国利益时,已基本上遵行较为文明的共通游戏规则,包括:减轻剥削、推动非洲政治文明、负起人道责任、维持和平、提供援助等等。
   
   但是中共国进入非洲却打破了这个文明游戏规则,中共大肆攫取非洲(包括苏丹)的资源,却拒绝承担任何道义责任,中共国在非洲扶持流氓政权、颠覆自由民主价值观、以经济利益诱惑非洲国家反美反西方,以实现自己对抗自由民主的国际经济和政治图谋。中共国对苏丹的无原则扶持,在非洲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这对于非洲的其他流氓政权抗拒自由民主,无疑是极大的鼓励,这些国家必然会巴结中共国,从而民主化更加困难;鉴于非洲民族的普遍落后,在中共经济利益的诱惑下,非洲一些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也会投向中共国,因此遵守道义原则的西方国家在非洲就很难竞争得过不择手段的中共国。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据有五十六个席位,中共对非洲国家的不择手段拉拢,这不仅威胁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利益,也威胁到美国等国家在联合国的处境。中共国在非洲的新殖民扩张,已经危害到西方国家的国家利益。富含石油的苏丹经济落入中共之手,这就损害了同样渴望进入苏丹市场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益。
   
   因此,西方国家政要对中共国的人权倒退见怪不怪、麻木不仁 ,却对中共国在苏丹问题上的作为极为关切和敏感。对于中共国在联合国力挺苏丹种族灭绝政府,美国国会的反应非常强烈:108名众议员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交了措辞强烈的信件,要求中国立即采取行动制止达尔富尔的暴力冲突事件,信中警告:如果中国无法制止苏丹政府在国内施暴的行为,中国的形像在北京奥运前夕将蒙受负面影响。美国民主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明确声明:作为苏丹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必须发挥其影响力。对中共一向温吞的兰托斯罕有强硬地说:“这场可怕的种族清洗已经摧毁无数家庭。如果中国不尽责,它将永远冒著背负‘种族灭绝奥运会'名声的风险2。”
   
   在西方政客和媒体的鼎力支持下,国际社会对中共国的谴责越来越强烈,中共目前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已沦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台湾《中国时报》最近的新闻分析认为:“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使还剩六个月就要举办的北京奥运遭遇最大考验”3,而中共对此罕有的持续高调回应,气急败坏地斥责:“达尔富尔问题与奥运挂钩极其无理”,恰恰从反面坐实达尔富尔问题对北京奥运的严重挑战。
   

综而言之,西方社会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并非单纯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理念,而是身怀国家利益动机,国家利益的考量实际上居于主导地位。本国利益高于外国人的人权,这是英美等西方国家实际的惯行准则,历史上最典型例子莫过他们对纳粹的态度: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在二战爆发之前实际上已经持续了五年,到1938年水晶之夜达到战前的高潮,但是,英美主导的国际社会一直装聋作哑,他们鼎力支持柏林奥运会、争相扩大与纳粹德国的经贸往来、英美甚至大量拒绝接收犹太难民,若不是中华民国政府的救助,纳粹的集中营中还会增加数十万冤魂。如果不是希特勒过于疯狂,出兵横扫欧陆,直接危及到英国的利益,西方自由国家肯定不会对纳粹有任何的制裁。

   

有人不以为然,以为自由民主国家天然代表正义,这是片面的认识。不错,在对待本国国民上,自由民主国家政府必然比专制独裁国家正义得多,但在对待国际事务、外国人上就截然不同了。相反,由于现在西方国家政府建立在选票的基础上,人类冷漠的劣根性,反而通过民主机制更有效地左右着政府,民主反而加重了西方国家在国际问题上的自私:只重视本国人人权、漠视外国人人权;只重视本国利益,无视外国利益;而在专制独裁国家,统治者的权力不受制于民意,独裁者为了营造好的国际形象、获国际荣耀以增添统治合法性,反而经常会慷本国纳税人之慨善待外国,甚至待外国普通国民如上宾。这就是在对待外国、外国人上,为什么民主国家往往比专制、独裁国家更加自私、更加冷漠的原因。

   

1938年,侵华日军攻入中国腹地,斯大林尚且指派了苏军航空兵援华志愿大队赴武汉与日军空战,实力雄厚的世界首富美国不仅作壁上观,还向日军出售石油、武器以屠杀中国军民,如果不是日军后来突袭珍珠港,很难指望美国会对中国抗日有什么大的帮助。二战期间,高举反纳粹道义大旗的民选首相丘吉尔一再拒绝接收犹太难民,而没有高举反纳粹道义大旗的独裁者蒋介石却慷慨救助了数十万犹太难民到中国避难;高举道义大旗英国,在整个二战期间不仅对盟国中国一毛不拔,反而多次非法截留美国对华援助物质;在中国国民政府的抗议下,丘吉尔不仅不道歉,还辱骂中国人是“中国猪”,丘吉尔就此也暴露了自己是和希特勒没有本质区别种族主义者。因为二战的“功绩”而被英国人吹捧为英雄的丘吉尔,至少在东亚问题上是一堆臭狗屎。

   

人类冷漠的劣根性,通过民主机制更有效地左右着政府,这就是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西方社会关注的根本原因,因为对许多西方民众来说,法轮功受迫害等等问题,反正影响不到自己的钱袋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达尔富尔问题涉及到本国在非洲的利益、甚至涉及到本国的经济形势,就马上不同了。

   

达尔富尔问题的发飙把中共推入国际问题的泥淖,牵扯了中共的精力和邪恶能量,打击了中共专制“崛起”的嚣张气焰,这对中国反专制力量是好事,但是相较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西方国家对中国国内人权问题的冷漠,实在令人寒心:对西方国家来说,如果中共没有参与制造达尔富尔问题,中共在中国制造的一切人道灾难,都不是问题。

   
   尽管不能因为民主国家在国际问题上有着这样严重的缺陷,而否定民主这一“最不坏的制度”的价值,但民主国家在国际事务上 的自私和冷漠,在引发或纵容越来越多的灾难的发生,甚至埋种着世界危机的祸根,这是否也需要引起人们足够的警惕呢?
   

如果西方社会不能够提升民众的道德、如果联合国不进行改造,把中共国这样专制独裁国家驱逐出安理会常务理事会、把流氓政权控制的国家驱逐出联合国,西方国家总有一天会为其自私,付出遭受世界大战浩劫惨重代价。

   
   
   
   曾节明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二2008年2月26日下午
   
   
   注1:英國《独立报》2008年二月十四日刊登,题《国际奥运会主席联署要求中国遏止达尔富危机》
   注2:BBC中文网2007年05月10日报道,题《美众议员促中国对苏丹采取强硬行动》;
   注3:台湾《中国时报》2008年二月十四日新闻分析,题《达尔富尔问题北京最大挑战》,记者:朱建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