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80后”是“垮掉的一代”?]
研韬观察
·尼泊尔中华寺散记
·关于Tibet的八大疑问
·构建高端学术研究平台,建设西藏对外传播研究中心
·揭秘自由亚洲电台“晋美事件”
·佛教外交的幕后较量
·初识甘南——第四次藏区考察行程
·毕研韬出席西藏对外传播论坛
·毕研韬到西藏民族学院参观交流
·“第二代民族政策”:“国家种族主义”的告白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目录
·流亡藏人的多重困境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0后”是“垮掉的一代”?

   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有位日本学者曾评论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腾飞无不以道德的沦丧为代价。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能找出一条既能促使经济腾飞,又能避免道德沦丧的路子吗?全世界都拭目以待。“80后一代”就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新生代,他们的精神状态能折射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烙印吗?
   
   在我看来,“80后一代”承受着空前的“交叉压力”(cross-pressed):既要面对现代社会中生存与竞争的压力,又要忍受传统社会中行为规范的约束。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80后一代”是典型的矛盾统一体。而这种复杂的客观存在显然是时代的产物。如若不然,“Dare to be”“我的地盘,我做主”等个性张扬的广告语就不会大行其道了。
   
   “80后一代”的我行我素曾让我目瞪口呆。不久前,笔者曾就西方某国招聘华裔特工一事调查某校大学生的应聘意愿,结果约20%的被访问者举手应聘。在他们眼里,国家似乎是件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另一方面,在我即将离开学校时,学生们朴素无华的举动让我倍感温暖。部分学生自发组织起来与我话别,情真意切;弟子们亲手制作、精心挑选的小礼品让我爱不释手;06级学生何鹏创造的诗词让我大感意外。对此诗,我的师友、出版家岳建一先生评价说:“如此温暖人心的文字,干净、清澈,几无杂质得似可见底。该位学子同样干净、清澈、几无杂质的情谊更是一览无遗。面对如此文字,如此真情,我有恍如隔世之感,不仅仅因为文字是古典而现代的,更因为情感是现代而古典的,未受污染,尤当珍惜!”岳先生最后还意犹未尽地叮嘱我:“望毕老师日后对该学子多加呵护,切切!”是啊,只要感情真挚,稻草和黄金的价值并无不同;只要发自肺腑,语言的精致与拙朴无伤大雅,更何况他只是广告专业一名大二的学生!
   
   既然“80后一代”是历史的产物,他们自然就具备与其相应的时代特质,恰如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人所具有的不同的时代印记。我们用六十年代的标准去衡量“80后一代”的思想行为,和他们用“80后一代”的标准衡量我们六十年代人的思想行为,有何本质上的区别?无论你喜欢与否,“80后一代”都会在中国历史上书写出属于他们时代的非凡篇章。既如此,我们为何不更理性、更现实、更包容些呢?
   
   附:何鹏同学的诗作
   
   别毕研韬先生
   
   何 鹏
   
   惊闻先生将负笈远洋,弟子不舍,涂鸦为念。丁亥年九月卅日,海南大学。
   
   琼崖古道送君行,
   荷花池畔槟榔青。
   寒蝉何处凄?
   长亭连短亭。
   江山正待指点,
   先生却又远行。
   春去去,
   梦依依。
   不慕凌云终作晚,
   一山半了一山寒。
   
   
   (《光明观察》2007年11月15日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