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徐文立推荐北京西单民主墙三十年回顾——薛明德篇
·徐文立:遇罗克之死,是中共暴政欠下的一笔孽债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再发此文以感谢“实地摄影大师”——王瑞30年前所摄的珍贵照片首次发布
·徐文立:司马老的道德勇气是极其非凡的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公开信"和"公民三有"的简要说明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只要是在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下工作都是中国民主党的光荣,王希哲任畹町徐文立2009年12月1日會師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徐文立起草:为推荐刘晓波博士荣膺诺贝尔和平奖,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函
·致电问候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晓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我们都愛你们!
·賀信彤:臺北之夜雅典娜——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台灣隨團漫筆(5)
·徐文立:中國大勢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今年接受了对刘晓波博士的首次提名
·中國冤民大同盟為上海世博開幕式發表严正声明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就刘晓波获奖盛典答《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Andrew Jacobs问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徐文立:中国民主党正重新集结再出发完成结束专制使命
·徐文立:習近平的如意算盤
·徐文立: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贺信彤

   ——————————————————

   不堪此夢六十載

   ——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

   

   “人是活寶”,文立說他最愛的奶奶總是這麼說。飛機騰空起飛的那一刻,我想起了這句名言。

   終於,要去臺灣了。

   女兒一早就趕來,送我們到機場。“一路平安,旅途快樂”女兒說這句話的時候,我讀得出祝福後面那些許的擔心;前幾日,當聽說我們途徑香港時,一絲絲不安就隱現在女兒的臉上,“為什麼要經過香港?爸,你可要小心喔!”

   從普城(Providence RI, USA)登機,兩個小時就到了底特律,換上美國西北航空公司的NW0011航班,朝著東方(我母國的方向)飛去。十三個小時之後,2007年12月7日當地時間下午三點半,飛抵日本東京機場,

   晚上6點飛機再次起飛,暮色中向下鳥瞰,下面的島國掩映在森林的黝黑裏。

   我這次是隨我的先生——徐文立和他們的秘書長汪岷先生一起來的。文立、汪岷是代表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受臺灣民主基金會委託的中國青年團結會的邀請,赴台來觀摩臺灣2008年的總統大選初期活動和立法委員選舉,同時參加臺灣大學、政治大學、東吳大學、中華大學、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五所學校及人權組織的國際研討會和座談會。

   這次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組團赴台的特別意義就在於,這是中國大陸的政黨組織、也是中國大陸的反對黨第一次正式訪問臺灣和觀選。這是一次中國大陸政黨組織赴台訪問和觀選的首創之旅,對於未來海峽兩岸關係、推動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海峽兩岸政黨組織的互動,都有可能產生重大和深遠的影響。

   我作為中國獨立筆會的會員,將和中國大陸另外一位知名作家葉永烈先生一同受邀隨團訪問臺灣。

   秉性難改。雖然隨夫這麼多年,我自己卻怎麼也政治化不起來,內心總想寫點什麼隨筆,不經意中寫就了這樣一些文字;既可能讓人瞭解我先生肩負的政治使命,又可以從我的筆端品味一些我特別的觀察,分享一下我眼中的趣聞趣事。

   我的先生——徐文立,作為一個被放逐的政治流亡者,流亡海外已經5年了。對於他,是多麼想再一次踏上自己祖國的土地,那種期待和衝動,我心裏是深深瞭解的。儘管臨行前幾日,女兒一再提醒:“爸爸不要進香港,可能會有危險。”可是作為妻子,多年的習慣告訴我,先生每一次的政治決斷,自有他的道理。而且,他不喜歡提前透露他的政治決斷,包括對我。好在,我已經養成了絕不事先打聽,也絕不事先影響他政治決斷的習慣。當然,我畢竟是他幾十年來風風雨雨中的伴侶,我也多多少少能夠解讀他每次重大決斷的蹤跡。其實,並不複雜;其實,也極為簡單。文立做事,從來第一憑的是良知;第二是直覺;第三才是理性。文立的行為處事,決非如有人刻意在坊間散佈的那樣神秘,當然也可能不像我概括的這般簡單。

   經過5個多小時,當地時間晚10點,飛機停落在了香港新機場,旅客們魚貫而出,經過好幾個助步甬道,再按路標轉了幾個彎,來到了轉機兼出境的大廳,大量的人士向出境閘口走去;閘口前,人們排成了長龍。顯然,要出了關,才能取到行李。行事一貫從容的文立沒有去排那出境的大隊,他首先找到了將來要轉機赴台的中華航空公司的櫃檯。我從文立打聽的情況看,此時此刻的他顯然並不特別打算入境香港。可能對於文立來說,已然到了這裏,表明他已經踏上了香港的土地,已經再次踏回了祖國的土地,至於入境不入境,看不看香港的繁華街景,已經並不特別重要了。

   中華航空公司的櫃檯裏有三個員工。香港機場的工作人員都著裝筆挺,頭髮、鬍鬚都打理得仔細,清爽,個個一副認真敬業的神態,接人待物很有分寸,而且談吐禮貌。

   文立坦誠地告訴接待者我們現有的問題,又問倘若現在就轉機,有沒有可能?行李怎麼辦?因為那就意味著提前二天入台。

   但是,由於我們受邀組團和辦理入台手續的過程比較倉促,允許入台的正式證件並未到手,7號此時是週末,8號又是假日……。

   十分理解我們、甚至願意推遲下班來幫助我們的中華航空公司的楊先生遇到了一個兩難的選題:讓我們停留在轉機廳,他不忍;讓我們立即轉機,我們尚沒有入台手續,他不能。

   文立為了不讓中華航空公司和這位熱心的楊先生為難,就決定試一試看,能不能臨時申請進入香港,特別用拼音填寫了姓名,而不是中文的:徐文立。

   我們排隊來到了海關出口,邊防員警查看了我們的全部證件——美國政府簽發的政治難民旅行證和美國綠卡。之後,就讓我們隨他們的人去了香港入境事務辦公室,讓我們等待……,這一等,就讓我們等了二個多小時,這個過程不時可以看到一批又一批不知身份的人,從那間主任辦公室的百葉窗後,向我們這裏張望,甚至有的人用手扒開百葉窗,想把我們看個清楚。夜已深,我們也疲倦得很,可能文立知道,這是他們的一貫手法,就用這種永遠不予答復的手段,拒絕你入境。顯然,這個特區已經徒具虛名了,“一國兩制”看來也要漸漸地變成“一國一制”了,才幾年光景!起碼,現在這裏的邊防警員和北京公安局政保處的警員們,在我的眼裏是一樣的。我想,對於文立來說,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和香港的朋友歡聚了,這些朋友都是文立幾十年的老朋友,有的是曾和他在獄中比鄰相居的難友;有的人雖然從未謀面,卻幾十年不懈地為營救文立和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呼號、奮鬥;文立可能遺憾的是不能當面向最近受到中共和香港當局政治迫害的——華叔表示聲援;文立可能遺憾的是不能當面向他的朋友——陳太的競選成功,表示他熱誠的祝賀;文立可能遺憾的是不能和他的老朋友長毛、陳仕強、盧四清……相擁問候;文立可能遺憾的是不能向參加香港反右50周年研討會的前輩們表示他的敬意……。

   第二天,當臺灣的朋友們聽說文立和我滯留香港,向境管局申請,在沒有辦妥入台證件的情況下,讓我們破例地得到了轉機入台的許可。此時,先期到達香港的汪岷秘書長立即從市區趕往香港新機場協助我們,可是我們和他處在兩個不同的區域,不得會合;他又不辭辛苦再返回市中心,拿了自己的行裝再次趕來新機場,決定也提前赴台。中國民主黨香港總部主席萬寶先生也趕來機場,希望和我們一會,無奈他沒有進入登機區的機票,他和汪岷還千方百計想尋找到一個雙方可以遙遙相望的地區,但是諾大的香港新機場卻找不到這麼一個“望友台”,只好在電話中依依道別……。

   等汪岷和我們會合,我和文立得到飛往臺灣的機票時,距登機的時間只差十幾分鐘,我們小跑地趕往登機口。臺灣的空姐招呼我們入座後,飛機緩緩移動了。

   飛往臺灣的飛機,起飛了。

   我聽到廣播裏傳來播音員的聲音:“您現在乘坐的是臺灣中華航空公司的……,此次飛行的終點是臺北。時間大約用1小時30分鐘……。”

   是臺北,臺北!我本應該在1歲的時候隨母親乘坐這班飛機的,起點就是香港,終點也就是臺北!今年,我整整60歲!這航班整整誤了一個甲子,恍如隔世,淚水奪眶而出……。

   1948年,父親去臺灣講學會友。時局巨變,父親寄來飛機票要母親帶我到香港,然後轉機再到臺灣。飛機停飛了,父親又打來電話,要媽媽趕快去天津,乘輪船先去香港,再飛臺灣,也沒能走成。再後來,父親輾轉地寄來封信,要好幾個月才能收到,前腳收信,後腳跟著來了“人民警察”,他要看信,再後來連信也通不成了,從此天各一方,渺無音訊,我沒了爸爸!

   我對爸爸的瞭解,是從媽媽口中聽到的,談論爸爸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分,在那萬籟俱寂的漆黑深夜,9歲剛剛懂事的我全神貫注地傾聽媽壓低了聲音的故事。黑暗中,我的爸爸悄然來到我的心中,那是我的爸爸,他早年留學日本,他博學、幹練、聰明過人。“他愛我嗎?”媽說“怎麼不愛?”為你取名字時,他仔細斟酌,然後彎腰親你,並跟我說:“我這個小女兒聰明,將來一定成為世界知名的人物。”“那年去臺灣,臨走的那個晚上,他緊緊摟著你睡……”媽還說。後來通信越來越難,爸爸托人帶信兒,要媽帶我去照一張照片,說他想看看我……。斷斷續續,我的爸爸深深駐在了我的心中。然而,媽媽囑咐我,對誰也不可以談起你的爸爸,永遠不能!

   從我入學開始,就要填寫履歷表格,表格的最後用重體字寫著一項:親屬中,特別是直系親屬中是否有在臺灣、香港和海外的,要如實填寫。我呆呆地看著那一欄表格,從此我就知道自己早已成了罪人,因為我的父親在臺灣!……

   不說、不說我的爸爸在臺灣,沒有人知道,我不要求進步,不寫入團申請,因為那將意味著要交代爸爸在臺灣。我的童年不快樂,因為要掩飾一個致命的秘密。然而,文革中,學校實行了軍管,解放軍在大會上講話:“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這個口號我們天天講,難到我們就太平了嗎?沒有,我們不能鬆懈我們的警惕。有的人,她今天就坐在你們中間,她的父親在臺灣!”說到這裏,他故意停頓一下,會場上幾百個同學,聽到這裏,不約而同地全體倒吸了一口涼氣,那聲音如同在看恐怖電影,有的女生竟然發出“呀!——”的唏噓,解放軍政委威嚴地用更冷峻的口吻繼續說下去,會場霎時鴉雀無聲,“但是,她就敢對我們隱瞞!”我坐在那裏,心砰砰亂跳,全身都感覺被火燃燒著,眼睛盯著自己的腳尖。會後,我被叫去:“怎麼樣?談談關於你的父親!”

   直到1978年,我的大哥才從新加坡來找我,大哥告訴我,爸爸不是政治人物,只是個文人,1953年,爸爸因抑鬱,在臺灣去世了,收拾遺物時,發現我的照片,爸爸一直珍藏在自己貼身的上衣口袋裏。再後來,我結了婚,我的丈夫徐文立是中國最重要的政治犯之一,我成了大反革命的家屬——應了爸爸的預言,我探監,受株連,兩次啊,一等就是16年。然後全家被驅逐出國,真得成個最不堪的“知名的人”了。

   往事抹不去……!

   溫柔可愛的空姐送來了點心。一杯馥鬱的烏龍茶,魚肉小窩窩頭,叉燒包,包裹竹葉的蝦,還有顫巍巍碧綠果凍。好貼心的一餐,好溫馨的一餐,帶著爸爸應該給予我的溫暖……。

   空姐們,穿著傳統的中式旗袍,俏皮端莊,且是藕荷色,真是巧合嗎?這是媽最愛的顏色!

   爸爸媽媽早已作古,這一切都是您們安排的嗎?

   冥冥中,爸媽慈悲、愛憐地注視著我。

   我終於來到臺灣了,還有我的夫君,謝謝我的爸爸!我的媽媽!

   (原載香港《蘋果日報》12/23/07)

   不堪此梦六十载

   ——中国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