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薛明德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L《《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N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O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P《《永远的藝術瘋子-张其开》》--薛明德
·Q《《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R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S《《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清理--黄虫《我是一个画家吗》 --薛明德
· 自然与自由的回望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诗人黄翔在《狂饮不醉的兽形》(节选)写于1985年9月28日,在93年夏天交给了贝岭,3年后发表。下面的这些话是关于我的,很有意思,我一字不漏的抄录于此:“还有一个人现在已经消声匿迹。在那一时期给我的印象却很深。他叫薛明德,四川人,是一个曾一度喧嚣一时的青年画家。他的绘画作品当时很引起中外人士的兴趣。人很狂,但更多的“疯”在语言和留得很长的头发上。我还来不及窥探他的灵魂是否颠狂,如凡高。当时北京出现一面墙,它自然地得了一个乳名叫“民主”。它曾活跃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的诗<<民主墙颂>>和政论文章<<论历史人物对历史的作用和反作用>>等就诞生在这面墙上.我的这篇政论文是直接评价毛泽东功过的文章.魏京生,任畹町,薛明德,还有王军涛等人都是这面墙上很活跃的人物”.
   1985年,我还在四川忠县,那个长江上名杨四海的石宝寨相隔100余里地的金华山劳改农场里与世隔绝,北京京剧院舞台美术家郑传恩先生曾有写信给我,还寄油画棒来,很快他被北京公安局告之不可与薛明德写信,有碍他的改造.这样的情景我能不消声匿迹吗?为了要画画,我用同监舍多余的囚服,被单做成画布,颜料呢,也自己来做。我一直关押在严管队,且是一个不得外出劳动的囚徒,我就让一些外出劳动的难友收工时为我收集一些各色野果,野花,木碳末等。我就用纱布将它们包起来榨汁,去医务室要了松节油,凡士令等调合起来,成为可以作画的颜料了。有时我把黄泥用水浸洗,用纱布过滤,放入各色汁液,放在洗脸盆里待干,做成色粉条来作画。管理干警雷正发以我制炸药嫌疑,把洗脸盆连同要做成的颜料没收了。他们总是不厌其烦的说我是因画画犯罪进来的,为了不使我继续犯罪,就是不允许我在劳改农场里画画,他们也把这看成是传授反改造的伎倆,而一次次打击我。
   1979年初的北京有几个留长发的人?北岛还因我的长发不顺眼,找理由说:这长发会成为公安局抓捕的显著目标,言下之意,如他那样小平头就不会引起特别注意了.那么,写我“疯”在于语言和长头发的黄翔先生,而今不也是披肩长发了吗?你疯或不疯,这是一个精神病理学上的俗称,当然,黄翔先生与我随便说说只能看成是头发长,见識短,除此而外,别无任何实质意义。至于“疯”在语言,是因为我总是说了再想,可不象黄翔这样,想了再说。至于说到我的灵魂是否颠狂,巡回露天画展那么多油画作品,出自心灵酷爱自由的写照,还需要你费时费力的去窥探,为甚么一定要拿我去与凡高比,为甚么一定要是灵魂颠狂的艺术家那样来看待我呢?其实,黄翔恰恰搞反了,我们曾经历过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三面红旗,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等等,等等这些个周而复始的颠狂年代,我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在画甚么,怎样画,为何而画。我自己不同流合污,不颠狂的理由是自由的可贵,我用独特的语言,用审美美感直觉的热情唤起人们的善心,在专制暴政的苦难岁月里我歌唱自由。
    未完

   

此文于2008年04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