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非洲行(之六)]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六)——坦国风情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由坦噶尼喀(Tanganyika)和桑给巴尔(Zanzibar)两部分合并而成。“坦噶尼喀”得名于西部与布隆迪、刚果、赞比亚三国交界的坦噶尼喀湖,湖名源于班图语,意为“无数溪流在此汇合”、“许多部落在湖岸集居”。“桑给巴尔”一词源于波斯语,“桑给”意为“黑人”,“巴尔”意为“国家”,全名意为“黑人的土地”或“黑人的国家”。
    坦桑尼亚官方通用英语,但如果你会说几句斯瓦希里语,将更受坦人欢迎,(卡里布珊那!(Kalibu Sanna!)
    坦桑尼亚人非常讲礼仪, 重视礼貌与文明。在坦桑尼亚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听到不同的黑人向你招手问好:“哈啰,支那!(Hello,China!注意:在斯瓦希里语中,China发‘支那’音,与英语不同)。当你回答“哈啰” 后,他们会接着问:“好啊要?(How are you?)”你可以回答说“翻,混逑!按腰?(Fine, thank you!and you?)这是英语老师教的。接着黑人会说“爱按翻肚。(I’m fine,too.)……。斯瓦希里语中,中国和中国人都发“支那”音。所以,黑人称呼中国人为“支那”与日本人不同,没有一点歧视的意思,但却让那些日本和韩国人感到十分的苦恼了,因为坦桑尼亚人分不清哪些是中国人哪些是日本人或韩国人,凡黄皮肤的他们都一律称作“支那”。

    坦桑尼亚人与客人相见时,惯于先指自己的肚子,然后鼓掌,再相互握手,握手时一般双方都先竖起拇指表示尊敬,对方会先握摩你的拇指,然后再紧握掌心。坦桑尼亚妇女们遇见外来宾客时,握完手后便围着女宾客转圈,嘴里还发出阵阵尖叫。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对客人最亲热最友好的表示。
    坦人相互引见时习惯上握手为礼,口头问候语相当多,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的问候语都有不同,说一声“扬波(jambo)”也是很常见。初到坦桑尼亚我就发现,坦人向我问好的话语与其他人不一样,即使是在奔跑中的孩童见到我都会立即停步,对我说声“斯坎摩!(Sikanmo!),使我不知如何应答。后来朋友告诉我,此语一般很少使用,这仅是下级对德高望重的上级,年轻的晚辈对长辈的最高规格的问候语,含有“最最亲爱的主人,你的仆人向你下跪,诚心吻你的脚”的意思。其回答语只有一句:“马拉蛤罢!(Marahaba!)”。现在,当一听到有人对我说“斯坎摩”,我就会立刻回答说,只不过是“马拉蛤罢”了。德高望重我是谈不上,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老了。
    坦桑尼亚人视自己的父母为最可亲最可信的人,视客人为最应受到尊敬的人。因此,他们通常都尊称男客人为“爸爸”,对女宾客称“妈妈”。甚至他们对见到的所有人都这样称呼,就连父母也称自己的儿子为“爸爸”,称自己的女儿为“妈妈”。如果有黑人称呼你为“爸爸”或“妈妈”,你千万别自作多情,以为他们认错了父母,要知道,黄色与黑色的皮肤他们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坦桑尼亚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共有126个不同的民族,每人民族都有自己的风俗特点和不同嗜好。坦噶尼喀的克拉依族人为表敬意常用“蛇饭”招待客人。“蛇饭 ”是用一条只去五脏、不去头尾、不剥皮的红色花蛇放在谷粉里蒸煮成的。客人必须把“蛇饭”一次吃完,而且一定要把此蛇全部吃下去,不能吐掉。在主人看来红色蛇是一种幸福的象征。用红色蛇待客就表示主人对客人的真诚友谊。客人不吃“蛇饭”或把蛇吐掉,则表示客人对主人的友谊不相信。他们偏爱丁香花,因为它给人们带来了美好和幸福。玛西族人原是居住在西北草原的边缘,过着游牧的生活。他们相信上天将牛群只是赐给他们,其他的人是没有份的。他们从珍贵的牛只身上提取奶和血,混合成一种叫做玛西战士餐的东西,据说吃了这种食物就不会惧怕凶狠的野兽,不过,猛兽仍然侵扰玛西族人,有个村落一年内就被斑豹夺走了三个幼婴。现在也有玛西族人向外界迁移,在首都我也常见到三五成群手持长矛的玛西族人。他们的审美观也很特别,以女剃光头,男子梳辫子为美。在坦桑尼亚,有的部族妇女还以纹面为美。听说坦桑尼亚至今还有食人族,我虽没有亲眼见到过,但已从多个阶层的坦人口中得到证实。据介绍,食人族并非专门猎杀异族而食的野蛮人,食人只不过是一种葬礼,类似藏人的天葬。他们将死去不久的先人或亲属的尸体分割后吃掉,认为是让逝去的生命得到再续,死者的灵魂也会在生者周围守卫,保护其族人不断的发展和壮大。至于他们是如何分食死人的尸体,是煎还是炒,是红烧还是熬汤,是油炸或是烧烤,我却不得而知。因为语言的障碍的关系,本人无法打听得十分详细。
    坦桑尼亚信奉基督教的人占44%(主要由天主教、福音路德教和英国圣公会等教派组成,其中天主教徒最多,占28.2%),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占32.5%(桑给巴尔岛99%以上信仰伊斯兰教),信奉原始拜物教的人占22.8%(大陆内地居民多),其他占0.7%。坦桑尼亚历届政府翥奉行开明的宗教政策,允许信仰自由,努力消除宗教歧视,提倡不同宗教相互容忍。丧葬依信仰而定(多为土葬),政府无特别规定。
    坦国民风纯朴,衣着随便,并无特别禁忌。坦桑尼亚人忌讳左手传递东西或食物。认为右手平时总接触入口的东西,是干净之手,左手经常接触肮脏之物,因此是不洁净的。他们认为称呼他人就要用最尊敬的语言,直呼其名是不懂礼貌的举止。坦桑尼亚信奉基督教的人忌讳“13”,认为这是不吉利并会给人带来厄运的数字,他们也忌讳星期五,担心这个日子会带给人们什么的不吉祥。信奉伊斯兰教的人禁食猪肉和使用猪制品,也忌讳谈论有关猪的问题。不过我也看到有些伊斯兰教徒一直都吃猪肉,也未见他的真主安拉惩罚过他。曾看到人民日报社的一篇介绍中国人在非洲苏丹投资的报道,说当地的猪肉的价格“贵得吓死人”,大约要人民币70多元一斤,而该文并没向读者说明,苏丹人绝大部分是信奉伊斯兰教的,这就有意无意地误导了读者。试想,穆斯林连谈论猪的话题都为之禁忌,有谁还会养猪和销售猪肉呢?真是TMD日人民报!
    坦桑尼亚人爱食香蕉。他们把甜蕉当水果吃,把芭蕉做菜吃,把菜蕉当主食吃。他们惯用玉米面、木署粉加糖、椰子油做成民族传统的“乌卡利(Ugari)”手抓饭。在吃这种饭时,一般都要蘸上用牛肉或鱼、咖喱、葱头、西红柿等原料做成的汤汁。坦桑尼亚人一般以面食为主,也喜欢吃米饭,尤以羊肉大米饭为好。爱吃牛肉、羊肉、鱼、鸡、蛋;蔬菜爱吃茄子、西红柿、葱头、黄瓜、辣椒等;调料爱用椰子油、咖喱、糖。制作的菜肴偏爱煎、炸、烤等烹调方法,很欣赏冷拼盘、五香酱牛肉、烤羊肉、五彩炒蛇丝、脆皮鸡、樟茶鸭子、炸鱼仁、干煸牛肉丝、干烧牛肉丝、干烧鸡脯、冬瓜盅等风味菜肴。坦人爱喝啤酒,对饮料中的咖啡、可可、酸奶、汽水、可乐等都很喜欢,也爱品尝中国绿茶。水果爱吃香蕉、芒果、木瓜、菠萝等;干果喜欢花生米、杏仁、腰果等。
    坦桑尼亚以星期六为每周的第一天,星期五为最后一天。每周的第一天是休息日,不劳动不用上班,他们认为先要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工作。每周的第二天是礼拜日,工作或学习前必须先做礼拜,获得上帝的祝福才会一切顺利。星期三开始正式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时,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工作时间包含上午九点钟约一个多小时的喝茶时间和下午一点钟约一个小时的午饭时间,实际每天工作约五个来小时。星期五为周末,下午两点钟就可以下班。坦桑尼亚的计时方法也和国际的计时方法不同,他们将一天分成两个时段,第一个计时段(白天)从早上七点开始,为一点,晚上六点为第一个计时段最后时点,作十二点;第二个计时段(夜间)从晚上七点开始,为一点,第二天六时结束,为六点。
    坦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能歌善舞,但凡婚礼、喜庆节日,他们都会集结一起载歌载舞,场面热闹非常。城里人藉乐队或音乐磁带等展开活动,乡村等边远地区只凭一只手鼓的节奏起舞,同样收到很好的效果。他们中一个女高音领唱,其余同声附和。舞姿优美,动作剧烈,强烈的节奏催人兴奋向上。他们即使是在教堂做礼拜,同样唱出最动人的歌声,跳出最欢快的舞蹈。我曾用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到一个平民教堂去观看坦人做礼拜,那象仙乐般甜美的歌声和天使般动人的舞姿,让我觉得是最大的享受,久久不能忘怀。看过电影《阿甘正传》有朋友一定会记得,阿甘到黑人教堂做祈祷的情景,黑人的歌舞令你陶醉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