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非洲行(之二)]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二)——走进黑非洲
   
    我谈非洲当然不可能很全面,因为除了曾从书本、电视、杂志上看过一点点知识外,对非洲了解得并不多。顶多就是,北部非洲的埃及有耗资巨大,建筑奇特,闻名世界的法老干尸坟墓金字塔——现代的独裁帝王还在仿效;南非有极其丰富的金矿,白人政府为保护白人投资者的利益采取了种族隔离政策,致使黑人领袖曼德拉进行了漫长的斗争,最终获得了胜利。仅此而已。
    我是2007年12月来到东部非洲的。从国内起飞,经过十五个小时的飞行,到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Nairobi)。一下飞机我就觉得热气逼人,当时国内已进入了寒冬,而肯尼亚的地表气温却高达摄氏35度。我当即除却冬装,穿上短袖衬衫。
    肯尼亚位于赤道旁边,属热带高原气候,白天十分严热,但与国内的盛夏相比还算是较凉快的,因为每时都有和风拂面,到了晚上署气尽退十分凉爽。肯尼峰的气候更是令人觉得有趣:白天是仲夏,夜晚是严冬,因此人类并不愿意每天生活在这样环境中,只有一些独特的动物才成为肯尼峰的永久居民。

    肯尼亚是个旅游国家,丰富的动物资源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我到达肯尼亚时还是旅游季节,角马等迁徙动物这时已从坦桑尼亚跑到这边一个叫作马赛马拉地方来了,场面十分壮观,这种天然的动物集会是任何动物园里无法感受得到的。
    当时由于肯尼亚大选,传出大选舞弊丑闻,引致大罢工及社会骚乱,此事件大有向全国蔓延之势。虽然尚没有攻击外国人的报告,但为了安全计我不得不趁早离开此地。
    曾想去趟乌干达,有人却对我说乌干达人到目前为止还有点憎恨中国人。原因是1977年乌干达与坦桑尼亚两国因边境纠纷而交战,历久不分胜负。后中国政府支持坦桑尼亚,送了两架快退役的飞机给该国,于是坦桑尼亚人便开着中国政府赠送的飞机到乌干达蹓了几圈,乌干达政府害怕了,立即向坦桑尼亚投降,从而结束了这场战争。从此乌干达人对中国人产生了怨恨。
    乌干达没去成,我便跑到了坦桑尼亚。
    从肯尼亚起飞,穿过非洲第一高峰,唯一终年积雪的乞力马扎罗山(Kilimanjaro),越过漫漫的草原和郁郁葱葱的森林,一个来小时行程便到了坦桑尼亚首都的尼雷尔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走进一栋有点象中国镇级的长途汽车站的平房——机场出入境大厅。设备简陋得可以,除通道旁边的办公室里摆有几台戴尔电脑外,一切都是手工作业,冷气也没有,给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国家就是穷!
    看到我这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海关人员好象来了劲,大声喊叫着,召来了一位长官什么的。当官的用英语对我说,有规定,持商务签证的必须交一百元美金方能入境。
   来前我曾得到告诫:机场海关会对中国公民有意刁难,无非是想要钱,只要手续完备大可不理会他们,就算懂英语也要装作不懂,也不必惊慌,大不了耗上几个小时自然会给你放行的。因此,我打定主意跟他玩玩。
    这官员口味横飞地对我说了一大堆,我只是装聋作哑不吭声,官员又跑去拿来一张没盖印章的英文复印文件给我看,文件上说持商务签证者收费从原来的50美元提至100美元。他威胁说不交钱就送我回中国,我用中国话说:“你送我回去好了”,当然他也是听不懂的。于是官员指着复印文件上的阿拉伯数字100,用拇指和食指比划着数钱的动作,我便掏出一张100元的人民币来。海关官员眼睛一亮,比划着说:“不要中国钱,要美金”。我又作了个没有的手势,就这样磨了一个多小时。到这一会,出入境大厅就只剩我一个旅客了。海关官员也开始不耐烦了,在我面前来回地踱着步。突然,他十分温柔地叫我跟他去,把我领到出入境大厅出口。原来他知道我一定会有人来接的,到了出口就能解决这个“抹尼”问题。果然,当接我的朋友跟我打招呼了,海关官员立刻迎了上去,掏出那张复印文件向我朋友要了一张100元面值的US“多辣”,高兴地吩咐他的部下给我办了入境手续。
    接着去提行李,不费功夫寻找的,因为入境者只剩我一个人,托运来的行李自然只有我一个人的了。
    当我提着行李到了出口处时,又被检查人员拦住了,要我打开行李接受检查,而我看到其他入境者(非中国人)都是不需开箱检查的。检查人员很仔细地翻查着,看到我带着几包中药材,便叽叽喳喳地说,这是植物,不能入口,要没收。我的朋友急了,与他理论起来,说我身体不好,这是治病用的,“Medicine, Medicine,for health”,我的朋友反反复复地说。检查员却不相信这些树根树皮树叶可以治病,叫我吃给他看,真是闹得哭笑不得。扯了半天的淡也没起作用,朋友只好塞给他两万块坦先令(相当人民币120元),才给予放行。
    朋友告诉我,由于我持的是坦桑尼亚驻北京大使馆发的商务签证,所以海关会刁难你,如果是持旅游签证,再到这个国家进行落地签证,就不会有刁难了。在北京,坦桑尼亚大使馆好像不能申请旅游签证,但如果你有阿联酋或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旅游签证,到坦桑尼亚机场就不会有麻烦。道理很简单,在机场签证,费用是进他们的包包的,在大使馆签,他们就没有任何利益了!至于检查员,其实他们也是很不尽责的,一般入境者的行李都不会开箱检查,但对中国人就必检,并且翻查得很仔细,原因是中国人多会带些违禁品,即使没有,只要严查,中国人都会用钱化解,检查人员都能得到一笔额外的收入。
    我问:“这是贪污受贿,政府不管吗?”“管,怎么不管?没几个月海关就换一批人,但收受小费却并不会减少。在坦桑尼亚与政府机关打交道,是很麻烦的,有时不给小费,是很难办得成事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