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三80306]
孙文广文集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三80306

   近二十年来,中国有两起重大的人权事件,至今,六四没有平反,迫害法轮功没有停止,对这样的严重侵犯人权事件,理应引起重视,建议本次全国人大讨论这两个问题。
   
   (一)六四已过近二十年,该有正确结论
   一九八九年中国的“六四事件”,曾经轰动世界,当年在北京开枪射杀大批学生和市民,事后在全国各地进行清算,大量涉及者被判刑和劳教,仅济南就有数十人判刑,数十人劳教。一个青年由于情绪激奋,参与了烧车活动,在19岁那年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据说他在参加烧车活动时还不到18周岁,死时他的家人痛苦欲绝,不久母亲就去世了。
   

   最近一个偶然机会,我遇到了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也因为烧车问题在19岁那年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前几年被放了出来。他的一生有近一半的时间在监狱中度过,出狱后生活窘迫,因为父亲病重,他一度想到卖肾救亲人。
   
   六四被判刑,被劳教,被开除公职、开除学籍者,以后遭遇悲惨,他们不得不为谋生四处奔波,常年受到警方的监视、打压,工作非常难找。有的只得当临时工,我见到一位四十多岁的爱害者至今还没有成家。山东大学科社系八七级学生杨宽兴被开除学籍,一度找不到工作,流落街头,遭受饥饿折磨。
   
   明年就是“六四”二十周年,中央领导人几经变化, “六四”的最大受益者已经离开了领导岗位,现在应该是有了平反六四的客观条件,包括民众的要求和国际环境。
   
   一九八0年,韩国发生“光州事件”,又叫“五•一八事件”,在一九八八年汉城奥运会之前,韩国上下要求平反“光州事件”,当时的韩国总统全斗焕被迫辞职,不久光州“五•一八事件”得以平反,在光州地区设立了“五•一八事件”纪念公园、5.18公墓,受难的英灵有了安息的地方,当年学生聚集的广场现在被命名为“五•一八广场”。(附件:《中国六四、韩国518和奥运会》。
   今年将要召开北京奥运会,全国上下都有要求为六四学生运动、为当年支持学生的总书记赵紫阳平反的呼声,希望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能讨论平反“六四”的问题。
   
   (二)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镇压,大批法轮功学员遭到关押,拘捕,判刑,劳教,我写了一篇给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题目叫做《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附二)。后来接新闻媒体采访,他们写了一篇报道《应该给法轮功公正评价》,见诸海外报端。
   
   事至今日,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并没有得到查处,迫害法轮功的事例还在不断发生,甚至在今年的两会之前还在拘捕、关押那些反迫害、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不但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只要公开表达了对迫害法轮功的不满,为法轮功说一些公道话的人,也都会遭到骚扰,传唤,拘押甚至判刑,著名律师高智晟就遭到关押,最后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我自己曾经多次被传唤、监视、抄家,警方传讯的内容之一就是我写的有关正确对待法轮功的文章。
   
   对法轮功的迫害应该尽快停止。
   
   这次全国人代会上,理应讨论全国性的重大人权事件,全国人大代表有权力也有责任就这两个问题发表看法,写出提案,真正的民意代表对现实生活中的重大人权事件,表明自己的态度,应该有个人的担当。
   2008年3月6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
   附件1:
   孙文广:中国六四、韩国518与奥运会
   ——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中国六四与韩国518很相似,都是民主运动、当局开枪。韩国借1988年汉城奥运机会,迫独裁者下台,推进民主。我们也应利用2008北京奥运机遇,推进自由、民主。中共当局害怕海内外抵制北京奥运,提出建立“和谐社会”,真要和谐,必须停止政治迫害、信仰迫害,平反冤案,实行民主,才能顺理成章。
   
   (一)韩国518光州学生民主运动
   1980年5月18日韩国爆发学生运动,光州市30万学生上街,抗议镇压民主运动。结果遭到残酷镇压,史称“518”运动或“光州事件”,据韩国官方报道当时造成群众191人死亡,122人重伤,期间,逮捕了几千名运动参加者,700多名新闻工作者被迫退休,连续六年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因为政治诉求被学校开除。
   
   (二)美国干预,金大中死刑改无期
   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金大中,被加以“内乱阴谋罪”和“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死刑。
   
   “美国政府对金大中被判处死刑做出了有效的反应,即将卸任的卡特总统把金大中事件向即将上任的里根总统作了交代,里根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立即告诉全斗焕,里根总统反对处死金大中。如果全斗焕政权想要取得美国政府的支持,就必须免除金大中的死刑,最后全斗焕与里根总统达成协议,以免除金大中死刑为条件,换取访问美国的机会,与里根总统举行首脑会晤。
   1981年2月,金大中被宣布免除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宣布改判的第二天,全斗焕就飞赴美国与里根总统会晤。”(注1:《韩国四总统合传》何牧著P295) 以后“518运动”平反正名后,金大中1997年当选为韩国总统。
   
   (三)1988汉城奥运成韩国民主契机
   1988年举行汉城奥运会,在这之前,韩国民众利用时机再次发动民主运动。
   
   当时韩国政治斗争的焦点是民主派要求总统直接选举,迫使独裁者全斗焕下台,当局则坚决反对。1987年4月13日,全斗焕发表搁置改宪的特别谈话。
   
   1987年6月百万民众走上汉城街头,表达政治诉求,要求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政府惧怕国外制裁抵制汉城奥运,也为了改变自己的政治形象,迫于国内外的压力和世界潮流,不敢贸然镇压。
   
   (四)美国支持韩国民主化,全斗焕下台
   当时美国“明确表示反对韩国当局采取军事行动。1987年6月27日,美国参议院以七十四对零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决议案,支持韩国人民的民主化运动,要求韩国当局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1987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以四百二十一对零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决议案。并且此时韩国如果朝野对抗,政局不稳,到手的奥运会主办权就可能丧失,这对韩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样全斗焕当局在对抗不利、镇压不能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全面妥协。于是全斗焕当局通过民主改革,给予政治反对派以合法的地位,韩国终于实现了从权威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注2:《领袖悲剧教训集》桑玉成主编P163)
   
   韩国军人独裁总统全斗焕下台,韩国初步实现民主体制,这既是民众示威游行奋起抗争的结果,也是美国政府大力支持的结果。
   
   (五)518运动最后平反正名
   1988年光州518事件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签署518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平反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镇压518事件的前总统全斗焕,被以内乱罪判处重刑。
   
   韩国518运动敲响了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推进了韩国的民主化运动。
   
   (六)学习韩国借奥运争民主、平反六四
   中国的六四晚于韩国的518事件9年发生,回顾历史,纪念六四,不忘中国民主化。
   
   韩国518与中国六四尽管背景有差别,但总体上有很多相似,都是民主运动,都是当局开枪镇压。韩国的民主派借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机会,迫使军人独裁者下台,推进了民主。我们也应该利用2008北京奥运的机会,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中共当局惧于海内外可能抵制北京奥运的压力,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为此必须停止政治迫害、信仰迫害,平反冤案,实行民主,这才顺理成章。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詹小洪先生,利用2003——2004年到光州的朝鲜大学讲学的机会,对518光州事件进行了实地考察、座谈,写了文章,“韩国光州518事件25年祭”(《炎黄春秋》2005年第七期)该文值得一读,现摘录附后。2006年5月24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附件2:
   2005年2月28日
   致死眾多法輪功學員必須查究
   ――致全國人大政協公開信
   
   近年大陸各地,都有揭露法輪功學員在關押中被致死的傳單,據說死亡人數在千人以上,而且多附有姓名,地址和相片。
   
   本人並非法輪功學員,但堅信這些學員應該享有基本人權。生命權,乃最根本人權之一,常言道“人命關天”,不經宣判,致死千條人命,理應嚴肅追究。
   
   幾天之後,就要召開全國人大、政協會議,建議在會上討論這一事件。
   
   如有人說“致死法輪功學員”是造謠,那就應該根據姓名、位址(海外媒體都有報導)逐個查對,核實後,向公眾說明,如有造謠,應當追究造謠者的責任。
   
   中共當局,一直把為法輪功鳴冤者視為“敵對勢力”,說他們 “造謠”。如果真能用確鑿事實證明沒有“致死”的事情,那豈不也能說明中共的“偉大、光榮、正確”。有關司法部門,如果不追究這樣重大的“造謠事件”是否是失職?掌握中共媒體的中宣部,如果對此不報導、不闢謠,是否也是失責?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對這件大事也不應該長期不聞不問、裝聾作啞。
   以上當否,聽候答復。
   
   2005年2月28日於山東大學 電話:0531-8365021
   
   (大紀元時報、大參考、新世紀、大紀元、博訊、明慧、看中國、中國事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