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上海维权网
·三八妇女节,上海徐佩玲等呼吁不要把代表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25)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山东受骗访民孙元鹏誓死“迎接习近平车队 还孙瑞金自由”
·上海访民吴凤华两会前被押回沪带着“黑布头套”驶往崇明岛囚禁14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11)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袁新菊、郭祥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视频】中国访民李焕君播报:泪流满面血拆血访
·李焕君华盛顿DC播报: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美国访民孙元鹏时刻准备着拦车为父伸冤
·【视频】李焕君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视频】李焕君2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世界日报/見車就攔!訪民求見習近平
·【视频】中国访民华盛顿穷追猛打二截习近平/上海访民蔡文君
·习近平访美之际,中国访民申诉抗议
·【视频】陈黛莉蔡文君谈二截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采访
·【视频】滯美大陸訪民擬攔習總車隊 一人被捕
·旅美訪民李煥君上訪受傷入院做手術(視頻)
·擬撲向習總車隊被捕,受傷李煥君庭上不認罪
·沈佩蘭正式逮捕9支持者抗議被扣
·習近平到華府“老外”揚言攔車請願(視頻)
·李焕君手术完成,麻醉过后疼痛难忍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雄风】隆重接风徐佩玲出监要戴大红花
·上海访民朱金娣:地方政府用维稳费将访民投进大牢
·【伟哉】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伟哉】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上海市青浦区张智斌给中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刘菲一封信
·北京叶国强打横幅声援李焕君、王宇赵威等人
·上海访民丁德元起诉公安局与合庆派出所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舍生忘死抗血拆
·上海访民杉本華、白节敏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6
·上海访民杉本華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8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二截习近平,中国访民:NO!停止血拆还我家园
·【视频】您好!欢迎上海访民特派员张君令先生到美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政治上没安全”进国家信访局“集访”全部拘留镇压
·割肉你本事,喊疼我本能! /周重
·【商榷】致李焕君女士的公开信/周重
·【继续骗】中国政府鼓励实名举报腐败 维权人士恐变打压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孙元鹏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5
·相信中共承诺孙元鹏停止截访习近平,父孙瑞金等再投牢狱
·蔡文君:中国访民华盛顿“迎接”习近平访美
·蔡文君:中国访民见不到习近平,那么访民只能见中领馆
·倪天英:被上海政法机关长期迫害,侵犯公民权利
·上海访民倪天英网上发表异见受恐吓
·中共对李焕君二截习近平“回音”母赴美机场被阻2016-04-08
·中共胁迫李焕君“投降”绑架七十多岁母亲李玉芬做“人质”
·【视频】血拆!政府行为!打倒中国共产党!
·【视频】[血拆]中共军警殴打妇女、儿童实录(1)(2)
·北京访民王玲:请国母欣赏海口民女被军警暴打的视频
·中共军警参与血拆,暴打妇女儿童是法西斯主义犯罪
·【我死众生】十万百姓沿路送一缕怨魂行去缓
·【视频】郑州人民群众沉痛悼念被警察枪杀的义士范花培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滕彪:政治因素】刺客贾敬龙
·【滕彪:政治因素】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每个生命的牺牲都是这民族站起来的代价/高智晟
·首为贾案发起联署的薛仁义发文悲鸣祭奠贾敬龙
·1190公民联署:请求最高院撤销贾敬龙死刑
· 高智晟:江天勇律师何“罪”之有
·
·关于成立“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的声明
·曹雅学、周锋锁、滕彪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
·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6
·【视频】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
·访民直播:川普第58届总统就职典礼2017
·【视频】火烛小心法拉盛今大火15間店舖被毀
·【视频】2017天安门大爆炸2月3日7点20分
·【视频】乌坎人联合国烧血旗 庄烈宏:“到乌坎去!”
·【视频】乌坎村民庄烈宏在联合国焚烧中共党旗
·【视频】乌坎村民联合国前怒烧中共党旗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上海访民丁德元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上海访民丁德元:我们能期望‘好皇帝’吗?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中央巡视组,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究竟是官不好还是党不好?
·上海访民丁德元:究竟是官不好还是党不好?(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上海维权:控诉法西斯暴政!!!上海维权网http://www.boxun.com/hero/shpzw1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尊敬的习近平书记:

    惊闻你是中国共产党内不可多得的法学博士,首先请接受我对法学博士的您表示深深敬意!!

    我叫陈修琴,2004年4月7日由徐汇区政府对我家第二次实施了违法的暴力强迁。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艾家宅25号(宜中旅馆)。

    原来,我和丈夫艾福荣用祖产私房分别开设了荣欣装潢五金店和宜中旅馆,建筑面积共计650平方米,开设至今已有18年。我家的房屋位于中山西路和宜山路十字路口,是著名的建材市场一条街的闹市口。在离我家咫尺的商业用房打出"徐家汇钻石商圈"的字号,街面营业用房卖到一平方米十万元的价格,可想我家的地理位置的价值了,绝对是做生意的黄金地段。正因为此,开发商看中了这块土地,于是官商勾结,用"土地储备"的名义搞房地产开发,侵害百姓利益。

    在2001年8月8日,徐汇区动拆迁办公室发给我们一份《告艾家宅居民公开信》中说:"经区政府批准,将你们艾家宅地块无偿划拨给徐汇区市政建设所用作'土地储备'".

    公民依法享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受宪法和国家基本法律保护,政府无权出让或者划拨给开发商或用地单位。开发商或用地单位必须通过协商以转让受让方式取得公民依法享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因为划拨土地使用权范围内都有居民居住,所以不能无偿划拨。再说"土地储备",我们艾家宅地块不符合"土地储备"的几个要素,区政府是违法的"土地储备"."国有土地使用证"还在我们手里,凭什么徐汇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把"房屋拆迁许可证"发放给拆迁人徐汇市政建设所?!按照有关规定:土地使用权未经转让,就不得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一女岂可两嫁?!有关部门没有遵守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地方政府的最终目的是以"土地储备"的名义不让居民回搬。是想把我们居民赶到远离市中心的偏远地区,他们来占领黄金地段,在这里建造高价商品房,以谋取巨额利益。特有部门行使他们特有的权利,某些政府部门见利忘义,损害了党和国家政府的形像。

    拆迁人是徐汇区市政建设所,属区建委的一个下属部门,中央早有规定,政府部门不得参与接受拆迁项目,徐汇市政建设所串通大雄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在不到现场进行实地量丈勘测的情况下对我旅馆和五金店恶意作出虚假的评估报告,评估单从未送达给我户,而房地局就依据这份虚假的报告,在不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就恶意作出了裁决。而房地局对我户的整个裁决程序都是不规范的,也就是说导致的裁决结果都是错误的。由于拆迁人属于政府部门,与评估方他们的利益是结合在一起的。徐汇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在从未与我户进行协商的情况下就对我户进行了两次裁决。两份裁决书各是:沪徐房拆裁字第七十五号和第八十八号裁决书。我户不服这份违法的裁决,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法院受区政府的行政干预,一审二审全部枉判,法院在2003年4月7日作出了终审判决,房地局也未在有效期内(180天)向法院提出申请执行,已过了申请执行拆除的时效。

    由于我不断去北京上访反映问题,徐汇区政府约我于2004年1月18日在田林街道举行上访户调查会,会议有30多人到场,大多数是些不相干的人"滥竽充数"在里面,会议由徐汇区司法局副局长主持,在听完我户的陈述以后(附1月18日的书面陈述),主持人对我说:"以后会给你户一份书面答覆的。"我在1月18日的陈述中坚持要求按照《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四号第四十九条(凡原址建造商品居住房屋的,如所有人、使用人要求原地安置的,应按原址建造的商品居住房屋成本价与边缘地区建造的商品居住房屋成本价之间的差价购买居住房屋)的有关规定进行安置。要求回搬或按市场规则的手段解决我家的拆迁问题。司法局的副局长(女)在会后个别对我说:"差不多么就算了".我回答她说:"到今天为止也没有人和有关部门找我们谈过任何关于拆迁按置问题,我们得到的只有两份裁决书,作为行政机关这样强权,我是不能接受的,通过你们这次召开的调查会,希望你们能依法办事就可以了。"直到2004年4月7日,我家第二次被违法暴力强迁后,还没有拿到那份"书面答覆".第一次强迁是在2001年9月10日,由徐汇区政府牵头带领各部门包括区城市规划局、公安、城市管理监察、拆迁人及区政府官员、外来民工等200余人对我家的部份房屋(我丈夫开设的荣欣装潢五金店)实施了强制拆迁。区政府采取的是打、砸、抢的暴力手段。造成我母亲头部流血,缝了5针的惨状,我公公、婆婆都已是80多岁的老人,被吓的惊恐不已,店内的财产也严重缺损,至今问题未得到解决。原来我们以祖产私房经营的旅馆可以养活一家老小绰绰有余,现在,市值数千万的不动产和财产终于全部被抢光,是一例典型的"财产再分配".目前一家人吃饭住房无去处,儿子学费成问题,身患大病无钱治,宪法条例受挑战?保护私产成空话!政府部门无人管,"三个代表"在哪里?违法暴力强迁的恶行滥用公权的侵犯者第二次违法暴力强迁2004年4月7日上午9点,我和丈夫正在睡觉,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把我们惊醒,门被撬开后,冲进许多人,他们没有向我们亮明身份,只是恶狠狠说:"今天强迁,是区政府对你行政强迁",当时我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见势只能先穿衣服,一边严正地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你们是违法强迁!对今天的行为你们要向全世界人民做出解释!"他们把我和丈夫先押到楼下,再把我们分别押进等候在门口两边的两辆车里,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我看见门外已有几百个人围着,其中有区政府官员、田林街道政法委书记刘玉好、警察、法警、动迁组人员,拆房民工和许多不明身份的人,他们胸前都配有统一特制的徽章。马路口停满了几十辆正准备强迁的各种车辆,其中有四辆反铲液压挖掘机。他们把我丈夫送到郊外一个偏僻的地方(车牌号:沪DD9312),将他的手机抢掉。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兴宁大酒店路边停车处。车上除了驾驶员以外另有五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她们先抢我的背包,我不让她们抢,这五个女人便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脸部、颈部多处被抓伤,背部和腿部被打伤,我本来就属大病患者,而且心脏常常是一分钟100多跳,脉搏也很弱,我被这五个女人打得喘不过气来,情急之下,我猛的推开车窗,上身急速探出窗外,向路人摆手呼救,马路上的行人闻见我的呼声赶忙朝我奔跑过来,此时车上的五个女人有三人继续使劲拉住我的衣领,把我往车内拉,很多行人看见车上的女人把我的衣服拉得肩膀都裸露出来,路人实在看不过去,就问两个站在车下的女人:"你们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她们无言以答。我对大家说:"现在我家正在进行强迁,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车上这些人我都不认识,我不知道她们的身份,她们要抢我的背包,希望你们帮我拨打110报警。"行人们明白了我的情况,他们教我把腿跨出窗外,由他们来保护我,我照做了。车上的三个女人无奈的拉不住我,我才暂时得到几分钟喘息的时间,一会儿警车就到了,行人中有些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他们自告奋勇的愿意站出来为我作证,他们将自家的电话号码主动的告诉了前来受理110报案的警察。

    可是我心里很明白:政府在实施行政强迁时110警察充当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我可怜这些好心的具有正义感的老百姓们,他们没有经历过强迁,可能不会明白许多事实真相…

    当着众多人的面前,110警察假惺惺地让我上他们的警车。说先到警署去再说,即使我想不去也不行。就这样打发掉了这些善良的老百姓。继续他们丑恶的勾当。110警察将我送到警署就对其他警察说:"有居民作证并留有电话号码,证明她(指我)是受前面车上5个女人的侵害,你们去处理吧!"田林警署副所长张雄过来将我的手机和通讯本收掉,然后指使110警察将我叫出去换乘另一辆警车(车牌号:沪A2988警;警号:021485,021855和021226),将我押送到石龙支路的一个仓库里,没有正规的门牌号码,他们强行将我推上了刚才那5个女人的车上。他们吸取了前次的教训,又增加了几个女人,这里行人很少,高高的围墙遮住了一切。我感觉到这里气氛不妙,不知他们要怎样迫害我。车停下没几分钟,大门又开了,进来两辆车子,下来7个男人,正在接受1男人的指挥,排练怎样来"教训"我,排练完毕就到我那辆车上,其中两名人高马大的男人将我左右肩一把拉起来再往车的走道里狠狠的压下去,将我按倒在座位底下,并拳打我的头部,说:"今天你要吃苦了!"我一下子感到透不过气来了,欲言又止,他们说:"不许你说话,再说就打你!"我感觉自己心脏不行,拿出手表给自己把了一次脉,我还是坚持对这个打手说:"我现在心跳1分钟120多跳次。我受不了。"这位打手说:"不要紧的,现在知道受不了,当初为何不去与动迁组签约呢?早点签掉今天就不会强迁也没有现在的事了。"我无言……就这样把我们非法囚禁到晚上9点,整整12个小时。

    没想到,全国人大刚刚通过宪法修正案第十三条: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再一次受到了漠视和挑战!宪法第十一条: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权利和利益。第三十三条:国家尊重人权和保障人权。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和《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规定:"公民的个人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这些宪法条文作为国家根本大法的权威性受到上海市徐汇区政府各部门的漠视和挑战!导致违背宪法精神的暴力行政强迁行为再次发生。

    公民财产非依法律规定的情形和程序不得剥夺和限制,这已是世界通律。非基于"公益目的"就不能动用政府力量强取公民财产,商业操作的拆迁应以民法为基础,按等价补偿原则处置,否则就是对公民财产权的非法剥夺。强迁是政府恐怖主义,这次暴力强迁的实施由徐汇区副区长、房地局局长和区法院院长现场亲自指挥,指挥部就设在我家隔壁的华元大楼三楼田林工商行政管理所会议厅。真令人难以置信,我家的私有财产、生产资料和我们一家老小赖以生存的营业用房共计建筑面积650平方米就这样被他们全部疯狂地毁掉了。

    谁是私有财产最可怕的侵犯者:当今公权力是私有财产最大最可怕的侵犯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