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秦耕文集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甘地时代的印度与我们时代的中国
·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斯皮尔伯格拒绝北京奥运与北京奥运拒绝人权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3.22大选”感言之三: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从“五四”到“六四”
·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思考的女性最美丽——小乔文集《海上风》序言
·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来源:民主中国
   
   2008年3月,分隔在台湾海峡两侧的中国人,有幸同时目睹了两出最高级别的政治大戏。这两出大戏虽然同样引人瞩目,但一真一假,形成鲜明对比。其区别不是一边选出来的叫主席,一边选出来的叫总统,而在于一边是假民主的表演,一边是真民主的展示。假民主装模做样、场面宏大、气氛隆重,假得极其认真;真民主热闹非凡、亦庄亦谐、蓝绿争斗,真得十分滑稽。这当然不是巧合,因为在3个月前,当海峡东岸的2300万人按照世界公认的民主方式,选举出自己的125名“国会议员”时,海峡西岸也突然有13个来路不明的代表台湾人的“国会议员”,抢先一天登场亮相,令世人惊叹不已。当时的这出对台戏,就有人讽刺为“企图在世界上制造两个台湾”。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三个月后几乎同时隔海上演的这出对台戏,一定有内在的关联。
   
   假民主表演虽然利用其全盘垄断的媒体资源,大肆鼓噪,但真正关心的人并不多,更不要说吸引观众眼球了。不管参与假民主演出的演员有多少,其实都是官方一家的独角戏,戏词是官家的自说自话,枯燥乏味,结果也无悬念,而且与13亿人无关。但真民主就不同了,虽然实行了信息封锁,仍无法堵住大陆民众神往真民主、关心真民主的热情。其关心程度,甚至远胜于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假民主。因为棋逢对手、二人竞选的真民主是真正的大戏,过程精彩,悬念迭出,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结局,更主要的是,这出戏是2300万人同时参与的演出,没有人是单纯的观众,也没有人是单纯的演员。

   
   作为一个大陆人,我能体会出大陆民众对台湾民主的神往之情,但在评论时不免有些苦涩。就像任何一个人,在谈论饥饿的孩子神往邻居家美食的情景时,不免为这个孩子心酸一样。那么隔海观潮,我希望大陆从台湾成功的民主选举中看到什么?
   
   台湾是中国人的希望。不管官方如何抹黑、如何丑化台湾民主,甚至妖魔化台湾民主,台湾民主正在走向成熟。孙中山1912年1月1日在南京宣告成立的共和国,1949年后被迫移栽到台湾,缩小为“盆景民主”,虽然规模变小了,但毕竟从军政、训政走向了真正的宪政,在1980年代中期实现和平转型,在2000年成功完成政党轮替,在2008年3月22日再次实现政党轮替,民主已经在台湾生根。民主在台湾的成功,最大的现实意义,就在于打破了民主不适合于中国人的“国情论”谎言,有力的证明了民主价值的普世性,证明民主没有西方或东方的标签,也没有资产阶级或社会主义的分别。民主有真假之分,但没有西方和东方之分,民主有好坏之别,但决无阶级之别。民主在台湾的成功,向世人证实,在政治现实里,要么有民主,要么有披着民主外衣的专制。
   
   国民党在1980年代中期从专制党向现代议会党的转变,作为曾经的兄弟政党,其为大陆的中共树立了榜样。如果说其2000年在政党轮替中丢失政权,曾让大陆中共不寒而栗,那么在今天的选举中,他们通过人民手中的选票再赢得政权,又给中共上了最生动的一课。国民党在军政、训政时期长期依靠强力把持政权,剥夺人民选择的权利,除给自己增加污点,并未带来任何荣誉,执政时间越长,其污点越多。而这次用选票重新拿回政权,则彻底洗刷了过去的罪恶,为其争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
   
   我相信每个热切观察台湾民主选举的大陆人,都不是隔岸观火,都不觉得是在看别人的热闹。每一双神往的眼睛,都是打开的窗口,民主的基因,就透过这一双双眼睛,进入大陆的土地。《圣经》里说,“一点酵母就能发起整个面团”,台湾民主,就是中国政治文明的酵母。台湾的今日,就是大陆的明天,台湾的民主实践,预示枪杆子里出来的政权,一定会被选票箱里出来的政权替代。
   
    2008年3月22日
   
   
   “3.22大选”之二:国民党的胜利是“台独”的失败吗?
   
   秦 耕
   
   
   3月22日台湾总统选举结果揭晓,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以出乎意料的压倒性多数赢得选举,这是2300万台湾人民根据自己的权利,用选票授权国民党来统治自己4年,是台湾人民自己的选择,是根据自己的利益需要做出的现实选择。当晚,大陆中共发言人第一时间表态,说这是“台独”的失败。这个表态显然未经过观察,也未经过大脑,与“3.22大选”的基本事实相去甚远。其用意仍像过去一样,企图掩盖两岸分歧的本质,误导关注台湾大选的大陆民众,“寄希望以台湾人民”,以为台湾人民是“反独拥统”、赞成中共“一国两制”政策的。中共以为如此以来,就可以把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之间的根本分歧造成的两岸分裂事实,转换成是少数台独分子在刻意制造分裂的假象,减轻大陆民众向中共要民主的压力,只把所谓少数台独分子当作大陆民意的箭靶。
   
   中共对台湾“3.22大选”结果的表态,不加掩饰的流露了他们对马英九的机会主义心理。其希望马英九能够认可中共的“一国两制”,配合中共实现一统江山的宏大抱负,希望马英九即便不赞成由中共来统一台湾,至少不以选择台湾独立来逼中共放弃一党专制。在中共眼里,统一事小,专制事大,宁可两岸暂不统一,也不能因为协商统一而动摇专制。中共在两岸问题上的机会主义心理,可以表述如下:一党专政统一台湾是上策,宁可暂时与你分两锅吃饭也要保住现在的一党专制是中策,急于搞统一而动摇一党专制是下策。海峡两岸长达60年的分裂现状,就是中共取法其“上”,得乎其“中”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台独势力在岛内的出现和成长,正是先绝望于中共之下策、再丧失耐心于中共之中策、后恐惧于中共之上策的结果。
   
   对台湾人民来说,用手中的选票选择谁来统治自己,要看谁能给自己的带来更多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的确能够当饭吃。民进党执政8年,台湾经济不景气,民生凋敝,饭吃不好,那么就换一个政党上来看看。何况以前痛恨国民党的腐败,用选票把其赶下台,寄希望于民进党的清廉,谁知民进党上台后,一朝权在手,腐败不含糊,那么就用选票把民进党拉下来,把下台反省8年的国民党再换上去。这换来换去,体现的是台湾人民的权利,体现的是主权在民的现代政治游戏规则,不管那个政党赢得大选,真正的胜利者永远是台湾人民。隔岸观火,让大陆民众眼馋手痒的,正是这一点。
   
   台湾人民3月22日选举的是自己的总统,并未对统一或独立做出任何表态,就是对入联和返联两项议题进行全民公决,也仅仅是在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为自己在国际上争取正当权利,依然与统一或独立无关。如果非要牵强附会、自做多情的说,他们选择国民党上台,就是在支持台湾统一、反对台湾独立,但大陆与台湾在政治制度上的差距不尽快缩小,两岸的分歧并不能解决,统一永远是镜花水月;如果非要认为,他们选择马英九做台湾总统,就是在选择两岸和平,马英九的确不主张台湾独立,但马英九19年来不变的一句话是: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马英九对中共温氏3月4日发表的台湾谈话迅速做出激烈批评,马英九也对3月14日发生在拉萨的事件发表了措辞强硬的表态,马英九对《反分裂法》持完全否定的态度。凡此种种,台湾人民并未恐惧马英九的上述立场会为两岸带来纠纷,而改变自己的选择,难道他们选择马英九是想选择两岸对抗吗?
   
   台湾人民选择谁来统治自己,与大陆中共的主观愿望无关。不管台湾人民选择谁,都不是被选择者的胜利,更不是大陆中共某项政策的胜利。
   
    2008年3月23日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谢长廷在总部向支持者鞠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