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刘逸明文集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即使中国在近代遭受过频繁的外敌入侵,在民国时期中国人更是惨遭日军的蹂躏与屠杀,但中共建政后,在一代暴君毛泽东“人多是好事,人多力量大”的话语鼓励下,中国人口呈现出了指数式的增长,就算是在各种政治运动和自然灾害中非正常死亡人数之和接近一亿,但在今天,中国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共也一跃成为人数最多的政党,而中国官场上的官员也是多如牛毛,大有十羊九牧之态势,中国民众因此不堪重负,虽然经济高度发展的赞歌时刻被喉舌媒体唱起,但底层民众的生活依然水深火热。几年前的江泽民在即将卸任的时刻提出了所谓“三个代表”思想,除了中共官员和喉舌媒体随声附和地喊几句之外,大多数民众都对其嗤之以鼻,并将其解读为个人崇拜的死灰复燃。
   回首八十年代的中国官场,因为有中共党内开明派人士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领导,当时的中国官员虽然在意识形态上还比较保守,但在清正廉洁方面还是值得称道的,贪官污吏并不多见。自从“六四”后江泽民的上台,中国官员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想贪就贪,而且极少有人因为贪污受贿而落马。推动中国官场走向腐败江泽民可谓是“功”不可没,因此,可以想见的是,不少逍遥法外的贪官对江泽民充满了感恩戴德之情。经济在发展,中国官员也不忘与时俱进,中国官员的各种特点正诠释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胡温主政的今天,各级官员仍然在不断上演着一幕幕丑剧。
   一、唯利是图

   自古以来,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腰缠万贯,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却告诉我们,发财要讲良心,不能让自己的财富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是,中国官员却在这方面显得异常的前卫,因为民众所创造的财富为官员所控制,在官权不受制约的今天,每个官员都懂得“一朝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因此,绝大多数官员都趁自己在位的时候想方设法地疯狂捞钱,唯恐自己会落其他官员之后。早期的贪官主要靠贪污敛财,到后来就发展到了受贿和索贿,如今,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拆迁和征地也成为官员搞钱的重要途径。贪官敛财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几乎社会各个领域都充斥着贪污腐败的影子,这些年因为贪污受贿而锒铛入狱的官员可以说不胜枚举。
   二、色欲熏心
   常言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老婆美若天仙是每个人曾经的梦想,但只要是有妇之夫或者有妇之夫,就应该忠贞专一,不应该背着配偶在外面沾花惹草。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多人都不难发现,诸如宾馆、酒店、娱乐城之类的场所可谓是如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一般的平民老百姓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对这些只能是望而却步。但官员则不同,虽然表面上工资并不高,但灰色收入往往不菲。出入高消费场所的也多是官员以及和官员有勾结的富商。中国的法律至今并未让性服务合法化,但中国各地街头的妓院却数不胜数,为官员等既得利益者提供着淫乐的机会。
   仅仅找小姐或者包二奶还算是比较人性一点的,因为双方都是你情我愿,但现在的很多官员并不因此而满足,他们在享尽人间春色后还想进一步寻求刺激。前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虽然已经步入老年阶段,但仍然是色心不满,将警卫张金龙的妹妹强奸;前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杜崇烟将北大女生石瑶强奸;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政协副主席吴天喜通过多名年轻女子的协助为他寻找未成年处女,每找到一人可获他的二千至三千元人民币不等酬劳。据说,他的目标是寻找到一百个处女。更为荒唐的是,他还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采阴补阳术、延年益寿、官运亨通。
   好色并非男官员的专利,女官员往往也是色场高手,据报道,湖北荆州松滋三名女官员竟然将该地某中学一名高中男生包养,最后导致这名男生肾衰竭。有些网友每年都对中国的好色官员进行盘点,中国官员的好色表现可谓是各有特色、洋洋大观。
   三、奴性十足
   别看中国官员在老百姓的面前耀武扬威、风光无限,但稍微了解官场的人都知道,级别低的官员在级别较高的官员面前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叫他走东不敢走西,级别高的讲一句话就算是错误或者荒谬的,级别低的都会视为圣旨。一旦有上级官员下来视察,级别低的官员就一定会陪同,跟在其屁股后面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对于一般民众和上级官员,大多数官员都是两种面孔,不管是高高在上或者是低三下四,都和民主社会官员的平民化形象格格不入。在权力凌驾一切的中国,中国官员体内的奴性和摆谱两种基因都异常发达,大凡民主国家的人,看到中国官员的这种表现大概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四、不学无术
   毛泽东时期,诸如陈永贵那样的黑肚子农民也能登上国务院副总理的高位,这种事情在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重现的。在高校普遍扩招和大学毕业生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如今公务员招生的门槛也变得超越往常。从媒体对一些官员学历的宣读和调查结果看,现在中国官员的平均学历应该比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高。但可悲的是,如果你和现在的很多官员打交道就不难发现,很多人都是十足的草包,他们不光文化水平低,而且道德水平也低,办事能力也差得惊人。如今的正规大学毕业证都充满了水分,不少官员却还在走过场搞高学历,也难怪实际水平会和民众的期望有如此之大的反差。
   当然,仅仅靠学校学的东西是远远不能胜任很多职务的,但中国官员当中有进取心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官员上班就是喝喝茶、看看报、聊聊天,一旦需要讲话了,就请稍微有点文化的人代笔。很多官员都懂得这样一个官场潜规则:“会做不如会说,会说不如会拍,会拍不如会塞,会塞不如会吹”,所以,很多官员就懒得在提高文化和提高工作能力上努力了,他们深信在在其它方面的努力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五、心狠手辣
   古语有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此语原本是告诉人要宽宏大量,只是在关键时刻不能心慈手软,而且不是叫人去乱杀无辜。然而,现在的很多官员不但忘记了前半句,而且对后半句钟情有加,他们认为为了权力的晋升和利益的获得应该不择手段。近几年中国各地的警民冲突事件此起彼伏,如东洲血案那样的大规模残酷镇压行动可以说都有官员的心狠手辣在作祟。去年7月9日发生在山东济南街头的爆炸案曾震惊海内外,后来才知道该案的主谋竟是时任山东省人大主任的段义和,他因为害怕情妇揭露其贪污腐败的事实而一手制造了那起惨绝人寰的爆炸事件,其它有关官员雇凶杀人的事情也是频现于媒体,中国官员的心狠手辣由此可望见一斑。
   六、装神弄鬼
   中共在建政后一直将古人对神鬼的信奉视为“迷信”,一些好的传统也被视为“封建流毒”。自从马克思主义思想被毛泽东等人奉为《圣经》,无神论便在中国社会占据统治地位,很多官员在毛泽东时期之所以敢于大开杀戒,也许和他们没有信仰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不相信有因果报应了,所以干起坏事来可以无所顾忌,再加上有新“神”毛泽东的怂恿,于是便更加的心安理得、无怨无悔。
   邓小平即位之后,宗教信仰稍微有了一定的空间,但各大宗教仍然是名存实亡。充斥于佛寺里的僧尼不少都具有政治色彩,并非虔诚的信徒。随着江泽民的上任,中国的寺庙似乎又重新焕发了昔日的生机。每到逢年过节时候,停靠在寺庙周围的官车可以说鳞次栉比,不少官员用自己贪污来的钱款去向佛祖表忠心,并祈求升官发财和不出意外事故。就连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也每年要到一个宗教场所去,据说,江泽民除了亲自指示选定江苏镇江灵山大佛的地址外,还游历过五台山、九华山、普陀山、玉佛寺、白马寺、南普陀等佛教圣地。江泽民有一次入寺时还享受到了古代皇帝的待遇,竟被和尚撑了一顶华盖。
   在偌大一个中国官场,诸如江泽民这样的变态信徒可以说是比比皆是,据调查,中国县处级公务员一半以上都信神信鬼,《求是》杂志曾刊文猛批中国官员的这种倾向,认为马列主义信仰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云南《春城晚报》曾报道,近年来封建迷信活动死灰复燃,而且还呈蔓延之势,连某些官员也深陷其中,有的占卜算命,有的求神拜佛,有的在台上大谈马列主义,台下却对一些“大师”津津乐道,成了“知心朋友”或座上宾。另外,在落马贪官中,愚昧迷信的也不少见: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不惜花费40万元于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刹“争”烧第一柱香;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中专设佛堂、供神台。
   毫无疑问,马列主义思想早已经破产,信神信鬼原本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信的人多了往往还能促进社会道德的进步。但中国官员信神信鬼却远远偏离了佛教的原本,佛教认为人多做好事善事的效果要比只上庙烧香礼佛好得多,但中国官员偏偏一面要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一面还要把自己伪装成佛教徒。像江泽民这样曾对法轮功群体进行过镇压的人怎么可能是诚心信佛的呢?那些贪官污吏之所以时不时登临佛寺也只不过是为了祈求升官发财和保平安,他们的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这样的人信佛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七、挥霍无度
   中国官员不但自私自利,努力在有权之日使自己成为亿万富豪,而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官位更加稳当,往往在自己捞到了钱之后不忘让一起的官员也享受享受。他们不但经常在一起公款吃喝、公款旅游,甚至是公款嫖娼,而且还不惜耗费巨资建设各种形象工程以达到集体获利的目的。
   中国在世界上是比较穷的国家,很多中国人至今还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然而,不少地方都盛行用巨款兴建豪华办公楼。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耗资过亿元修建机关大院,除六幢办公楼外,还有数十亩山水园林和假山喷泉等;河南郑州市惠济区政府办公新址占地530亩,绿地、园林、假山、喷泉环绕其中,外观酷似白宫;山东滕州市政府办公大楼豪华气派,记者齐崇淮因为将此以照片的形式曝光于网上而被刑事拘留。
   很多年前,江泽民为了表现对教育事业的关心而启动的“希望工程”事实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中国大地上很多学校依然是破烂不堪,很多穷苦家庭的孩子也还是无法完成学业,如果中国官员能少修建点豪华衙门,这些问题应该都可以迎刃而解。
   八、好说假话
   诚信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民众的诚信程度是衡量一个社会道德水平的重要标尺。就连被誉为“社会主义主义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也在上台后提出“实事求是”,如今的胡温也极力主张“务实”,然而,可悲的是,中共当局向来都是把这些挂在嘴边,从没有真正做到,也不想真正做到。“六四”后外交部官员的“没死一个学生”以及上世纪末那次大洪水时牌洲湾溃口后的“只死了十几个军人”,还有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曾在2006年2月公然撒谎称:“中国没有任何人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此类谎言实在是不一而足。
   不管是大大小小的媒体还是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竭尽全力地说假话,如今,这种恶习不仅在中国官场上病入膏肓,而且还蔓延到了普通民众身上,整个社会陷入到了诚信危机的泥淖,很多人置身被谎言包围的环境里而不自知。当然,官员的诚信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最大的,因此,对于今天这种局面,中国的官员应该负主要责任。
   以上八个方面对于中国官员来说也许并不全面,中国官员的丑恶面目也许比一般人所看到的更为复杂和花样繁多。“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很多劣迹斑斑的官员可能并不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官,因为有一党专制在做保护,他们才成为了民众唾骂的对象。但不管怎样,这样的结论在很多人看来应该不是危言耸听,笔者忠心希望有上述特征的官员能够反躬自省,更希望中共当局能够尽早地启动政治改革,让官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公务员,让老百姓成为真正的主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