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中国拒绝孔子——42家媒体推《丧家狗》为图书排行榜老大]
姜福祯文集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拒绝孔子——42家媒体推《丧家狗》为图书排行榜老大

姜福祯

   尊孔的喧嚣正一浪高过一浪,2007年倍受诟病的《丧家狗:我读〈论语〉》(李零著,山西人民出版2007年4月版)却坐上了由中国图书评论学会组织发起,《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华读书报》、《南方周末》和《新京报》等42家媒体联合推荐的“2007年度十大图书”的首座。

   去年五月《丧家狗》甫出,即遭遇骂声一片,骂者是那些拜孔颂圣的人士(按鲁迅的说法是“圣人之徒”柏杨说得较难听“圣崽”)他们一见“丧家狗”这个书名,就怒火攻心,骂作者贬孔辱圣什么的。就是“海外人士”也多有诟病,声言中国大陆一些人丑诋孔子、包藏祸心。也有人标榜可以骂自己,不能骂孔子俨然儒家卫道猛士。学者朱学勤如此评说:“李零的《丧家狗》面对的是复古主义潮流,给孔子涂彩的潮流他能逆向而动,有去圣的精神,还孔子以平常人的精神面貌。”这正是《丧家狗》返本归真,戳破千年“尊孔”闹剧的辛辣之处。

   此前《南方周末》“致敬2007”盛典在京举行,《丧家狗》是荣获“致敬”的年度图书,另一本是杨显惠的《定西孤儿院纪事》。《亚洲周刊》(香港)公布“2007年中文十大好书”,《丧家狗》也荣列其中。此书连中三元,很耐人寻味。

   《丧家狗:我读〈论语〉》(李零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4月版)

   《定西孤儿院纪事》(杨显惠著,花城出版社,2007年3月版)

   《封面中国——美国〈时代〉周刊讲述的中国故事(1923-1946)》李辉著,东方出版社,2007年5月版

   《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上)》(吴晓波著,中信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1月版)

   《没有我们的世界》([美]艾伦·韦斯曼著,赵舒静译,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2007年9月版)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著,何佩桦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3月版

   《我叫刘跃进》(刘震云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年11月版)

   《走到人生边上:自问自答》(杨绛著,商务印书馆,2007年8月版)

   《高兴》(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07年9月版)

   《明朝那些事儿(贰)》(当年明月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7年1月版)

   据悉,这是中国图书评论学会第二次进行年度十大图书的评选活动。

   本届图书评选的标准是:在2007年内,有着广泛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具有思想文化价值的图书,范围涉及文学、历史等领域,以原创图书为主。此次评选过程分3个阶段进行:先经过第一轮各个媒体的初选推荐,逾200种图书被提名。在对初选书目进行汇总整理的基础上,产生了入围的20种图书。最终,由终审评委会投票产生出“2007年度十大图书”

   名家论李零《丧家狗》(摘自刘晓波: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

   历史学家吴思先生《仁义的可行性——评李零的《丧家狗 我读〈论语〉》中说“……我觉得李零干了一个好活,不管以后我们怎么做文化的建设,都应该依据一个踏实可靠的版本。李零这个版本,我看已经比朱熹厉害了。”

   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先生在《如何对待从孔子到鲁迅的传统——读李零《丧家狗:我读〈论语〉》说:“在我看来,李零这样的“以心契心”的研究心态与方法,这样的“平视”的眼光,是他读《论语》的一大特点,也是他的一个贡献。李零以心契心的结果,发现了“丧家狗”孔子……我读这个词,感觉其中有一点调侃的意思,但更有一种执着,一种悲哀在里面。”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先生在访谈中,称赞李零读《论语》的严肃、考据学工夫、消解神圣化和批判精神。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在“《论语》是怎么成为经典的?”(《南方周末》2007-07-12)一文中说“今天有些人把《论语》抬高到近乎‘儒家圣经’的程度,就像当年把一本薄薄的《毛主席语录》说成是马克思主义“顶峰”一样,今天的‘《论语》热’对于儒家,与当年的‘语录热’对于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弘扬,还是糟蹋呢?”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正当于丹掀起的“读孔热”持续升温之时,北京大学教授李零先生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出版,以考据功夫对孔圣人进行了“祛魅”式还原。

   李零语录

   #“把孔子的旗帜插遍全世界,我没有兴趣。”“孔子不能救中国,也不能救世界。”

   #“知识分子心明眼亮,比谁都专制。如果手中有刀,首先丧命的,就是他的同类。”

   #“《论语》所说多是做人处世的道理,……可以供后人的取法,但不能做天经地义的教条,更没有什么政治哲学的精义,可以治国平天下”。

   2008年2月17日整理

博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