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贺伟华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作者:伟华
   说到催眠术,让我想起去年在长沙见到的那个男人,一个号称北京来的催眠师,对我说:“下午要到新沙开发区警校为入校新人上心理辅导课。当时想见识见识他的催眠术,却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才发现,自己早就被催眠着。记得当时看到一个人在我面前总是洗手、有洁癖,心里正不理解他,却发现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生出了红点,很痒、很痒!当时以为是疥疮,拼命的洗呀洗、不停的换衣服、不停的洗衣服。两个月下来,吃了很多中药、西药,擦了很多疥疮药,就是不见好!就这样,我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有洁癖。后来突然好了,更让人不解。现在想来,这大概就是催眠术吧。
   
   还有,就是写文章,我想写的文章,以前一气呵成,很少间断,如今可好,写得正痛快时,突然写不下去了,尤其是监控我者看到我邮箱中有约稿信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而让我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是,发现有时竟然放下应该做的工作,去写那些无关紧要、甚至自打嘴巴的文章来。我想这时,脑控武器是否发挥作用,引导我的思维,我无法精确判断。当人们议论鲁迅被中共利用时,是否在影射我,我也不知道。
   

   最近还有一个改变,就是黄色网站登陆比较频繁,竟然爱好起看A片来了。2001年左右中共让我姐夫送来电脑时,故意让我一上网就看见不断弹出的毛片网页,让我关都关不了。后来干脆格式化硬盘、重装系统,才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还基本能够抗拒这种诱惑,如今怪了,它让你下身莫名其妙的痒了起来,难道这也是催眠术或脑控武器的作用?最近看到脑控攻击的文章,终于发现现在政府的精神控制,不仅是我以前提到的药物伤害(这种药物我领教过无数次),还有远程的电磁波脑控技术。它虽然还不能给我完全洗脑,却能够降低我的思维能力、阻断我的工作,甚至有时暗示引导我的思想,让我写出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否它还控制我的脾气?暗示我杀人?我不知道,只知道最近心率失常、睡眠不好、手指尖刺痛、鼠标失控,由此脾气也变得很暴躁。
   
   大概是因为我支持西藏藏民反抗和藏人治藏吧!也许还因为我在写民间如何利用生化武器对抗政府高科技暴力的文章。即使政府声称给我补加工资,我也毫不买账,继续工作。我的努力再次激怒了政府,最近才特别给我这种脑控关照。
   
   记得前天,当局故意让那个1998年曾经害我的人开着车慢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想起他设置圈套、敲诈勒索、暴力群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当时内心的想法,就是不顾一切拚个你死我活,却被他跑了!
   
   我现在明白,我经常访问的网站,很可能被监控者转换地址,或许它已经是一个镜像。而在网络主动找上门的,却清一色政府的冒名特务,这种全球的统一一致,也许是网控警察的精心配合,我掉入了一个步调一致的陷阱。毕竟,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我从没有摆脱中共的监控,如果有一天,我能摆脱一次,和一个陌生人自由的谈一次话,那该是什么感觉?虽已习惯被孤立监控的生活,但还是有这个梦。
   
   出门是监控,上网也是监控,难道从出生到死亡,我就这样面对众所周知、对我却隐秘的控制性力量。想来要强大自己,就必须提高能力、实现对抗。
   
   从另外一个事实,或许我能判断,监控我者的行为,受到舆论压力,甚至是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当我把我的感受(如鼠标失灵)用文字显示到电脑屏幕上时,我的鼠标功能立刻恢复正常,还有很多不快的遭遇,我只要公布在电脑上,即使不上网,情况也立刻好转。说明监控我者惧怕另一股主持正义的力量,它只能暗中下手。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变得越来越蛮横,他们却越来越惧怕我的原因所在。以前可不是这样。
   
   想想2001年到2004年,我的电脑几乎每天受到攻击,我每天必须重撞系统,最后不得不中断网络联接、不再上网。现在情况大变,上网早不是问题;以前经常遭遇群殴、群暴及群体欺诈,如今仅有集体欺诈,而且还是从网上来的。群体暴力有些久违了。
   
   但最大的不同,在于从粗暴向高科技伤害的转变,一种拿不出证据、无形的伤害。或是致癌的X光伤害、或许电磁波伤害,反正现在身上已经长出了一个东西,好硬好硬的,估计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终于能够坚持不败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想想当一个人战胜整个国家的力量时,这是怎样的幸福?这是我的荣耀、我的自豪、我的尊严。
   
   外在于我的一切,从来没有属于我的,也从来没有我留得住的,从朋友、同学、亲戚、父母、姐弟、婚姻甚至女儿,一切都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但内在于我的整个世界,却最终都是我说了算,谁也没有能够再成功的强制我一次,即使再行集体欺诈,也不再有成功的范例。我是天生的个人主义,我似乎没有屈服于任何一方的强制,这就是我的成功!
   
   2008年4月1日清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