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贺伟华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危机与治理: 官商合体的中共政权朝不保夕,危机就在眼前
·银行坏账突破9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
二、突发群发事件与维权抗暴
·◆不再上山打游击,我把中共踩在脚下◆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
·2007年4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大陆多家企业职工被迫签署“离职合同”,引发群体抗议!◆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如何争夺民运的维权主导权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2007年12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 年10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9月份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综述与分析
·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4月份重大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2007年3月份民间突发事件回顾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贺伟华: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中國在線】由四川大竹事件引發的思考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
·贺伟华:改良的误区与维权的本质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贺伟华
   说到被监控及被监控下的生存状态,我可是身经百战、感触颇深。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局限于当时的技术,中共当局监控政治异端的手段多采取亲情利用、人海战术、思想转化。记得1985年至1987年在校读书是,我所看的书籍都成了政府背后研究我个人价值取向的主要判断和参考。如我读过美国人写的未来学书籍《第三次浪潮》。里面有很多有关革命的词汇,如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思想革命、产业革命等等,当我出口成章的转播这些革命思想时,我成了中共官员眼中公认的革命煽动者——毛泽东式的野心家。
   
   当我传播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书籍《资本主义与自由》时,我成了公认的思想反动,成了学校中的众矢之的,林昭式的悲剧者。她是在读书时出事的,我也是在读书时被挖出来的反动派。当我手持尼采的文章迷惑不解时,背后分析监控我的中共当局由此推断我的超人意志、政治野心。其实,我从来不认同尼采、也未读懂过尼采,就像从来不认同黑格尔、马克思、毛泽东一样。我是亚当*斯密的追随者、康德的信徒,也是西德经济部长莱亚德经济政策的支持者。建设性是我的当时的最大特征。这说明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中共根本没有办法了解我的内心世界,把握我的思想。由此,我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卷入了这场政治漩涡,他们成了政府孤立迫害我的帮凶。

   
   当然有一点必须说明,这种集体性的卷入,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从小不听话、讲真话是我的最大缺点,不被家人看好,更由于我不从羞辱人格的包办婚姻。由此,那个耒阳市城关镇镇长孙孝友气急败坏,开始了密谋中的政治栽赃。当时让我单位的副厂长主动给我看这本《第三次浪潮》,原因就是其中的“革命”词汇太多了,足以让我从此背负沉重的政治枷锁。直到1999年的一天,我带着孩子到街边的摊位上吃早餐,一个人故意坐到我的对面,对我大声说道:“《第三次浪潮》有意思、有价值!”我才想到这本书到我的手里是有预谋的。因为不把贪官孙孝友放在眼里,因为不看他女儿一眼,我不但开罪强权,还开罪了我的家人。从此,一辈子限制自由的生活开始了。当二十几年已经过去,我已步入中年时,这些人声称要给我自由,我却已不适应外面的生活、不理解国人的逻辑。我被彻底制度化了,能坐一辈子监狱最好!
   
   言归正传,说道当时的技术条件,只能是人海战术、亲情利用。后来1999年,当局害怕我摆脱监控,主动让我姐夫送上一个手机给我用,我打开手机翻盖,才发现手机卡上面赫然写着“张昌茂”三个字。这位姓张的老者当时是耒阳市人大主任,其儿子在市检察院工作,是一位吸毒、贩毒、涉黑、无恶不作的人物。1998年,为了逼我离婚,政府设计了一个陷阱,就是由张昌茂的这个儿子张伟的妻子主动找上门和我合作的,双方合作合同由张昌茂起草,有句“一方不愿意合作,随时单方面中止合同”,被我否决。1999年张叫人送上这个手机,免费给我使用,意在利用其全球定位功能,确定我的方位。这是当时我所发现的监控手段,也不过如此。
   
   到了2000年底,当局为了限制我外出,让我姐夫送上一台二手电脑,我开始自学电脑技术,每天除了电脑打字之外,就是到电脑城采购软件。政府还是不放心,让人在电脑城主动和我套近乎,然后几个人拉着我的手脚,我肩膀一痛,他们就松手了。之后,我发现自己肩膀上出现了一颗红丘疹,经久不息,手在上面摸才发现有一根很细很细的金属丝,拔不出来。半年后,发现监控我者太神了,知道我的一切行踪。我才用针把肉挑开,拔出这比头发还细十倍的丝线,伤口自愈。植入芯片,2002年,中共的监控技术大概就这个水平。
   
   而真正能做到控制我家一切电器,让抽水马桶及时喷水,制造虚假的汽车声、吆喝声、谩骂声、脚步声,制造恐怖气氛。这个水平是直到2004年才在我面前出现,大概就是现在才知道的脑控武器吧,我当时及现在在家里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我说的每一句话监控我者都一清二楚,不过当时比现在更恐怖!因为当时的我,在全球监控下,发起强力冲击,写出了震撼全球的《强权下的罪恶》。事后,我才发现,当局败在我的手里,它竟然不能像逮捕其它政治犯一样判决于我,即使恨之入骨,也只能为我开脱,说我是神经病。我开始寻找不判决于我的原因,原来中共竟然不能解决暴力逼迫我离婚那女子的婚嫁问题,它竟然史无前例的惨败于我,我无比高兴的把这情况写入我的处女作《强权下的罪恶》。这时,整个世界沸腾了,对我的争论、评说就像监控我一样的严密,那种密不透风,让中共窒息于其中。
   
   有评说者借用金庸小说中的人物,把我说成是一个黑帮人物,天下豪侠聚会,一致追捕于我,却未曾想到,一一败在了我的手下,这些曾经号称为英雄的侠客竟然内斗起来,互相推托责任、互相指责,这如我这种公认的黑帮坏人,身影在月光中变得越来越高大,以至于让这些侠客英雄嫉从心生、怒火中烧。其实,他们嫉妒的只是虚幻的影子,真实的我还是老样。
   
   我作为当局者,无法理解我当时写作的意义。但这文章中的意识流所引发的冲击波,却让背后支持我者倍感欣慰,“一个众所周知的被监禁者,以其有些媚俗却又真实的复述,以其不屈的叛逆精神,或许还有机会主义的动机,赢得了世界。他如今只要稍作妥协,就能赢得解放,赢得西方”。这是我朦胧中感受到来自东西方的共同炒作与包装,一个心灵挣扎者的自述,一项崇高的自由事业,竟然坠入商业文明的物欲横流之中,让我高度的警醒。这其中必有中共的操作,必有肮脏无耻、掩盖真相的交易。后来真的发现,我的文章,只能存入西方的历史博物馆,仅供后人研究共产主义受难者的心理变幻与不幸遭遇。连同我本人,由于政治原因,都必须远离人间,过那种强权操控的隐居生活。这可不是我幻想的自由,既然无形的监狱无所不在,我就抗拒这种一贯的欺诈与强制,继续坚守我的心灵自由。
   
   说着说着,又走题了,再说这种新水平上的监控,是无需植入芯片,是能读懂我的声带,甚至读懂我的内心世界的远距离监控,那可怕的精确行为预测与集体炫耀,简直让人如入鬼蜮,怀疑人生。神魂颠倒、神志不清中,我或许写了许多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我的文章,常常变成鲁迅笔下的《狂人日记》,而我却日益沉浸于这种过去的人生,领受集体合谋下的阿Q境遇。我想,这阿Q精神,却是我有别于尼采的超人意志,孤独中不倒的力量源泉。
   
   上面这些,是我今天想起的,以后有些什么,再续。
   
   2008年3月30日凌晨两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