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贺伟华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
·国安监控技术手段及防范——千米外还原图像 计算机电磁泄密不容忽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贺伟华
   说到被监控及被监控下的生存状态,我可是身经百战、感触颇深。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局限于当时的技术,中共当局监控政治异端的手段多采取亲情利用、人海战术、思想转化。记得1985年至1987年在校读书是,我所看的书籍都成了政府背后研究我个人价值取向的主要判断和参考。如我读过美国人写的未来学书籍《第三次浪潮》。里面有很多有关革命的词汇,如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思想革命、产业革命等等,当我出口成章的转播这些革命思想时,我成了中共官员眼中公认的革命煽动者——毛泽东式的野心家。
   
   当我传播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书籍《资本主义与自由》时,我成了公认的思想反动,成了学校中的众矢之的,林昭式的悲剧者。她是在读书时出事的,我也是在读书时被挖出来的反动派。当我手持尼采的文章迷惑不解时,背后分析监控我的中共当局由此推断我的超人意志、政治野心。其实,我从来不认同尼采、也未读懂过尼采,就像从来不认同黑格尔、马克思、毛泽东一样。我是亚当*斯密的追随者、康德的信徒,也是西德经济部长莱亚德经济政策的支持者。建设性是我的当时的最大特征。这说明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中共根本没有办法了解我的内心世界,把握我的思想。由此,我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卷入了这场政治漩涡,他们成了政府孤立迫害我的帮凶。

   
   当然有一点必须说明,这种集体性的卷入,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从小不听话、讲真话是我的最大缺点,不被家人看好,更由于我不从羞辱人格的包办婚姻。由此,那个耒阳市城关镇镇长孙孝友气急败坏,开始了密谋中的政治栽赃。当时让我单位的副厂长主动给我看这本《第三次浪潮》,原因就是其中的“革命”词汇太多了,足以让我从此背负沉重的政治枷锁。直到1999年的一天,我带着孩子到街边的摊位上吃早餐,一个人故意坐到我的对面,对我大声说道:“《第三次浪潮》有意思、有价值!”我才想到这本书到我的手里是有预谋的。因为不把贪官孙孝友放在眼里,因为不看他女儿一眼,我不但开罪强权,还开罪了我的家人。从此,一辈子限制自由的生活开始了。当二十几年已经过去,我已步入中年时,这些人声称要给我自由,我却已不适应外面的生活、不理解国人的逻辑。我被彻底制度化了,能坐一辈子监狱最好!
   
   言归正传,说道当时的技术条件,只能是人海战术、亲情利用。后来1999年,当局害怕我摆脱监控,主动让我姐夫送上一个手机给我用,我打开手机翻盖,才发现手机卡上面赫然写着“张昌茂”三个字。这位姓张的老者当时是耒阳市人大主任,其儿子在市检察院工作,是一位吸毒、贩毒、涉黑、无恶不作的人物。1998年,为了逼我离婚,政府设计了一个陷阱,就是由张昌茂的这个儿子张伟的妻子主动找上门和我合作的,双方合作合同由张昌茂起草,有句“一方不愿意合作,随时单方面中止合同”,被我否决。1999年张叫人送上这个手机,免费给我使用,意在利用其全球定位功能,确定我的方位。这是当时我所发现的监控手段,也不过如此。
   
   到了2000年底,当局为了限制我外出,让我姐夫送上一台二手电脑,我开始自学电脑技术,每天除了电脑打字之外,就是到电脑城采购软件。政府还是不放心,让人在电脑城主动和我套近乎,然后几个人拉着我的手脚,我肩膀一痛,他们就松手了。之后,我发现自己肩膀上出现了一颗红丘疹,经久不息,手在上面摸才发现有一根很细很细的金属丝,拔不出来。半年后,发现监控我者太神了,知道我的一切行踪。我才用针把肉挑开,拔出这比头发还细十倍的丝线,伤口自愈。植入芯片,2002年,中共的监控技术大概就这个水平。
   
   而真正能做到控制我家一切电器,让抽水马桶及时喷水,制造虚假的汽车声、吆喝声、谩骂声、脚步声,制造恐怖气氛。这个水平是直到2004年才在我面前出现,大概就是现在才知道的脑控武器吧,我当时及现在在家里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我说的每一句话监控我者都一清二楚,不过当时比现在更恐怖!因为当时的我,在全球监控下,发起强力冲击,写出了震撼全球的《强权下的罪恶》。事后,我才发现,当局败在我的手里,它竟然不能像逮捕其它政治犯一样判决于我,即使恨之入骨,也只能为我开脱,说我是神经病。我开始寻找不判决于我的原因,原来中共竟然不能解决暴力逼迫我离婚那女子的婚嫁问题,它竟然史无前例的惨败于我,我无比高兴的把这情况写入我的处女作《强权下的罪恶》。这时,整个世界沸腾了,对我的争论、评说就像监控我一样的严密,那种密不透风,让中共窒息于其中。
   
   有评说者借用金庸小说中的人物,把我说成是一个黑帮人物,天下豪侠聚会,一致追捕于我,却未曾想到,一一败在了我的手下,这些曾经号称为英雄的侠客竟然内斗起来,互相推托责任、互相指责,这如我这种公认的黑帮坏人,身影在月光中变得越来越高大,以至于让这些侠客英雄嫉从心生、怒火中烧。其实,他们嫉妒的只是虚幻的影子,真实的我还是老样。
   
   我作为当局者,无法理解我当时写作的意义。但这文章中的意识流所引发的冲击波,却让背后支持我者倍感欣慰,“一个众所周知的被监禁者,以其有些媚俗却又真实的复述,以其不屈的叛逆精神,或许还有机会主义的动机,赢得了世界。他如今只要稍作妥协,就能赢得解放,赢得西方”。这是我朦胧中感受到来自东西方的共同炒作与包装,一个心灵挣扎者的自述,一项崇高的自由事业,竟然坠入商业文明的物欲横流之中,让我高度的警醒。这其中必有中共的操作,必有肮脏无耻、掩盖真相的交易。后来真的发现,我的文章,只能存入西方的历史博物馆,仅供后人研究共产主义受难者的心理变幻与不幸遭遇。连同我本人,由于政治原因,都必须远离人间,过那种强权操控的隐居生活。这可不是我幻想的自由,既然无形的监狱无所不在,我就抗拒这种一贯的欺诈与强制,继续坚守我的心灵自由。
   
   说着说着,又走题了,再说这种新水平上的监控,是无需植入芯片,是能读懂我的声带,甚至读懂我的内心世界的远距离监控,那可怕的精确行为预测与集体炫耀,简直让人如入鬼蜮,怀疑人生。神魂颠倒、神志不清中,我或许写了许多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我的文章,常常变成鲁迅笔下的《狂人日记》,而我却日益沉浸于这种过去的人生,领受集体合谋下的阿Q境遇。我想,这阿Q精神,却是我有别于尼采的超人意志,孤独中不倒的力量源泉。
   
   上面这些,是我今天想起的,以后有些什么,再续。
   
   2008年3月30日凌晨两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