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贺伟华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作者 : 伟华, 發表時間:3/1/2008
   【文章摘要】: 哈哈!"土地财政",你这具有无限魅力、勾人魂魄的魔女,你千万不能离开狗官的怀抱:"没有你,我意马心猿、生不如死!你绑架了我,正如我们绑架了中央政府!我们生于这片沃土,毁于这片沃土,死到临头,也得咬住!"
   
   【正文】
   天下奇闻!天下奇闻:警察保护被拆迁村民!村民惊魂未定、破泣为笑!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2008年2月,成都市武侯区政府为兴建公路,在太平村引发一起暴力拆迁事件。2月28日凌晨,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在成都市武侯区干道指挥部的授意下,手持棍棒砍刀赶到太平村,对村民刘忠林,刘忠全两家的拆迁房屋进行强行清理。村民拨打110报警,成都市公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收缴了不明身份人员带来的砍刀还有其他凶器,保护了村民免受非法侵犯。

   
   在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这警察保护村民,原本是一个很平常不过的事件,警察不干这事干啥?然而,在中国,这却成了石破天惊、举世震惊的大事、喜事、开心事。感到震惊的绝不仅仅是有正义感的国人,还有中国千千万万被野蛮圈地、强制拆迁的受害者——普通村民和农民。
   
   更有那些平常受雇于地方政府、官商的黑社会成员:“你这政府老爷搞昏了头?吃错了药?发神经?就因为这拆迁不合法,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你政府才雇佣我们地痞流氓为非作歹、行凶作恶。既然花钱雇我行凶,为什么却又要抓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即使主人打狗。也得看场合、看时间!”
   
   然而,无论这些小混混感到多么的冤枉和不解,这事件终究还是发生了。既然是已经发生、确证无疑的事情,人们就有必要分析这希奇事发生的原因:是必然还是偶然?是故意还是巧合?它透露传播着什么信息?是利益纷争?还是不知情?是政府土地新政策的新动向?还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温柔警告?
   
   看到这里,人们一定要问:“你老贺怎么这么多事,其中哪有这么多名堂?”可不,放在一个民主、自由、公正的国度,这确实是一件再平常不过是事情,那里有人道、猪道、狗道嘛。然而,在中国,你就算了吧,连胡紧套、温假宝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刘少奇死到临头才知道有“人权”二字,你还想他们会把你当人?你只要相信政府、相信官员,你就是白痴、大笨蛋,好心人会给你讲“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旁观者会笑你与虎谋皮、自己找死!离政府、离官员躲得越远,你越安全,你苟活的前提是它没有发现你、没有注意你或者它拿你已经没有办法(如逃到了国外)。
   
   你没有听说那许许多多"虎口夺食"来华投资者的遭遇?你没有看到民营企业的大规模倒闭?你没有看到中央直属大企业的股市圈钱?把你养活、养胖的目的不是为你好,而是为了宰你后买个好价钱。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掏出你的心肺肾,来个活体大移植。国人怕进警察局绝不是偶然,警察对你笑时,你浑身都是疙瘩,你想想有多少人被整死了、被活摘了、被剥离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来告诉你,政府、外科医生、官商都是一伙的,官商天天干着强拆的事情,医生天天干着活摘的事,不过谁也不会承认。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文章“社会主义新农村、城乡一体化建设”、“人类活体移植新成就”。
   
   向来,在中国,凡“死到临头”的人,大家都敬而远之,巷议中,怀着诡秘的好奇,庆幸自己踩了一兜狗屎,走运没事。直到如这许许多多的被拆迁户一般,被“拖出去宰杀”时,才突然鬼哭狼嚎,像钉子户一样,上演最后的悲壮。
   
   国人的心态暂且不说,只说这件突发的“好事”,其中究竟有什么奇巧?如果不是好心,也不是偶然,那么其中必有隐情:
   
   一、要么是警察不知道内情,才如此神速的赶到:
   我们注意到,指挥强拆的是成都市武侯区政府,但村民打的110,却是直接打到成都市公安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武侯区派出所的“便衣”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镇压缴械了,成就了今天上下级政府狗咬狗、村民百姓拍手称快的笑料。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若真如此,误会冰释,自然反扑,村民被拆迁的命运依然难逃。然而,仅为这种“笑死人”的事情还能发生,我们也应该把110打到上级机关,引发更多的此类突发事件,最起码能够把事情炒热,形成舆论谴责下的社会压力。
   
   二、要么是条块分割、利益纷争:
   如今,土地财政,是地方各级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为了买地生财,地方政府欺瞒村民和上级政府的事情时有发生,村民和上级政府知道真相后,往往冲突已经发生,这才导致今天群体突发事件遍地开花,胡温中央蒙在鼓里的被动局面。记得雪灾前,我去银行取钱,“碰巧”市贸促会的一个领导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时,一个在衡阳做生意的大老板“偶然”找上门来,大家一番客套之后,竟谈起土地生意来。这位老板声称有海外关系,一个外商为搞个大型度假村,正准备购买一千亩土地,这位领导高兴得要死,轻轻说道:"小声点,我给个电话给你,我们单独密谈,反正某某地方有块农地,正适合搞开发。”
   
   看到了吗?事情就这么简单,村民不知情,上级不知情,农民土地就被地方官商私下买掉了,到时候一切用钱来摆平,摆不平时,自然暴力相向,斗得你死我活。现在地方政府的条块分割、利益分割,内部的矛盾多着呢。有想头、有利益时,大家一窝蜂的拥上,都做着发财梦,把土地当成生钱罐;矛盾出来时,所有的部门都踢起了皮球,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唯有这没有沾到“鱼腥味”者,因着几分嫉妒、几分酸醋,主持起公道来,突然间,久违的闪烁出耀眼的"伟、光、正"高大光辉形象来。这时,这些莫名其妙的村民,有如中了彩,无不拍手称快,岂知这黑幕之下的小九九?来者不善呀!
   
   三、要么是中央有变,打了个突然袭击:
   人人都知道,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迫于物价上涨、经济过热,胡温中央当局三令五申,要保护农民耕地、保障农用土地,规范土地市场管理,禁止地方政府、官商大量屯地、圈地,打压过热的房地产市场。
   
   然而,地方政府当回事么?你说你的,我拆我的,胡温说的话,还不如婊子放得屁!这些狗官,平日都忙着卖农民的地,花钱养婊子,那有这份闲心,听你中央的“屁话”?于是才有了总理心急如焚、官员闲庭信步怪相,胡温中央一边在警告"官逼民反",地方官员一边在我们面前上演"卖地千亩"的闹剧,即使死到临头,也不会醒悟的。
   
   中央迫于无奈,痛下杀手,才发生了如上所述"狗咬狗"的案例来?胡温中央真的狗急跳墙、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或许如此,但绝不当真。正如一个地方官员对我说的那样:“我是贪、我还嫖,我的双人床就放在市委办公室,我们烂透了!但是谁叫中央政府离不开我们?没有我们,它还能干什么?”
   
   哈哈!"土地财政",你这具有无限魅力、勾人魂魄的魔女,你千万不能离开狗官的怀抱:“没有你,我意马心猿、生不如死!你绑架了我,正如我们绑架了中央政府!我们生于这片沃土,毁于这片沃土,死到临头,也得咬住!”
   
   字于2008年2月29日下午
   (自由圣火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