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贺伟华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汇编:伟华

   【文章摘要】:“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

   原标题《一则新闻背后的世纪大阴谋》

   作者:陈宜张 (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北京日报》本报讯(记者侯莎莎、通讯员高志海): 1996年,当事人福建武先生怀疑公安机关的机器24小时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整日坐卧不安。2001年,武先生通过报刊广告联系上北京市九众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 主任李昆向武先生说明,能通过诉讼帮助他解脱“福建省公安厅跟踪大脑机器伤害”,律师事务所经查证,未发现武先生有任何异常,就和武先生签订了委托代理协 议,并收到武先生汇来的代理费33万元港币。

   其后,律师事务所多次派律师前往福州,与福建省公安厅联系“大脑跟踪机器伤害”一案。因福建省公安厅一直不给答复,所以决定进行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过程中,认为武先生患有“精神分裂症”,无民事行为能力。

   一审法院判决后,律师事务所不服,上诉到二中院。

   二中院经审理认为,作为“一般生活常识”,武先生要求提供法律服务的“公安厅跟踪大脑机器伤害纠纷”应不可能存在,不允为武先生的该纠纷提供法律服务。因此,二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无效,律师事务所取得的33万元港币应当返还。

   另外,此案审理期间,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作出决定:吊销九众律师事务所营业执照,并对所主任李昆处以7天拘留和罚款。

   朋友们,这则消息可不一般啊!!!

   如果你稍微懂得一些神经元脑电波以及电磁波和芯片技术,相信你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十几年前,这项计划刚执行时候,我就曾经撰文反对过,本人的校友,现供职中国社科院法研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

   “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 ,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

   山东省副省长、青岛市市长杜世成同志2001年12月29日在全市乡镇企业协会第三届理事会上的讲话中说 : “我到美国贝尔试验室去,他们告诉我,他们在 2000年以前,就制造出人脑芯片来,就是人脑子的东西全部复制到芯片上去了。我说那时人不就没有用了吗?他 说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没有用了。现在这个机器人,它是靠人把你想到的东西编制到程序固化以后,放到这儿变成存储,不断根据情况反映存储、提出,仿照脑细胞思 维的方式。(但)做成一块芯片,它就不用你制进去了,随着就给你出来,见景生情,形成一种逻辑推理,就这么快。"

   一些与会的朋友就曾向我咨询,当时只能从科普角度来解释一下,如,神经冲动的本质是电传导,神经细胞间存在“慢突触”的传递方式,神经对肌肉运动的控制是电--化学传导过程等等。现在既然浮出水面,我觉得有必要把这种技术的特点告知大家:

    ①能知道你每时每刻在想什么、干什么,思想、记忆、行为无任何秘密可言

    ②能通过大脑与你互动对话(还可提取你的记忆并进行语音模仿)

    ③能强行给你造梦,并控制梦境

    ④能让你闻到它们制造的各种气味

    ⑤能在强刺激下把它们的意思(意志)传递给你,并控制你的思想和行为

    ⑥ 能通过各种方法对你的精神和肉体进行折磨

    如它们不启动对话系统,不干扰折磨你,你可能永远不知体内有这个东西。

    近期全国有三十多起类似的案件,司法部既想杀一儆百,又恐“此地无银三百两”,不得已才公诸媒体。

   武先生会否明白,这种事情不是个案,牵涉面太广,公开打官司是不可能的? 武先生他们这批牺牲品值得同情。然而最令人恐怖的不是这些,而是已有几千万的国民被人24小时监控,他们自已还不知道。对这些人进行监控才是操控者的真正目的,武先生们不过是它们在行动过程中投放的烟雾弹。

   奥韦尔1949年写的政治寓言《1984’》中提到中国出了个“大兄弟”,利用在人脑中安装芯片的技术监控国人,他的寓言不幸变成了现实。中国的某些人向来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迫害自己的百姓是很有一套办法的,邓子滨在《南方周末》中提到这种技术时有一句话:“更令人恐惧的是,这门技术正在介入生活的各个层面”。说明此技术的应用之广,受害者之多,已经触目惊心。“路透社”消息:有的部门正在国民中编织一张无形的网,意图以点带面,纲举目张。

   被监控的国民中,以15岁--55岁的男性为主,其中又以城镇居民为多(至少有三成已被监控)。目前正向农村蔓延。

   就职业而言,重点是政府中的中下级官员和一般公务员,军队中的中下级军官和普通士兵,大中学师生及其它一些知识份子,部份普通公民。

   为什么大多数已被监控的人自己不知道呢?首先是因为嵌入过程很秘密,其次它是无线技术,你毫无感觉,但你的记忆和思维已被全部窃取接收,就是说你想什么干什么,他们全知道。

   为什么武先生又知道呢?其实武先生他们这批人事前也不知道。这是操控者的一种手段。“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操控者有选择性的选一批人,在选好目标 后就开始欺骗,折磨,因这批人开始根本不懂是怎么回事,所以往往落入他们的圈套。把一个正常人迫害得象精神病人(有关部门甚至不敢说是神经病),受害者是非常痛苦的,常人难以想象。这样,家属和邻居就以为受害者患了“精神病”,受害者大多会被送往医院,每个家庭平均为此花费2--3万元,对受害者家庭造成 很大的物质负担和精神压力,可见操控者是不择手段的。在这种情况下,操控者再告诉受害者一部份信息,让他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受害者就到处诉说,但这时大家已不相信他了,认为是精神病人的幻觉,这样就达到操控者的目的,麻痹群众,掩盖他们的犯罪行为。

   1996年,中国成为由世界21国组成的“人类脑计划”组织的成员之一,目前,大多数国家有此技术,但碍于种种原因,不愿公布,如有人提起,就尽量掩盖、歪曲,因这种东西的使用反人性,且仅仅对掌握它的人有利。某些国家间还就此项技术签订了“慕尼黑协定”。

   2004年2月5号,台湾《联合报》也报道过台湾公民曲宗运先生的事,与武先生差不多,这甚至已成为一个国际阴谋。

   (转贴者附:台湾“诈弹嫌犯”曲宗运新闻链接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39/11237/1015787.html)

   科学是柄双刃剑,既是人类进步的推进器,也是人类灭亡的助力剂。

   中国神经科学学会 陈宜张

    2005年5月 (作者介绍:陈宜张,1995年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学部),神经生理学家。长期从事神经科学研究,1980 年以来,首先在国际上提出糖皮质激素作用于神经元的非基因组制或膜受体假说。主编了《神经系统电生理学》、《分子神经生物学》等多本专著,多次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及国家自然科学等奖项。现为中国第二军医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