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贺伟华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如果不骂中共,你的文章能发表吗?
·被拒签赴澳会议签证所递交的资料
·个人无隐私!
★电子集中营: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及罪恶★
·电子集中营真相揭秘之1——你为什么不自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一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谁侵犯了你的隐私?国家恐怖下的脑控技术简介之二
·中国国安监控技术手段与防范之一
·国安监控技术手段及防范——千米外还原图像 计算机电磁泄密不容忽视
维权风云网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作者:贺伟华
   作者按:原本,这篇对话文稿,记录的是我的私事,我也没想过要公开它。然而,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却让我难以压抑这声讨罪恶、揭露罪恶的冲动来。一是我写成这篇文稿的第二天,窃贼就盯上了我的女儿,把她累积多年、将近两千元的学费储备全部盗走。难道因为女儿说了真话,仇恨与不幸就要降临到她的身上?我知道这个女子(孩子的所谓母亲),从始自终与地方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明白,这个女子从始自终没有摆脱过强权的控制(这让我想起从前,她是如何调动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拦截我搬运中的货物,在冲突即将爆发之际,她及时赶到而“从容化解”。)他们从前,动用黑社会,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瓦解我的家庭。而如今,则动用公安,监视遥控我的电脑、窥视我的隐私,删除我的文章。这第二件事,大年初四,我的一篇揭露雪灾中耒阳政府地方当局所作所为的文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意外删除的。在这无所不在的罪恶与黑暗的包围之中,除了纪录和揭露,我还能做什么?
   

   正文
   一眨眼,雪灾过后,已经是大年的初二的深夜了,想来这个回娘家的日子,别人的女儿都坐在深爱母亲的怀中撒娇,而我女儿的年年今夜,却只能陪着单亲父亲相依为命的度过。
   
   情不自禁之下,望着女儿:“每年你这样陪着爸爸过年幸福吗?”女儿高兴的挽着我的手,用嘴对着爸爸的耳朵轻轻的说:“能有爸爸在身边的孩子最幸福!”
   
   看着女儿天真甜蜜的样子,我知道她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于是再问道:“你母亲有多久没有跟你联系了?”,“她呀?大概几年了吧!”,“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样子吗?”,“早忘了!”
   
   我再追问道:“为什么她不再看你?”,“不知道,大概是无地自容、不好意思吧。记得几年前,她打电话过来,问我想不想她。我大声回答道‘不想!’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了。”女儿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我不禁提醒着她:“爸爸和奶奶、爷爷可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和她来往,爸爸不可能和她再有任何来往,并不意味着你也应该不理她,虽然这些年,她从未负担过你的生活及日常费用,但她依然是你的母亲。”女儿有些气愤的说:“她算什么东西,有这样的母亲吗?你要理她你去理,我和她没有关系!”
   
   这是几年来我第一次尝试和女儿谈到这个敏感问题,我不曾想到的是孩时的记忆,竟然在她的内心留下如此深刻的伤痕。女儿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母亲是如何在离婚后还打奶奶的,也记着她母亲是如何带着几十人冲进家里、扯断家里的电话逼迫爸爸写“保证永远不来往的”保证书的。
   
   我不禁尝试着对女儿说:“记得1997年那年,爸爸在长沙新沙打工,你妈妈带着你来看爸爸的情景吗?”女儿又不禁高兴起来,轻轻的摇着我说:“记得,那天爸爸到街上来接我,站在路的中央,老远老远我就认出来了,情不自禁的向着爸爸狂奔,你吓得赶快张开双手,生怕背后来往的车辆撞着你的宝贝女儿!我终于又投进了爸爸的怀抱。”
   
   “你当时只有四岁,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还能想起其他的吗?比如那天你妈妈很憔悴!”我再次提醒她,她开始认真回忆的说着:“记得,我还记得她在回耒阳的列车上告诉我:‘回家后你一定要对奶奶说: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你们走出这个家。”
   
   女儿继续想道:“我回家这么说以后,奶奶和爷爷就真的搬走了。之后家里只有我和她。你不在家,她和其他男人说话时,我很气愤。”“谁说有这种情况?难怪爸爸回家时,她很不高兴的问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长沙老板又送来五千块钱技术转让费让爸爸赶快过去,看来与此有关。”我说。
   
   “你说的这些我搞不懂,但是你回来后不走了让她很不高兴,我却高兴得很!爸爸不在家她对我很凶,不像你在时那样对我百依百顺,因此我气愤。”
   
   女儿圆园的脸蛋这时好像被拉长似的:“你们大人的事,真让人搞不懂,记得你带着我在家时,那个叫你师傅的谷琴姐姐每天都往家里跑,都是在下午五点多钟就来了,看到她对你热情,我有些不高兴。但总是这时,妈妈突然闯进来。好气愤的,开始我还不清楚这是为什么,看到她们两个好像约好似的,后来又逼你离婚,我才有点懂了,她怎么能这样?”
   
   “也许是她急着与你爸爸离婚吧,外面好多男人等着她吧。”我回答道:“你还记得一岁多的事情吗?”,“不记得了。”,“噢,不是感冒,是伤寒,爸爸和奶奶抱着你找了好多个医院,都治不好,最后在人民医院输液,一共发烧都有十多天了,就是不好转,你妈妈躲在娘家,就是不来看你一眼,爸爸气愤不过,跑到她家门口大喊,她一家人就是不做声,逼得我开始踢门,她母亲才开灯出来,说什么‘要是看病没钱的话可以去讨,我这里也有两毛’气得你爸爸说不出话来。”
   
   “后来你爸爸回过气来,对她说‘谁要你的臭钱,世界上那有只生孩子不要孩子的女人,让谢慧俭滚出来!’这之后她才出来。”
   
   “为什么这些你从没有对我说过?”女儿不解的问爸爸,我说:“告诉你这些会伤害你,今天我是情不自禁。其实这些爸爸早写成了回忆录发表在网上,好多人看,到时候我给你看。”
   
   “我才不看呢,都是那些给你惹祸的文章,你被抓不在家时,你知道奶奶和我有多急吗?你的文章不好,即使拿奖了我也怕看它。”女儿如实的回答让我感到她真的很像爸爸,什么都藏不住,又一个没有城府、没有心机、夸夸其谈的孩子。但愿她的未来不会像我一样。
   
   我想这心结是没有办法再解开了,我该如何让我渐渐长大的女儿忘却这一切伤心的往事?无论如何,都没有她的错。看来以后尽量让她感觉幸福快乐、忘却不幸才是我最应该做的事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