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主页]->[百家争鸣]->[帮助朱令工作团]->[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
帮助朱令工作团
·人大提案的公开信(征求签名)
·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
·陈震阳教授印象
·《广陵散》的内容及内涵
·讨孙徼文
·《朱令的十二年》观后感
·『天涯杂谈』朱令铊中毒案的轮廓已经越来越清晰
·关于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有人别有用心!
·两个死人
·追求正义,促进民主法治,请从本案开始
·讨论ZL案的各论坛+信箱
·more about XieHe's medical report
·Today is a history
·中国刑法八大重罪
·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与禽兽为伍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帮助朱令基金会网站的视频在内地视频网上的转载地址
·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沉默是勇敢还是懦弱——也谈朱令孙维事件 By:丹青姬
·从佛学观点看待朱令一事之一点
·从广州朋友的义举所想到的
·从孔子学琴来看
·从刘德华的电影《墨攻》看糊涂想法
· 从诅咒术看改名孙释颜
·大道甚夷——三五月对孙维的建议
·大家跪久了想站起来溜溜吗? 小瘪三们将二十四小时跟踪侍候
·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国歌歌词)
· 逮着个大赤包
·倒行逆施 足以亡国
·电视台节目播出朱令演奏录像证实铊们的谎话
·都说朱令可怜,其实孙维命才苦呢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二个没有回复出去的贴子
· 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一份档案
·法律和法律的补充方式——假如我拥有死亡笔记
·访谈实录------廉颇的刀在阴曹地府采访被人砍死菡子
·愤怒之外,请穿帮助朱令T-shirt
·个人认为所谓的重开司法程序~
·根据孙维照片看面相
·公安部悬赏30万A级通缉破坏铁路的"西瓜皮"
·公司老总铊中毒头发掉光 警方初步断明故意投毒
·关于陈震阳教授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关于纪录片的几句话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2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3
·关于吴今一个人落单的事实真相
·关于制作flash的过程介绍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国内生产第一批t-shirt设计图
·51 回复:国内刑侦专家与法律人士对朱令案件的最新认识
·孙维艺术照
·杭州一位护士遭遇"铊"毒 北京急拨普鲁士兰空降杭城
·好消息:香港警察罪行预防局给我回信啦
·新料大放松
·号召深圳/上海地区的朱令吧网友聚餐
·胡适说:你要写下去
·华裔神探李昌钰“名勒鼎钟”
·还是目寒星的这款T恤比较好
·还有上万人书的吗?
·两会在三月 上书是时节
·将朱令吧的内容编成一本书,版权方面没有问题,尤其是海外版
·经过三个月时间,网络已经把一切该曝光的,都曝光了!!!(转自新浪)
·"句号"老鸨 与 "面包"老鸨
·绝非窥人隐私,实为想获得事实真相
·看来改名孙释颜 是真的。才发现的网页
·移动公司营业大厅的服务生都知道我是谁 zt
·看完中央一台的节目《朱令的十二年》
·孔子曰:有德者有言
·扣发毕业证,足以说明清华对孙维的态度了
·蓝色的泪
·SW的同伙反咬贝结果自己露出马脚
·理发师投毒案。
·令我泪流满面的《朱令被害案件》的FLASH宣传片
·诅咒朱令案凶手专贴(让千万人来诅咒这令人发指的罪恶)
·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没有凭没有证孙维给我们送
· 美国在中国重要机构的联系方法
·明知是白说, 但还是要说
·内参贴
·努力就是希望!
· 披着文明外衣的野蛮 与 披着野蛮外衣的文明
·奇文共赏 : 谁不该活着
·奇文共赏 : 谁不该活着
·迄今为止 最懂心理学的一篇大作 (转载)
·整个宇宙都是铊和铊后代们的地狱
·迄今为止最详尽的全程回顾1:朱令铊中毒事件
·贝志城:你下等心思,露出一颗狼心。
· 欠的总是要还的
·强烈要求孙维上电视为自己辩护
·我同意 xyggmm的101 贴 ,very professional
·统计:1大家最初是怎么知道这件事2您的感想?
·统计:1大家最初是怎么知道这件事2您的感想?
·孙维,你以为你可以安度下半辈子?
·投毒的疯儿帮凶的傻
·铊轮告诉我们做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孙维照片比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文章来源: biemeile 于 2006-02-04 11:41:48 给 biemeile 发送悄悄话
   中国网络论坛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几大服务器挂着一些论坛,坛上充满着各种帖子,可以随时查看。做工的人,傍午傍晚下了班,每每花几分钟时间,注册个马甲,----这是现在的事,未来据说要采用实名制,----登陆以后,爽爽地破口大骂;倘肯花点银子,便可以注册为高级会员了,有着上传图片,做旁引证物,如果出多点或者有权势搞定管理员,那就能责成删贴,但这些马甲,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西装革履皮草搭肩的,才踱进网吧VIP的包房里,要烟要可乐,滋润地上网。
   我从二十岁起,便在海南的甜亨论坛里当斑竹,老板说,帖子太水,怕侍候不了大马甲,就在杂谈做点事罢。登陆的短衣网民,虽然容易发帖,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帖子从浏览器打开,看过帖子沉掉没有,又亲看帖子仍然可以打开,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删帖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本科的文凭硬,辞退不来,便改为专管监控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猫在桌子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老板是一副凶脸孔,网民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孙酉铊上来发帖,才可以爽几下,所以至今还记得。
   孙酉铊是在家里上网而用DDN的唯一的人。她甜亨秀很妖媚;苍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粉底,一部乱蓬蓬的挑染的头发。穿的虽然是皮草,可是又掉毛又脱线,似乎十个月没充过值,也没有换。她一发帖,总是满帖真相思考之类,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她姓孙,网友便从百度的“孙家家世谱”这半牛不牛的帖子里,替她取下一个ID,叫做孙酉铊。孙酉铊一发帖,所有上网的人便都看着跟帖,有的跟道,“孙酉铊,你的帖子里又有新破绽了!”她不回复,对同学说,“砸两个帖,要一段长点的。”便排出十一条回帖纲要。他们又故意的灌水道,“你当时一定知道铊中毒的症状了!”孙酉铊迅速回帖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亲耳听到清华说你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孙酉铊便涨红了脸,手上的鼠标啪啪点出,发帖道,“接触不能算知道...... 毒!......做实验的事,需要知道中毒什么症状么?”接连便是难懂声明,什么“窃听器”,什么“测谎”之类,引得众网友都哄笑起来;网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发帖,孙酉铊原来也弹过中阮,但终于没有流畅,又不会其他;于是愈弹愈糟,弄到将要破音了。幸而做过一点家务,便替乐团擦擦琴,换一个团员称号。可惜她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刻薄嫉妒。擦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中阮抹布,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她擦琴的人也没有了。孙酉铊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发飙的事。但她在我们论坛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论战;虽然间发两个水贴,暂时在第一页,但不出两分钟,定然沉掉,从杂谈首页上都很难找到孙酉铊。
   孙酉铊上了半钟头网,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网友便又发帖,“孙酉铊,你当真认识窃听器么?”孙酉铊看着问她的帖子,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发帖道,“你怎的连个音乐杯也分不清呢?”孙酉铊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帖子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感谢原谅道歉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个时候,众网友也都哄笑起来;网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跟帖,老板是绝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孙酉铊上了论坛,也每每这样回帖,引人发笑。孙酉铊自己知道不能和朱家辩论,便只好向网民说话。有一回发帖说道,“你有证据么?”我略略发一个帖占下沙发。她发帖说,“有证据,......我便问你一问。铊盐的铊字,怎么读的?”我想,菜鸟一样的人,也配考网民么?便回其他帖,不再理会。孙酉铊等了许久,便诚恳地回帖道,“不能读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要做杀手的时候,投毒要用。”我暗想我和杀手的等级还远着呢,而且我也没有清华的环境;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回帖给她道,“谁要你教,不是一个金字边一个宝盖它么?”孙酉铊刚用鼠标点了下按钮,想在论坛上发帖,见系统怀疑她45秒内灌水,便又叹了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作者: 24.63.8.* 2006-2-5 10:19   回复此发言
   
   --------------------------------------------------------------------------------
   
   2 不安的咖啡: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有几个帖子,猫扑凯迪的网友听得炒作,也赶热闹,围住了孙酉铊。她便给他们回帖着,一人一贴。网友看完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屏幕。孙酉铊着了慌,伸开十指噼啪打字,发帖出去说道,“不睬了,我已经不睬了。”搜出帖又看一看声明,自己摇头说,“不妙不妙!妙乎哉!不妙也。”于是这一帮网民都在笑声里下网了。
   孙酉铊是这样的使人重视,可是没有她,网民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两三天,论坛正在慢慢的删帖,打开杂谈,忽然有帖说,“孙酉铊长久没有来了。还删了好多帖呢!”我这也觉得她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老网民说道,“她怎么会来?......她装了乌龟了。”斑竹说,“哦!”“她总仍旧是装。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发到甜亨论坛里来了。甜亨的论坛,发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声明,后来是拍砖,拍了大半个论坛,再发了道歉帖。”“后来呢?”“后来装了乌龟了。”“装了乌龟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逃了。”斑竹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删她的帖。
   春节过后,春风一天爽比一天,看着将近开春;我整天的上着网,也须换上笔记本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帖子,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滴滴滴。”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QQ又全不在线。打开浏览器一看,那孙酉铊便在杂谈里发了帖。帖子水而且啰嗦,已经不成文章;就一段破声明,还分了两行写,里面都是错别字,用全角字符PS着;看我占了沙发,又回帖道,“给一回帖。”斑竹也回了帖,里面说,“孙酉铊么?你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孙酉铊很颓唐的发帖道,“这......下回再回罢。这一回是声明,要置顶。”斑竹仍然同平常一样,快速跟着贴说,“孙酉铊,你真投毒了!”但她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没有证据!”“证据?要不是投毒,朱令怎么会瘫?”孙酉铊低声说道,“误服,误,误......”她的回帖,很像恳求斑竹,不要再删。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网民,便和斑竹都回了帖。我发了帖,顶上去,放在最顶上。她从键盘上打出四个汉字,回到我贴里,见她占了我沙发,原来她便这样灌水的。不一会,她发完声明,便又在网友的质疑声中,断掉网线快速下网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到孙酉铊。到了年底,版主存档帖子说,“孙酉铊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到第二年的元旦,又说“孙酉铊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到春节可是没有说,再到清明也没有看见她。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孙酉铊的确逃了。
   
   
   2 不安的咖啡: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有几个帖子,猫扑凯迪的网友听得炒作,也赶热闹,围住了孙酉铊。她便给他们回帖着,一人一贴。网友看完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屏幕。孙酉铊着了慌,伸开十指噼啪打字,发帖出去说道,“不睬了,我已经不睬了。”搜出帖又看一看声明,自己摇头说,“不妙不妙!妙乎哉!不妙也。”于是这一帮网民都在笑声里下网了。
   孙酉铊是这样的使人重视,可是没有她,网民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两三天,论坛正在慢慢的删帖,打开杂谈,忽然有帖说,“孙酉铊长久没有来了。还删了好多帖呢!”我这也觉得她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老网民说道,“她怎么会来?......她装了乌龟了。”斑竹说,“哦!”“她总仍旧是装。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发到甜亨论坛里来了。甜亨的论坛,发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声明,后来是拍砖,拍了大半个论坛,再发了道歉帖。”“后来呢?”“后来装了乌龟了。”“装了乌龟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逃了。”斑竹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删她的帖。
   春节过后,春风一天爽比一天,看着将近开春;我整天的上着网,也须换上笔记本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帖子,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滴滴滴。”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QQ又全不在线。打开浏览器一看,那孙酉铊便在杂谈里发了帖。帖子水而且啰嗦,已经不成文章;就一段破声明,还分了两行写,里面都是错别字,用全角字符PS着;看我占了沙发,又回帖道,“给一回帖。”斑竹也回了帖,里面说,“孙酉铊么?你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孙酉铊很颓唐的发帖道,“这......下回再回罢。这一回是声明,要置顶。”斑竹仍然同平常一样,快速跟着贴说,“孙酉铊,你真投毒了!”但她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没有证据!”“证据?要不是投毒,朱令怎么会瘫?”孙酉铊低声说道,“误服,误,误......”她的回帖,很像恳求斑竹,不要再删。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网民,便和斑竹都回了帖。我发了帖,顶上去,放在最顶上。她从键盘上打出四个汉字,回到我贴里,见她占了我沙发,原来她便这样灌水的。不一会,她发完声明,便又在网友的质疑声中,断掉网线快速下网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到孙酉铊。到了年底,版主存档帖子说,“孙酉铊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到第二年的元旦,又说“孙酉铊还有十九个质疑帖没回呢!”到春节可是没有说,再到清明也没有看见她。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孙酉铊的确逃了。
   ----不安的咖啡
   
   
    作者: 24.63.8.* 2006-2-5 10:19   回复此发言
   
   --------------------------------------------------------------------------------
   
   3 回复:不安的咖啡: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ding
   
   
    作者: 222.208.40.* 2006-2-5 10:28   回复此发言
   
   --------------------------------------------------------------------------------
   
   4 回复:不安的咖啡: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顶
   
   
    作者: 铊前铊后 2006-2-5 13:49   回复此发言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