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飞虎队文集
[主页]->[大家]->[飞虎队文集]->[共产主义是不是犹太人的一个计策 ]
飞虎队文集
·一种另类的西方文明演变史
·国会打架难道不正是民主的表现之一吗?
·真理最终胜利?
·进化生物学是否已足以解释一切人类行为?(一)
·进化生物学是否已足以解释一切人类行为?(二)
·永远都能够自圆其说的进化论
·昨天我居然看了春晚
·民主之后还会孤独吗?
·这个世界到底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不能自发产生出民主和人权思想的文化确实只是非人类的“文化”
·人的自我意识是怎样进化出来的
·支那往事
·支那往事 之 寂静岭续
·国丧日的感慨
·《揭穿中国文化的弥世谎言》PDF电子书下载【高清扫描版】
·谈谈火箭的历史
·汉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个权力崇拜
·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
·中国文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上邪路的
·也许西方文化确实不适合于中国人
·命运的启示——恐怖游轮
·为什么说汉族是一个伪民族
·关于中国民主化的一个大胆的设想
·全盘西化还有必要吗
·雌性民族和雄性民族——谈谈我所感受到的台湾人民族性
·浅论中国文化中法律精神与西方文化中法律精神的根本性差异(一)
·刘晓波先生得的是诺贝尔和平奖而不是诺贝尔革命奖
·贪婪势利冷血刻毒腐败透顶的美国领事馆
·莫名其妙的“成都风情”
·与螺杆先生论美丑兼及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
·我从一部电影中所感悟到的基督教真义
·艾未未老师的良知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中国人所能达到的顶峰
·美军的专业性令人难以想象
·中国人奇怪的仇美情结
·《我的回忆录》之: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人类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可怕(一)
·人类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可怕(二)
·社会已经完全断裂,到了可怕的地步
·社会已经完全断裂,到了可怕的地步
·西方文明的致命缺陷:价值观不对称
·中国人构成的社会很类似于一种虫族社会
·中国人仇恨美国远远超过仇恨日本
·中国人错误的历史定位和受迫害妄想症
·“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论是怎样炮制出来的
·原来中国的分省五十计划并非空穴来风
·我的回忆录之军中轶事
·我的twitter名号zhangqianfhd
·美国把日本改造成文明国家花了两颗原子弹
·要想把中国改造成文明国家可能需要花两百颗原子弹(续)
·亦明先生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请不要乱咬
·意识形态斗争也许是个人生存方式中成本最高的一种
·诺贝尔文学奖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是我的微博地址,请多支持
·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一)
·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二)
·从中共十八大的忽悠来看中国人就是些朝三暮四的猴子
·美国的持枪文化似乎在人际关系平等上造成一种类似于核恐怖平衡的效应
·中国要实现民主化必须要有美国的介入才可能成功
·中国自古以来皇权文化所追求的千秋万代很可能就会被中共所实现
·三句概括性表现了中国人几乎全部民族性的典型话语
·悉尼奥运会朝鲜未投票给北京是否谣言?
·批评民族性绝不是为反对民主找借口
·澄清一些对基督教的误解
·“郑和下西洋”是一个被无限夸大到千万倍的虚假宣传
·从进化生物学角度分析中国为什么还没有爆发革命
·从民运人惯爱互打为特务为切入点来更深层剖析中国裔人嗜好同类相残的民族性
·台湾若能并入美国则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有利的
·“郑和下西洋”是一个被无限夸大的传说(用语温和版)
·赫本女神崇拜不过是中国人叶公好龙式意淫
·《被解放的姜戈》简单说就是一个水浒式的伪正义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东西方民族繁育率差异很可能是造成东西方专制民主各自殊途的一个重要因素
·台湾真是一个小而美的国家
·从气候寒热人口密度诸方面对汉人类汉人民族性影响因素的再分析
·民主专制与否当然深受种族性民族性或者基因影响而非简单的什么文化地理原因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也许基督教的教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有荒唐之处
·从一些日常生活小事可看出中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可能确有本质差异
·黑人体质上的天赋异禀
·指望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完全就是痴心幻想
·法轮功民运各派系之间的斗争实际上是中共内部斗争的外在反映和延展,这跟中
·从对孔子和耶稣的进化心理学分析角度初探中西文化差异的形成
·我的回忆录之广东故事
·我所理解的真实曼德拉
·中国也许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国家
·为什么中国人死得那么优雅?兼论文化、体制、家国情怀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三.第一百六十七号令)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四.北坛群英谱)
·聊聊中国人社会现状,无处不假
·周永康任职中石油老总期间或曾涉及另一桩公案
·周永康另一桩公案
·简述我的历史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
·戳破所谓“波音之父”王助的大泡沫——兼谈中国人无处不撒谎无处不掺假
·一场股灾就把中国所谓的盛世打回了原形!
·二战只不过是恶棍与恶棍之间的一场争斗
·从进化生物学角度谈谈三国
·美国又辱华了???
·浙江大学校庆广告这个“莅临盛举,同襄伟业”实在是太好笑
·为钱钟书的“辩诬”真的是越抹越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是不是犹太人的一个计策

   共产主义是不是犹太人的一个计策

   今天,我回想起共产主义给这个世界造成的近一百年的动荡,而且最残酷的是,在一块我无法逃脱的土地上,一切又都回到了最开始的原点,嗟叹之余,我隐隐约约地感到,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用意很深的计策(出于政治正确性,我不敢使用“阴谋”这个词,因为我也不想被扣上“反犹主义”的帽子。)?

   很久以前,我看到马克思的传记资料时,就对其中一些事情感到很奇怪。众所周知,马克思是一个犹太人,他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都是犹太人,而且是犹太教中的拉比世家出身。他父亲是35岁时才改信基督教的。所以可以说马克思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犹太人,一个百分之百的犹太人。

   但是马克思自己却既不信犹太教,也不承认自己的犹太人身份。相反还表现出对犹太人和犹太教的很大的反感。他在1844年写的《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对犹太人和犹太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所以很多人甚至认为马克思是一个反犹主义者。

   马克思的这种对自身犹太人身份的不认同,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是一种犹太人对自己种族的“自我憎恶”。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犹太人几千年来的悲惨境遇所导致的,以及对于残酷的种族迫害和政治迫害的恐惧所导致的要撇清关系的意图。

   虽然,对于到底什么是犹太人,定义不一,有说是以血缘为准,有说是信犹太教就算是犹太人。但是实际上,只有具有犹太血统的人一般才可能去信犹太教。所以,归根结底,犹太人就是以血缘来定义的。

   所以,马克思即使是不信犹太教,也拼命不认同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但是他还是摆脱不了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他当时的人们也不会因为他拼命要否定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就不把他当作犹太人看待了。(这一点从后来希特勒清洗犹太人的历史中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样一来,马克思对犹太人的态度(至少是表面上的)就显得很奇怪了。因为据说马克思是个很高尚的人(当然实际上不是),致力于解放世界上所有受苦的人,那么他对自身所属的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表现得这么冷漠就有点不可理解了,而且这样的态度实际上对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现实的好处。

   而且最奇怪的事情是,马克思穷尽一生之力,实际上所作的事情却是绝对地完全地有利于犹太人的。

   他的理论核心是:人类世界的主要矛盾和根本矛盾是阶级矛盾(当然,在经过了共产主义一百多年的虚假宣传和欺骗之后,现实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这不是事实),而不是种族和民族矛盾。他号召的是:不同种族(民族)的同一阶级是朋友是兄弟,不是敌人,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各自种族(民族)中的统治阶级(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这都是痴人说梦)。

   稍有洞察力的人都可以感觉到:用阶级斗争来代替种族斗争或者民族斗争,最得利的正是犹太人。

   当然,阶级矛盾斗争确实也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矛盾,但是它绝对只是远远次于种族矛盾和民族矛盾(更多地是隐讳地表现在文化冲突方面)的次要矛盾。共产主义之前的五千多年的文明斗争史,以及共产主义运动破产之后的现实,都不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

   而犹太人可以说是人类世界中在种族(民族)斗争中处于最悲惨境地的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国家,也没有自己的土地,寄居在别人的社会中,而且又因为他们偏偏聪明能干,更引得各寄居地民族的忌讳,随时都有要清除他们来消除威胁的冲动。

   在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犹太人的处境一点都还没得到改善,一直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但是马克思这个据说很高尚的,致力于要解放全人类的道德家,却首先不去关心一下自己的民族,投入改变自己民族命运的活动(至少这对他自己也是有利的),却表现得很关心那些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欧美工人阶级以及亚非拉殖民地民族。要说是因为他太高尚了,那也高尚得太反常太不近人情了。

   但是事实上马克思并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高尚,考察一下他的私生活就可以知道;他对自己的女佣都很冷酷,对自己子女也不是很关心,他怎么反而会有那么大的兴趣来关心跟他毫无关系的“无产阶级”呢?

   所以很自然地就可以想到,马克思试图用阶级斗争来代替种族(民族)斗争,很明显地就是要把矛盾方向转移开,以把犹太人从种族(民族)斗争的食物链的最下层解脱出来,或者至少也可以给犹太人的生存赢得一点喘息和渔翁得利的机会。

   不只是马克思,实际上可以从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这种现象:任何善于搞人际斗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会凭经验或者本能千方百计地巧妙地把针对自己的矛盾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去,或者千方百计地尽可能多地讨好拉拢跟自己有一些共同点的人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支持。

   光是这样简单地幻想一下不难。但是马克思有那种超凡的智慧和能力,能把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小伎俩运用到整个人类世界的大环境中去,并且能够构建出一个宏大完整且在其未实践检验之前看上去无懈可击的能自圆其说的理论体系,让所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堕入其中,成功地给犹太人的生存赢得了时间和机会。

   我不敢说马克思是蓄意地,但是实际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而且我想马克思那么深谋远略的头脑又怎么可能是无意中造成了这样天衣无缝的巧合呢?

   马克思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绝顶聪明的大脑所谋划的这个天才计策,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

   就连希特勒(他提出的“生存空间”理论,虽然“政治不正确”,但是被现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了那才是真正符合人类世界的残酷真相的),那么坚决地仍然没有放弃对犹太人的清洗,但是也还是不自觉地上了马克思的当,错误地(对他自己的利益来说)把进攻的方向转移到了对共产主义的作战,结果这个方向错误导致了他的彻底失败。但实际上专制政权相对于民主政权来说彼此之间本来应该是天然的盟友的(这个恰恰就是由不同民族性或者种族性所决定的文化方式所导致的)。这个道理,现在的中共就比他们任何人,比他们自己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认识得清楚得多。

   唯一可以说大体上没有上马克思的当的只有盎格鲁萨克逊的英美,这个唯一可以跟犹太人的智力相媲美的民族。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在战后被迫卷入了与共产主义的继续缠斗之中。幸运地是他们终于取得了基本上的胜利。

   而犹太民族也终于在战后赢得了宝贵的机会,争取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在意识形态斗争的夹缝中生存下来了。

   现在西方世界也开始从中清醒过来,亨庭顿提出的所谓“文明冲突论”,很明显的就是人们开始重新意识到了掩盖在文明或者文化冲突下的种族(民族)矛盾斗争才是人类世界永恒而根本的主题。

   考察一下马克思的几个主要同伙的背景,就更能说明问题了。他的副手,跟他共同炮制“科学共产主义”的恩格斯,我从正式的资料上看到:原来他也是犹太人。

   而把马克思的理论真正地付诸于了实践的第一人列宁(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是共产主义之父,那么列宁就是共产主义的第一个儿子),据说祖上也是犹太人。

   当然,我不是说有犹太血统的列宁也是事先跟马克思他们串通好了的,那太荒谬了,但是仔细想想就不难明白,很大的可能正是由于其边缘民族的身份,使得其更容易认同和选择这种淡化种族(民族)色彩并强调人的社会属性的斗争理论,因为这至少在潜意识上是符合人的趋利避害的本能的。

   至于其他的人,我只能说,我们都是一群上了马克思当的傻瓜,不管你是不是在现实中身体力行地卷入过这种意识形态的斗争,但是至少在思想上精神上深受其影响和困扰。一百年来世界上几乎所有人的命运都不同程度地是被其决定。

   前面提到,马克思曾在《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对犹太人和犹太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但是据说后人重新解读此文,却发现其中隐含着马克思对自己民族的深爱和忧虑。

   我甚至开始联想到比马克思更早两千年的另一个犹太人,但是因为我相信他的动机完全是出于真正的爱心,是真正地希望全人类亲如一家,而且其实际上给犹太人的命运所造成的后果跟马氏的策划完全相反,所以我觉得自己的怀疑是毫无根据的,而且这种猜想太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违背我的信仰。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左派们经常强调,共产主义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给予了资本主义以压力,促使其改良,促进了劳工福利的完善。但是我很怀疑共产主义运动真的造成了这种副作用,因为在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之前早就有了各种各样的主张改良的社会主义,要说资本主义对劳工阶级待遇有所改善,也应该是他们的力量造成的才对。而且英美式的自由资本主义文明,本来就可以依靠其内在的历史悠久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等精神资源自己实现这一步骤,用不着马氏共产主义来越厨代庖。

   一想到一百年来,曾经有几十亿的傻瓜,自觉不自觉地卷入到马克思策划的这盘棋中,为之疯狂斗争,互相残杀,引发了那么多的苦难,到头来却发现都是一场虚空。而且直到现在都还挣扎在其残留下来的后遗症中,不知何时能够彻底解脱。我就不知道是该感到悲哀还是好笑,只能佩服马克思的天才头脑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