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一

   面积人口不过我国一个中等县规模的不丹,是个夹在中印大国之间的内陆小国,一直实行世袭君主制,长期处于封闭状态。2002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就有不丹在内。

   

   然而,去年,不丹国王主动要求还政于民,并利用自己的威望说服臣民。我曾作文《好大一个王!》为之歌功颂德。我说:辛格国王行为,简直是尧舜禅让的现代翻版,或者说是现代化的禅让:不是禅让给另外一个人或一个家族,而是禅让给全体国民。“君王一爵”之言,更是直接来自公羊家的“天子一爵说”。《春秋》三等爵制为:天子一等、公侯一等、伯子男一等。把天子或君王“贬”为世俗政治序列中一个爵位,乃原儒的一种政治理想,只敢在《春秋》中遮遮掩掩地“微言”,想不到不丹四世国王辛格主动将其实现了。

   

   现在,正式和平“政变”:日前,不丹举行国民会议选举,产生历史上首个民选政府,国家政体由原来的君主制正式改为议会民主制。推动这一重大国体变革者却不是国民的呼声和民众的力量,正是不丹王国的国王。

   

   二

   对此一事件,媒体自然议论纷纷。说到不丹国王为什么这么做,有说民主潮流浩荡荡的,有说不丹皇族中西方"留洋"的开明派力推的,有说不丹国王当年留学英国受过文明洗礼的,有说不丹人笃信藏传佛教所以国王受到西藏佛学熏陶的,诸如此类,不是言不及义,就是肤浅浮泛,“搔不到痒处”。

   

   其实,促使不丹国王主动还政于民的力量,归根结柢,来自已不丹国王的“内在”,那是道德的力量,仁义的力量,良知的力量。或许不丹国王并不熟悉儒学,认识良知这一词汇,但他的行为,正是良知的选择。外界的所有因素,包括他自身所受到的西方教育及佛学熏陶,都不过是唤醒、灿发其良知的助缘而已。

   

   正如阿田网友所说,一个社会从极权或威权社会启动进入民主社会,领导人个人的良知往往可能起很大的作用、华盛顿、佛朗哥、蒋经国、旺楚克都是很好的实例。

   

   近代世界历史上不少国家或地区的王族和独裁统治者顺应历史进步潮流,主动拥抱民主,良知的作用都是最根本或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说,那是良知的力量在政治层面发挥了作用,让一些统治者体现出了一定的仁者精神、贤者风采、王者风范。

   

   三

   不丹国王禅让给全体国民的仁行义举,又一次雄辨地证明了儒家良知论的正确。

   

   常有自由人士批评我宣传儒学弘扬良知是炒剩饭,胡胜华在《别再拿良心说事》开头指出:中国人有一个普遍的毛病,就是凡事爱讲良心。结尾又曰:“当务之急,不是要讲究良心、不是要呼吁官员要有良心,这些都是靠不住的,而是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才是一刀见血的办法。”

   

   我的回答是,我的看法与所引胡胜华君的说法恰恰相反:当代中国人普遍的毛病就是凡事不讲良心,。上上下下都只讲私利不讲良知,“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一刀从何而来?谁来拔这一刀并让它见血?

   

   如果说民主宪政是用,良知就是体。道理不难明白:领导没有良知、不究良知,建设良心政治的内在驱动力何来?难道“现代民主政治体制”靠歪心、私心、黑心官员可以建立起来?

   

   关于良知问题,请见《大良知学纲要》及《本体论》、《良知论》(待发)诸枭文,兹不详论。伪良知不良,小良知不全(良知形上形下彻里彻外,原无所谓大小,这里是一种方便说法,指的是一些学者对良知的理解偏颇、狭小或肤浅,未能得良知之全,或者将做秀之类与良知无关的表演错当作讲良知了)。讲良知要讲真的、大的。政治人物真讲良心,就要“加紧建立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实行宪政”,这是政治良心的最重要的体现。

   

   大良知学在政治层面的要旨,可以概括为一句口号:彰显政治良知,建设良知政治。不丹文明政治的实践,不正是不丹国王良知的彰显么?

   

   当然,不丹“政变”成动,良知的彰明仅为内因,而且仅为不丹国王的个人层面的内因。“政变”的成动,离不开各种国内国际和时代的外缘的配合。如果各种外在条件不成熟或不具备,仅有个人的良知是不够的。例如,我们不能苛求尧舜推动和实行民主制度,既使他们比不丹国王更仁义。兹不详论。

   2008-3-27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