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南怀瑾“神话”]
东海一枭(余樟法)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怀瑾“神话”

   南怀瑾“神话”一南怀瑾某书所引道家修炼之后可以“延数万岁,名曰仙人”之说被我批驳之后,其崇拜者明月关山引《楞严经》为证曰:

   “仙人一说,在楞严经中佛亦有说明。佛说有这样的修行人‘不修正觉别得生理寿千万岁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斯亦轮回妄想流转不修三昧报尽还来散入诸趣。’”

   到底是佛教有气派,随口就是“寿千万岁”,比较而言,道家仅仅“延数万岁”而已,未免拘谨小气放不开,哈哈哈。

   二色身不能转化,我讲得很明白了。针对我《成佛容易转身难----驳斥南怀瑾先生及明月关山网友》一文强有力的批评,明月关山为南怀瑾打抱不平而又无“理”可对,乃强辩道:

   南先生只说过色身转化,并未讲肉体可以永生。老枭不要强把肉体永生这个观点强诬在人家那里。色身可以转化但肉体不能永生,这个是没有疑义的(跟于枭文后)

   色身转化、长生不老与永生不死有异有同有类似,所以枭文放在一起批了。不过,多数大师在讲色身转化时,都是明指或暗示长生不老乃至永生不死之意。(刚刚收到一个“修炼人”的教诲:

   您太绝对了,东海先生。常人的身体当然跑不了生老病死的铁律,但铁律只对常人适用,修炼人就可以变化身体---修炼人的色身是可以转的。否则都成佛了,那人的肉身岂能不转?只要修炼人达到那个境界,肉身被来自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代替以后,那个身体的细胞组织全部被宇宙外来物质代替以后,那真的是青春永驻啊。不过,要达到这一步,那要经过长期非常艰苦的修炼。”云云

   所批《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文中虽未明讲长生,但他的色身转化,显然也包含了长生或永生这个意思。例如他说:

   “修到第六年的时候,气充满了,身体比婴儿还要婴儿;肠子里面很干净、变成筋了,不过肠子中间还有洞,还可以排泄。如果这时砍了他的头,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白浆。到达这个程度,自己可以预知生死了,不过要想跳出生死,则还需要继续修行。”

   这里的“跳出生死”,指的显然是色身“跳出生死”。这不就是说“永生”吗?记得南怀瑾有一书《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就是讲如何长生的。《习禅录影》中介绍过一个如何化精不漏精的妙法,声称只要照做,就可以“自然还精补脑,长生不老”。南怀瑾还常把传说当真实事来讲,如:

   “此外像印度禅宗的祖师师子尊者,也是还债,头砍下来没有血,脖子里冲出来像牛奶一样,数尺高。这证明经过修持,色身已经转化,再进一步白血化掉,他身体变成空的,杀头也杀不了啦!在色身还没有变空以前,受报被杀了,像杀头、受伤害,不流血只流白乳的情况,并没有痛的感觉,所以那个不算忍辱。忍辱的时候有痛的感觉,有非常痛苦的感受,而心念把痛苦拿掉,转化成慈悲,这才是忍辱波罗密。到达没有痛的感觉,那是功夫境界,不能说是忍辱波罗密的功德。尽管功夫到达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这个功夫不稀奇,等于我们上了麻醉药,开刀不会痛,那不能说你本事好不痛啊!如果没有上麻醉药,极痛而能不痛,那是你真正的智慧成就,你当场就可以把五蕴里的受蕴与想蕴,都拿开而解脱了”(《金刚经说什么》)

   “头砍下来没有血”、杀头“不流血只流白乳”,“没有痛的感觉”的人,不砍头,当然长生或永生,“杀头也杀不了”,不是永生是什么?好不“神叨叨”也么哥。类似“神话”,南怀瑾讲得还少吗?

   三佛道两家在养生上颇有精辟论述和独到见解,传统修炼人和功夫人比常人健康长寿些也是完全可能的,但有限度。将佛道养生法和修炼功夫神秘化,将其作用无限夸大,就有自欺欺人、误人子弟之嫌。明月关山网友就是被误的显例。

   厉害的是,南怀瑾一方面“神话”滔滔,一方面又“谦德多多”,常自谦不过一普通人,没有什么大神通等(很多基教徒语气的谦柔卑下与实质的极端狂妄奇怪地结合在一起,一些儒佛道人士往往也有此病)。既让人不好抓把柄,又让人更加肃然起敬,这也是“油”的表现之一。十多年前曾看过不少南书,感觉多有各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如不是思维混乱而是有意为之,就太“油”了,有失为学之诚。

   如果说南怀瑾是佛油子、道油子,明月关山可谓死读佛经、迷信大师的佛呆子。这类人别有一种信仰方面的愚痴,与原教旨基督徒差不多,可划入宗教愚氓的群体。

   这些愚氓从来不敢正视“道”的真相,不知服气断谷也好,“修气修脉修明点与拙火” 也好,“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也好,都是在幻身幻心上玩把戏。玩一辈子,别说色身转化,别说“寿千万岁”,也别说“延数万岁”,活个两百岁都难。

   特在此与明月关山们告个别:我时间非常贫困,实在厌恶讨论这么愚蠢的问题和“投入”这么肤浅的辩论。今后你玩你的,跟南怀瑾们玩吧,请别再招惹我老人家,哈哈哈!2008-3-13 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