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证道诗六首简析]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证道诗六首简析

   证道诗六首简析
   
   国学论坛绛花洞主网友对枭诗《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试解”了一番。感谢,有的地方理解不错,有些则解得较浅或不准确。略予补充吧。
   
   其一:

   法求心外枉劳神,不入儒门道不真。
   堪悯群氓流乞苦,不知衣底有奇珍。
   绛花洞主试解:
   对,法不外求,身外无法。但是,不入儒门道不真,这话有点过,门是人设的,法也不在哪个门内,为什么非要儒门道才真呢?“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道无处不在,而对我华夏而言,儒佛道可涵盖一切,虽分三家,但是相互渗透相互交融,在哪个门里都有证得真道的可能。
   东海老人简复:
   儒佛道三家相互渗透相互交融,有相通相同,也有岐异,虽然“在哪个门里都有证得真道的可能”,但证得之道有所不同,道不同,人生观世界观便会因之而异。
   
   “不入儒门道不真”确过于武断了,佛道诸家之道虽各有所偏但仍有其“真”。此句宜改为“不入儒门道欠真”,儒家之道至正至高至圆至中,其它“道”的真理度有所不足也。
   
   
   其二:
   无中生有有还无,遍贯群生性岂殊?
   宝藏在身人不识,非无非有此如如。
   绛花洞主试解:
   对了,众生都有佛性,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道。能明得自己本来面目,与佛无差。
   东海老人简复:
   这里的“性”、“宝藏”皆指良知,佛教名相“如如”,也是借来形容良知的。良知相当于真如佛性又略有差异,详见本体论(共已五论)、良知论(共已三论)诸枭文。
   
   
   其三:
   天人割裂理非真,万物乾坤一体亲。
   神教虽高非至道,古今万法要归仁。
   绛花洞主试解:
   前三句都对,最后一句也对,这首不是明心见性的话,而是证道过程中的步骤而已,是以儒家仁心入手渐至至德,至圣人之地。无仁心,则道之路不通。(最后一句这样解可对?好像还没有说完意思)
   东海老人简复:
   我是以良知与仁解说本体的,仁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仁就是至德、就是最高的道。致得良知或仁,就是圣人。“古今万法要归仁”是万法归宗之旨。
   仁,万法之宗也。
   
   
   其四:
   朝耽道义夕贪诗,一任群氓笑我痴。
   上帝上天都不拜,香焚子夜拜良知。
   绛花洞主试解:
   耽道义可,贪诗不可吧,一般来讲,痴贪嗔慢疑不除,与道有碍吧?良知是妄心吧,有良知,就有恶知,就有分别心,如何成道,故非成道语。
   东海老人简复:
   你这是佛家思维,儒家略异于此,讲究道、德、仁、艺均衡发展,“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然后“游于艺”,正是儒家鼓励的。
   
   “游于艺”,知识学问渊博,人生就不会枯燥,反过来有助于道德的修养和追求。
   艺包括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诗可以划入艺的范畴。仅贪诗而不耽道义不行,耽了道义再贪诗则无妨。
   
   良知是真心、本心,兹不详论。你以意识心来理解良知了。
   
   
   其五:
   悟入清虚深复深,黑云迷雾漫相侵。
   无忧无畏无迷惑,无限光明是此心。
   绛花洞主试解:
   这首也是体证过程中的见解和感悟,但最后一句:无限光明 也不是本心啊,须知凡有所相,皆是虚妄,心经中,观自在菩萨要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色受想行识,无限光明不就是色吗。禅宗大德也说过,直得虚空粉碎,大地沉平。这时方才有些见识,至于这个是不是道,非我所知了。但是,有无限光明到虚空粉碎,大抵沉平的阶段,一定是进步不是退步。
   东海老人简复:
   本心是无迹无相的。诗言无限光明,也是一种方便说法。我在《良知三论》中说过:对于人类,良知是本心;对于宇宙,良知是本体。本心也好本体也好,都是一种潜在,是相当于如来藏的光明藏,光明但永远埋藏着,无形无状无迹无相,其实连光明之相也是没有的。
   
   
   其六:
   下笔滔滔若有神,奉天来作代言人。
   明封暗反终无效,汛到桃花万象春。
   绛花洞主试解:
   这首难解其意,前面两句诗说一个口才文笔好的人,还是大有来头的,是足下吗?明封暗反,是其他人,此人虽一时得意,但是等万象春时,自然是不废江河万古流了。才疏学浅,有不当之处,还望见谅。
   东海老人简复:
   顺便说明:前面则说“上帝上天都不拜,香焚子夜拜良知。”这里又说“奉天来作代言人”,仿佛矛盾,其实不矛盾。上天是指“心外”的天,奉天的天则是与我心合一的“心内”之天。这里的奉天,意同于奉良知之命。
   
   一些儒者不懂天人一体、心物一元之妙理,心外求法,撇开本心拜上天,正如我警示杨万江之联所言:一味心外求法心外拜天,失其心根,不过儒门外道;不知心物一元天人一体,违我仁本,终成学界妄人。
   
   明封暗反终无效,汛到桃花万象春。这两句表层的意思是表达对东海之道的自信:任何人任何势力也封不住反不了,如桃花汛一来,春天必定到来一样。深一层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宇宙生命系统是个全息体,任何生命存在状态的改变,都会对整个宇宙生命系统产生影响,就象我们每一个细胞的痛痒全身都知道一样。
   
   本诗可与我的一首新诗参看:《第一颗苹果》:
   
   第一颗苹果红了
   兆示着所有的苹果
   正在成熟
   
   不论是否自觉
   每一颗苹果都将成熟
   没一颗苹果能够拒绝
   既使滞后
   也滞不了多久
   
   苹果正在集体成熟
   这一过程不可阻挡
   更不可逆转
   
   
   兹针对绛花洞主试解补充如上。东海之道彻上彻下彻里彻外,所以本诗还含有政治层面的隐喻,其中喻意及言外意,还有新旧典故,这里都不一一深阐了。2008-3-10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