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文集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4章:神秘的女人(1)《后宫》连载1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章:神秘的女人(1)
   头疼的感觉缠绕着老李。

   编排过的神经在紧张地协助他思考着。
   当年在耀邦手下工作过,养成一种不信邪的性格。
   
   岂可就此了断?
   老李把一盘录相带和五颗子弹的包裹都交了上去了,被获准可以约老A谈话。论级别,他应该拿笔记本聆听老A的指示。可此时他要询问这名大官员了。自然,他也知道上面不过是想查那个与孙浩有关系的女人,若要板到这位大官员,恐怕没那个本事。他能爬到那么高,容易吗?
   
   约谈开始了。
   老A一失赌场里的潇洒,还原做官的尊贵派头。他的眼睛是用来审查别人的,不太习惯看见别人也有这种眼光。
   他一脸的不高兴。
   
   老李先发问:“你半年前去过澳门赌场吗?”
   老A镇静地:“记得去考察过。”
   老李拿起笔记录:“和谁一起去的?”
   老A:“都是组织上安排的随行人员。”
   
   老李的眼睛开始发亮:“有一位小姐吗?”
   老A眯了一下双眼:“好象没有。”
   老李开始放录象给他看:“做在你腿上的那位小姐是谁呢?”
   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使老A神色黯然。可他马上就镇静下来了:“赌场里的女人,逢场作戏罢了。”
   
   老李严肃地:“我们调查过,正规的赌场里是不配女人的。也就是说,这女人不是赌场里的女人。”
   老A:“那也许是她自己跑来玩的,她见我是个官员,就来泡我。我训练有数,坚决拒腐蚀永不沾。就捏了她一吧,以示警告。”
   
   看来要攻破老A的防线还真不容易。老李:“你干嘛老在警告她呢?”
   稀疏的头发下老A醉眼修饰着难堪:“她脸皮太厚。你也看见了,我不断地警告她,他还老往我身上靠。”
   他摇摇头,似乎很委屈。
   
   老李:“你就没有别的办法警告她吗?”
   老A:“别的办法我也试过了,可没有切肤之痛,她根本不在乎,对待这种女人,就得给她来点厉害的。”
   老李:“捏和摸好象不一样吧?”
   老A:“摸是为了让她丧失警惕,捏才是打击要害。”
   
   老李:“你最近半年在私下还有机会警告她吗?”
   老A:“要在大陆,她敢那么放肆地对待我吗?在澳门,没办法。一举一动都涉及个人权。”
   老李:“后来你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吗?”
   老A:“有过这种被人骚扰的痛苦经历,我就再不想到澳门赌场了。”
   
   老李:“我问的是在我们大陆。”
   老A:“萍水相逢,永不再见!”
   老李提醒道:“你认识尹副书记的秘书孙浩吗?”
   老A:“见过,从不来往。”
   老李:“这女人可能是孙浩的情人,我们发现她和孙浩有关系。”
   
   总之,老A总是一口咬定没有再见到过这女人。
   对老A至少目前是不能双规的,老李无法板下脸来让他交代问题。没准儿,那天纪委开会,他还会凑热闹来讲话发指示呢!
   论级别,老A可是高得多。
   如果约会结束后,他要发表讲话或指示,按道理老李应该唯命是从。
   
   线索又断了。
   除非能找到这个女人!
   可到哪里去找呢。当年京剧《沙家浜》里还可以藏起新四军的队伍,这偌大的中国藏起个女人还不容易吗?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