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第42章:角落的沉寂(1)《死亡地带》续143]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42章:角落的沉寂(1)《死亡地带》续143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续一百四十三
   第42章:角落的沉寂
   (1)
   一片片枯窘的黄叶,飞舞着,飘落着,躺卧着。
   从远方而来的鸟类与先前聚居在这里的鸟类,很快就熟了起来。它们在一起戏闹着,根本不在乎气候的变化。

   只有这只小小的队伍,感觉到了大森林的凉爽。如果不在入冬前走了出去,那就得考验他们的生存能力了。好在距离外面应该是越来越近了,遇到人的机会也比较多了。
   这天,他们走到一个大蓉树下,发现有人活动的迹象。
   地上有衣物,烧烤的遗留品等。人呢?
   军人毕竟警惕性高,大家开始在四周搜寻。
   突然,阮露发现有一个人在不远处打拳。秦玉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男人在打太极拳。他练的好象不错。看见秦玉和阮戚来到他面前,那男人大吃一惊!
   秦玉欣赏地:“还好呀!”
   陌生男子:“吓得我差点没气了!”
   
   问起他为什么跑到原始森林里来。那男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很乐意述说他的辛酸往事。原来,这大森林里“怪人”还真多!
   那男人叫陈粱,原是省自然科学院的研究员。58年被打成右派后,蹲了三年牛棚。后来,有个人告诉他:“你干脆跑到原始森林里去寻找自由空间吧!”于是,他凭着一张地图就偷跑来这里了。他从老乡那里乞讨到一把长刀,做防身武器,来到大森林近十年了,与无数的野兽搏斗过,幸存下来。
   阮戚奇怪地:“为什么别人没打成右派,偏偏是你被打成右派了!”
   陈粱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因为我们是研究自然科学的,对政治不感兴趣。大鸣大放时,有领导逐个动员,要大家向党交心,规定每人至少要提一条意见。可大家伙对政治不感兴趣,提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问题。我记得有:1,院领导不仅要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要关心群众的身体健康。2,厕所的马桶坏了,应尽快修一下。3,食堂的饭中怎么会有小石子,淘米前应该挑出来。等等。我因为生病住院,没赶上给领导提意见。”
   秦玉不解:“一条意见没提,怎么还被定右派了?”
   
   陈粱摇摇头:“世界上就有那么怪的事!后来风向变了,定指标抓右派,我们单位实在抓不出来。领导上也交不了差!最后讨论的那一天,大家比来比去,觉得都不够标准。我因为又闹肚子痛,上了趟厕所。回来后得知:大家一致通过,把我定为右派分子了。理由是:对政治学习不感兴趣,据查:该同志在向党交心的活动中,从来没提过一条意见。有意见不提,而是放在心里,这种人说轻一点是政治上不可靠,说重一点是‘腹谤’。”
   姑娘们觉得不危险,就都走过来了。
   见秦玉和阮戚大笑,就问:“你们笑什么呀?”
   秦玉和阮戚只好翻译给她们听。
   秦玉说道:“你们可能听不明白,这‘难得糊涂’最好。”
   当夜,熊熊的篝火照亮了大森林,火势高一点大家也暖和一点。
   阮玉:“明天劝这个男人回去吧!”
   秦玉望着焰火:“看吧,反右都已经平反了,他可能还不知道呢!”
   阮戚:“让他交我们练太极拳!”
   朊丽:“抓紧走出大森林吧!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