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冤案知多少(2)《后宫》连载26]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冤案知多少(2)《后宫》连载26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26
   
   第11章:冤案知多少(2)

   
   
   夜深沉。地球的海洋在翻卷着波浪,拍打着大洋沿岸。有太多的韵律在夜阑中飘逸。海风越过一道道屏障,吹拂着老李。他不明白中国的官场上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诡秘。老B刚被双规,就有N个电话直接打来。甚至还有老A的电话:“老李同志,这不代表我一个领导的意见:要充分考虑对执政党的杀伤力。稳定压倒一切。这一切中就包括了腐败问题。”各种压力太大,红道的,白道的,甚至黑道的,都来了。老李的车子昨天被发现有人在车子底部装了定时炸弹。
   还查下去吗?这可是好几个亿呀!海风劲吹,月光借着海风都爬到阳台上来了。老李面临选择:有一部分领导支持他查到底。另一部分领导却规劝他到此为止。还有领导暗示他:如果顺从的话,有望高升。李鸿章好象说过:“天下最容易的就是做官了!”哎,想做好官也难呀!他想起一首前人作的《吟石灰》诗:“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顾,只留清白在人间。”可留清白在人间的有几个好命?审查小组有一个同事,已经多次告诉老李:“尹的后台很硬。你还是松松手吧!你图个什么呢?”见老李执意要查下去,他干脆告病假了。
   月迷惘。一片片的银光包围着老李的住宅。这是一个简单的四房一厅,家具是请木匠来做的,这比在外面买便宜一些。老婆也在劝他:“尹的上面有人,恐怕案未办完,就把你给撤职了!”这道是有可能的。看老A的能量了!不过,也有对老A不满的人。是否对老A也实行双规,据说上面意见不一。这老A可不是一般人物,动了他那会在国际上引起反映的。不过,目前还未查到老A贪污的罪证。他在澳门赌场上挥金如土,可镜头上只是一晃而过。他认为:老A一案不是不可查,关键要看上面是否需要查他。如今他的职位依旧,时常在电视上露脸。有一天,还在电视上高调反腐:“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人民给的!任何一个共产党员,任何一个领导干部,绝不允许贪污人民的一个铜板。”把电视机前的一部分观众感动得热泪盈眶。
   第二天,老李继续查问老B:“据查:你还制造了不少冤假错案。对此,你有何交代?”
   老B满不在乎地:“我一个人能力有限,水平也有限。做领导的,难免有冤假错案,谁没几个冤假错案呢?我还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呢!”
   老李认真地:“你怎么个冤法?”
   老B叹口气:“那钱我其实是替人保管的。”
   老李追问:“替谁保管的?”
   
   老B欲言又止。
   老李觉得案情不单纯,便道:“坦白交代出来,对你有好处。”
   老B大笑:“当初,我也是这样对别人说的。可别人一交代出来就定罪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谁不知道呀!”
   老李:“据查,有三亿多资金去向不明。你不交代出来,你的罪过就更大。”
   老B:“你最好还是请示一下上级,看我闭口好呢还是开口好?如果逼我把事情都捅出来了,那老百姓还会相信执政者吗?”
   老李:“我现在是受命查你!”
   老B仰着头:“老子参加革命时你还还在穿开档裤呢!没准儿我的案子还未结束,就有人来奉命查你了。”
   老李:“只要我在位一天我就查一天。”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9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