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魔鬼或天使》续14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或天使》续14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与古贤对话(2)
   一阵阵古风吹来,森林里更幽静神秘了。地球的角落里竟有如此的诡谲。
   不时地有雨露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秦玉仍陷入幽思中,古贤的访问似未结束。恍惚之中又见庄子走来,他据说是生命哲学家,秦玉频添尊敬,他正好有事求教。
   秦玉:“我们如今是自由生命乎?”
   庄子:“我早就说过,那些人好恶声色充塞心中,冠冕服饰拘束着身体,栅栏塞住了内心,绳索捆住了身体,眼看着在绳捆索缚中还自鸣得意。要是真有所得话,那么被反手缚绑的罪人、囚在兽栏中的虎豹,岂不是也可算作自得了?”
   秦玉:“如何解放身心?”
   庄子:“乐有其根源,愁有其根源,苦有其根源。生命的解脱在于根源的解脱。”
   秦玉觉得眼前一亮,又道:“如果人的生命存在方式,违背人的本性,当如何?”
   庄子:“回归生命。”
   秦玉觉得豁然开朗了一些。
   但见庄子仙游而去。
   
   接着孟子又出现了。
   他依然是“五百年必有王者兴”的尊贵派头。
   孟子道:“我的思想中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为什么现实总相反呢?”
   秦玉苦笑道:“可你的思想中也规范了森严的等级,君王愿意为轻吗?”
   孟子叹气道:“那就是霸道非王道了!我早就说过: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
   秦玉:“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多没有解决王权的合法来源问题。结果不是世袭专制,就是宫廷政变,或民变。”
   孟子:“历史上也有‘民为贵’好的君主。”
   秦玉:“是阿,千年一明君。”
   孟子:“我是性善论者,或有人性回归。”
   秦玉:“如今我们小民落到原始森林里,你有何感想?”
   孟子大喜:“可以小试‘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
   秦玉的脸上喷溢这红润:“哈,有趣。”
   
   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秋风,吹拂着落叶。
   阳光洒开来象万颗珍珠,在林间穿行着,闪烁着。
   秦玉正迷惑如梦,忽然又见孙子走来,他看上去很有智慧的眼睛,似乎要把这世界看穿。
   秦玉:“拜见大师,有事求教。”
   孙子:“尽管说来。”
   秦玉一急:“我们一行人能活着走出大森林吗?如何能走出大森林?”
   孙子:“吾对现代战争,不甚了解。吾研究的是古代军事战争,而现代的战争泛政治化,什么超限战,恐怖战,连我都看得目瞪口呆。”
   秦玉:“贵为最伟大的军事家,总有法子救我们。”
   孙子眼睛闪射出迷人的智商之光::“不惧不知惧以不知为知。”
   秦玉:“我们现在对外面一无所知。”
   孙子抑郁地:“危险就在于一无所知。”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3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