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张成觉文集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年初二晚上,维港的烟花汇演精彩纷呈,不仅使现场包括特首伉俪在内的四十万观众如痴如醉,电视机前收看的香港市民亦无不喜笑颜开。天从人愿,去年今日的阴霾成为陈迹,鼠年伊始天朗气清真是皆大欢喜,这跟当日早上,乡议局主席刘皇发在沙田车公庙为港人求得的上签,均属吉兆,可喜可贺。
   
    然而,大千世界毕竟鱼龙混杂,光焰无际的太阳就夹着阴暗的黑子,悠扬美好的开年乐章伴有不和谐的音律。当晚汇演压轴的《歌唱祖国》,里面的一句歌词“我们领袖毛泽东,指引着前进的方向”,实在不合时宜之至,亟应“消毒”,否则“谬种流传”,为祸香江。兹事体大,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无可否认,58年前应运而生的大陆流行歌曲《歌唱祖国》,曾经表达了当时四万万五千万中华儿女的强烈心声:“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我们勤劳,我们勇敢,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死亡!”“东方太阳,正在升起,人民共和国正在成长;。。我们的生活天天向上,我们的前途万丈光芒。”

   
    在那特定的年代,历史确实选择了以毛为首的中共。因为他们信誓旦旦,承诺要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这是和孙中山先生致力的“国民革命”---“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完全一致的。而且,中共建政之初,也曾“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词),尤其是广大农民的生活。尽管土地改革采取了暴力剥夺私有财产的极端做法,与孙中山提出的“平均地权”貌合神离,但满足了众多贫苦农民的土地要求,似乎得到了多数人拥护。
   
    但曾几何时,毛公然违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一部具有宪法功能的`为四大阶级(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以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所接受的神圣契约,背弃了自己曾经作出的庄严承诺,于1953年非法地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将新民主主义弃若敝屐,提前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从那时起,他“指引”的“前进的方向”,使大陆中国步入深重的灾难。直至20多年后他呜呼哀哉,才逐渐出现转机。
   
    鉴于上自曾特首,下至“牛头角顺嫂”,680多万港人大多对毛登基“坐龙庭”的27年“勋业”若明若暗,此处不妨举其荦荦大端,依时间先后略作回顾:
   
    一是“农业合作化”。52年完成土改后即开始实施,最早的形式叫“互助组”,后来是“初级社”,这两个阶段土地仍属农民私有。再发展到“高级社”,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已被剥夺,连同自养的耕牛等生产资料都变成“集体所有”。时在1955年下半年。也就是说,从所谓“土地还家”至此,不过三年时间,农民就不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从事农业生产。到58年“大跃进”时期兴起的人民公社,实行“政社合一”,农民改称社员,进一步沦为公社`大队及生产队三级干部治下的蚁民,并被捆绑于日益贫困不堪的农村,处于神州大地社会最底层,比拥有“非农业人口”身份的城市贫民更等而下之。
   
    80年代改革开放后,城乡人民公社先后取消,社员又恢复农民名号,其地位则依然一仍其旧。数以千万计进城谋生的农民工,属于最庞大的弱势群体。此次雪灾,滞留在广州火车站淋雨挨冻苦不堪言的百余万众,便是其中一部分。追根溯源,他们全属毛半个多世纪前推行“合作化”的受害者及其后人。可以毫不夸大地说,毛当时指引的“合作化”方向,贻祸至今,“三农”问题积重难返,“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难办”,祸根在毛!而80年代中共在农村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制,等于变相的“包产到户”,故有“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的说法,充分表明从“合作化”到“公社化”的彻底失败。
   
    二是57年反右。去年正值50周年纪念。毛自称“阳谋”的这场运动以灭绝独立思想为目的,虽然官方称被打入另册者55万人,而一些研究者指出应达百余万,占当时大陆知识分子十分之一强。反右彻底摧毁了人民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知识分子遭无情打压,噤若寒蝉,再没有人敢发出批评当局的声音,说真话从此成了禁忌。于是,民族的灾难无可避免地接踵而来。
   
    三是58年“大跃进”。毛号召“超英赶美”,当年钢产量要“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九千万人上山大炼钢铁,结果得不偿失。炼出来的土铁`土钢多属无用的废品。农村精壮劳力被抽调,收获季节“谷满地,禾叶枯”,大量粮食烂在地里收不回来。另一方面人民公社办食堂,吃饭不要钱,社员不能自己做饭,集体的粮食消费大大增加。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到处“放卫星”,鼓吹“人有多大胆,地又夺高产”,小麦亩产上万斤,水稻亩产十一万斤,全属吹牛皮。征购任务却跟从虚报的产量,公社就扣减社员口粮上交,从而造成大饥荒,短短三年间饿死三`四千万人。后经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收拾烂摊子,实行允许农民种自留地`开放自由市场`企业自负盈亏,以及包产到户(“三自一包”)等较宽松的政策,才得以喘过气来,好不容易渡过难关。
   
    四是“文化大革命”。1966年,毛担心威信日高的刘少奇取代自己,遂在林彪支持下,以解放军为后盾发动文革,将刘`邓以及其手下较为重视发展生产的各级干部全部打倒,名之曰“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指导思想称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具体做法是首先通过不谙世事的“红卫兵”打头阵,大搞打砸抢,造成天下大乱的局面。再由江青煽动武斗,挑动群众斗群众,他火中取栗,控制局势。如此反复折腾,死人无数,冤假错案累累,连国家主席刘少奇也横遭惨死。其后再逼得林彪也无法容身,不得已乘飞机出逃。毛之威望亦因而大挫。但他仍一意孤行,扶植不得人心的“四人帮”。一系列倒行逆施,弄到天怨人怒,“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共中央文件的用语)。
   
    即使如此,毛至死还抱着文革极左的一套不放。堪称“死不悔改”的“列宁加秦始皇”。
   
    综上所述,历史证明,按照毛所指引的方向,几十年来大陆民众一次又一次走向灾难。他那超越社会发展`完全脱离实际的妄想,由于其不受制约的权力而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而他本人则从不醒悟,坚不认错。对此,80年代初中共在《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经做出了结论。
   
    因此,《歌唱祖国》这首歌,有必要“与时俱进”,修改上述这句歌词。否则,就应像《东方红》一样,作为器乐曲演奏。
   
    其实,它的歌词颇带“共同纲领”的味道---反映的多属愿望,例如:“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这里面的“自由”,至今仍是“理想”。又如:“我们的生活天天向上”,事实上从50年代中期到文革结束,人民生活天天向下,粮`油`糖`肉`布等基本日用消费品,均凭票证供应。至于“人民共和国正在成长”,倒是实话,前些年大陆电视剧《走向共和》,题目与之同义。倘问:何时实现共和?答案是:“同志仍需努力”,因为共和意味着民主。
   
    “我们的前途万丈光芒”,但愿如此,也一定如此。毕竟毛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08-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