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张成觉文集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这是臧克家悼念鲁迅先生的名作《有的人》。尽管这位获毛青睐的诗人不无疵点,但不应因人废言。例如,上面的诗句就挺好,我便套用了。
   
    “老舍还活着”,源自巴金怀念他的文章:“倘使我有一天真的见到了老舍,。。我会紧紧捏住他的手,对他说:‘我们都爱你,没有人会忘记你,你要在中国人民中间永远地活下去!’”

   
    虽然巴金也走了,但他的话反映出亿万炎黄子孙的心声,老舍还活在人民的心中。当时巴金是德高望重的中国作协主席,他说“我们都爱你,没有人会忘记你”,“我们”之中,无疑包括了绝大多数中国作家。
   
    那么,浩然呢?他自称“写了一辈子”的“农民”“都爱”他吗?“没有人会忘记”他吗?这个问题,恐怕无人能够回答。但另一个问题,大概可以想到答案,那就是:他担任主席的北京作协下辖的作家是否“都爱”他,“没有人会忘记他”。
   
    之所以提起此话题,是由于香港《文汇报》的报导中,列出了浩然一系列职务,其中包括: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市作协主席`名誉主席。而专程前往其家中吊唁的,有一位北京作协“驻会副主席”,他致送的花篮上书“浩然主席千古”。这可是老舍去世之际绝不可能有的礼遇。
   
    说起来,他们两位互相之间应不陌生。浩然是1959年加入中国作协的,在此之前已略有名气。其时老舍担任中国作协副主席`北京文联主席。由于浩然专写农村题材,老舍熟悉的是老北京城区小市民的生活,属于“各人头上一方天”,作品内容大有区别,可谓各擅胜场。之后随着政治气候变化,此消彼长,64年浩然以《艳阳天》走红,并任《红旗》杂志编辑。老舍情况却相当不妙,熟悉的东西写不成了,至66年春,更主动跑到京郊陈各庄“体验生活”,写宣传科学养猪的快板词。那跟作家的本行已有点不大相干。凑合着算是“大众文学”吧。不知30多年后,浩然荣任“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副会长”时,该学会有无会员研究过老舍当年精心创作的这段快板词?那可是这位以勤奋著称的“人民艺术家”66年唯一的创作成果,也是他最后的一篇作品。
   
    此后约四个月,老舍就永远放下了手中的笔,走上两千多年前屈原走过的路。而浩然则迈上了“金光大道”,竭力讴歌违背农民愿望的“集体化”道路,塑造“高大全”的英雄人物,成了“好一片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文坛上,红得发紫的首席御用作家。
   
    正如前财政司长引用过的俗语所云:“有几分风流,就有几分折堕。”江青一伙倒台后,曾备受宠信的浩然,理所当然地在揭批“四人帮”中受审查。也许因为他14岁就当儿童团长,16岁入党,属于根正苗红之故,很快获得解脱,继续其舞文弄墨的专业作家生涯,优哉游哉。这也可视为时代的进步,北京文联或作协本是文革期间的重灾区,但复出的一批当权者倒有点“咸与维新”的味道,没有把“文革红人”浩然揪住不放。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文汇报》的报导反而为之鸣不平。说什么“正由于这段历史造成的‘政治问题’,浩然本人及其作品此后遭受争议,其最高可查职位,是北京作协主席。”又称“背负思想包袱的浩然,于80年代初主动选择隐退,这期间的20多年很少参加文联外事活动,隐居家中写作。”
   
    如果这是反映年轻记者的想法,那么还可以理解,虽然个中观点明显有偏颇;若其所表达的乃浩然的心声,就不能不加以辨析,以正视听了。
   
    试问,当大陆全部稍有名气的作家,都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并被警告如不俯首帖耳,乖乖追随“文化革命旗手”江青,将“永世不得翻身”之时,只有你一个风头无两地屹立不倒,“这段历史”怎能“一床锦被遮盖”?如何避免悠悠之口不去诘问“这是为什么?”
   
    你的煌煌巨著“紧跟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以阶级斗争为纲,当这祸国殃民的极左路线已被人民唾弃,执政党也不得不改弦易辙时,怎能不让人议论你的作品?
   
    北京作协主席不仅是厅级待遇,而且名利双收。按说首都作家比你更胜任此职务者,大有人在。你从1997年到2003年一直居此高位,其后续任名誉主席,这还亏待你了吗?
   
    你有什么“思想包袱”?大可抖出来嘛!倘说“四人帮”内定你任文化部副部长属无中生有,为何不早就写你的《文革回忆录》,把你“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交代清楚?语云:空穴来风,不为无因。瓜田李下,怎不令人生疑?
   
    至于“文联外事活动”,对于你这样一个标榜“为农民写作”的人,本来就是可免则免。既如此,你“隐居家中写作”,便属题中应有之义,有何委屈呢?
   
    老实说,90年代以来你的一些名衔已超出你的实际能力。例如“中国文化传播发展促进会会长”,以你只上过三年半学的学历,以及后来当过8年村`区`县基层干部和几年记者的经历,知道中国文化是什么吗?怎么传播,如何发展,你懂吗?
   
    无须多说了。不管怎样,28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总还会有些人送你归西的。我有点好奇的是,假如你在另一个世界遇到北京文联前主席老舍,而你也被称为主席,你会怎样称呼他老人家呢?
   
    冰心在悼念文章中说:“老舍,您是地道的北京旗人,我只能称呼您‘您’。。您永远是激荡于天地间的一股正气!”你以“浩然”知名。“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者为河岳,上者为辰星。于人曰浩然,沛然塞苍冥。”老舍若问:浩然正气何在?你将如何作答?
   
    (08-2-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