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
曾节明文集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2/24/2008
   中共以世界头号市场为筹码,自恃有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各国政府双重挡箭牌,近年来侵犯人权有恃无恐,一再违背申奥时的承诺,它以为奥运会已成自己囊中之物,现在无论自己怎么使坏,别人也奈他不何了,却不料演艺圈有两个人,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突破了北京奥运防线,冲软肋狠给了中共两下子,直揍得这个流氓政权蒙头转向、脚步踉跄,在国际上丑态毕露,这两个演艺人引发的效应,使本来若囊中之物的北京奥运,一下子由变得若即若离、朦朦胧胧,北京奥运开始有泡汤的危险。
   这两个演艺人分别是好莱坞前影星米娅.法罗和好莱坞当红导演斯皮尔伯格。
   中共不怕关于国内人权问题的指责,不等于不怕关于国际人权问题的谴责;中共即使不怕关于国际人权问题的谴责,也不可能不怕将国际人权问题与奥运会挂上钩的施压。另一方面,西方国家政府漠视中共国的国内人权问题,并不等于不在乎中共国以外的人权问题。因此,中共惧怕别人以北京奥运会为要挟,就国际问题向其施压。由于中共国是苏丹种族屠杀的帮凶,达富尔问题成了中共的国际软肋,中共现在最怕将达富尔问题与北京奥运会挂钩。
   偏偏这个米娅.法罗,就如中共的煞星一样,她第一个站了出来,将达富尔问题与北京奥运会挂上钩,这个口子一开,世界各人权团体,尤其是西方人权团体纷纷跟进,以抵制北京奥运会为要挟,要求中共解决苏丹达富尔人道危机。
   米娅.法罗则在在抵制北京奥运的人士和群体当中,发出了最强的女高音:
   去年三月二十八日,法罗和她十八岁的儿子、耶鲁大学法律系学生罗南法罗3月28号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种族屠杀的奥运会》,文章直指北京奥运是“种族屠杀的奥运会”,从此“种族屠杀的奥运会”的名称广泛流传,成为全球抵制北京奥运阵营的标志性口号,对北京奥运会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带来越来越强烈的挑战。
   去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全球纪念达尔富尔种族屠杀四周年的集会上,米亚法罗在白宫前对抗议民众发表演讲,公然宣布:“中国要举办奥运不能无视达尔富尔,因为达尔富尔暴行的继续绝对不能让奥运正常进行。”1米娅.法罗又率众聚集于中共国驻美大使馆前,谴责北京奥运会。这些日渐升级的实质性的抵制活动,弄得中共措手不及、灰头土脸。
   米娅.法罗现在既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慈善大使,又是声援苏丹达富尔世界人权组织的领袖,其能量当然不可小觑,但中共自恃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特权,向来不怕联合国,又自忖有西方国家政府和国际奥委会保驾,也不太在乎国际民间团体,因此光有米娅.法罗扛旗,中共也不会惧怕。
   但中共想不到的是,米娅.法罗竟然会向同道斯皮尔伯格发难。米娅.法罗抗议斯皮尔伯格担任北京奥运艺术顾问,并且公开质问:“斯皮尔伯格先生在1994年建立了大屠杀历史真相基金会,纪念二战中的犹太人大屠杀。他是否意识到中国正在资助达尔富尔的大屠杀?”她还警告说:"难道斯皮尔伯格先生真的想让历史记住他是北京奥运会的里芬斯塔尔吗?2”
   里芬斯塔尔是德国最著名、最漂亮、最有才华的女演员和女导演之一,其巅峰影作《奥林匹亚》获得了获得了四个世界大奖,但因为她对纳粹的认同和合作态度,在二战后锒铛入狱、身败名裂、导演事业生命令人惋惜的过早结束。里芬斯塔尔的命运也成了任何名导演都难以直面的噩运范例。
   米娅.法罗以北京奥运会的“里芬斯塔尔”来警告以控诉纳粹之作《辛德勒名单》攀上巅峰的斯皮尔伯格,无疑给其施加了非道中之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置其于无比尴尬的境地。这就是斯皮尔伯格由北京奥运会的艺术总顾问人选,转而抵制北京奥运会的主要原因。
   作为极权专制者,中共统治者肯定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过气的女戏子能够迫使一位相当当的当红的大导演改变立场,放弃本来到手的不菲既得利益?
   这是因为,象斯皮尔伯格这样的大牌导演,亿万身家早已不在话下,其活着的乐趣主要已不再是金钱,而是更高的导演事业成就,这样的人往往很难收买,很难为了金钱而玷污自己的事业;另一方面,名誉和形象是知名导演事业生命的命根子,因此,这些人很难为了金钱而损害自己的名誉和形象,这就是为什么斯皮尔伯格一旦意识到北京奥运艺术顾问会搞臭自己后,会断然拒绝与中共合作。名导演视自己名誉如生命,这当然是只认得利益、惯于厚颜无耻 ,以致浑然不觉的中共统治者无法理解的。

不仅仅是苏丹达富尔问题,随着斯皮尔伯格对北京奥运的杯葛,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交通问题、饮用水问题、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自由问题、西藏问题、人权问题、宗教问题、法轮功问题等等早就存在、一直存在的问题,突然间急剧膨胀了起来,一齐浮出水面,其中,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更如两座巨大的冰山,横亘在通往北京奥运成功举办的路途上;斯氏的杯葛效应目前持续发烧,已经在赞助北京奥运的商界引发了震动,作为奥运赞助厂商智囊之一的律师卡特勒承认:各大厂商对斯皮尔伯格的影响力感到诧异,在斯皮尔伯格之前,任何人的主张他都未曾闻问,然而现在,“人们都在了解整起事件(中共的人权劣迹及中共国的种种问题)”3,在西方人权团体的成热打铁下,此前对诸多抗议装聋作哑、安之若素的赞助商和国际奥委会终于坐不住了,也开始向中共施加压力;先前对中共国问题一贯反应迟钝的西方主流媒体,忽然间也开足了马力报道中共的劣迹及中共国的阴暗面.....中共的北京奥运会,第一次切实面临着泡汤的危险。

   斯皮尔伯格杯葛奥运之前,法轮功、民运、维权、自由西藏等中国团体开展了不下半年的全球抵制北京奥运活动,其中,法轮功发起人权圣火全球行动声势浩大、持续时间和视觉冲击力都非比寻常,但所有这些,居然都不如一位好莱坞导演的杯葛行动更能够打动西方主流社会。对西方主流社会来说,斯氏杯葛行动之前,好像见怪不怪、一切正常,杯葛之后,一切惊诧莫名的事情突然间都暴露了。
   中国、印度传统文化是当今世界仅存的两个与西方文化截然不同的文化,由于中国迄今没有输出价值观的能力,印度目前也缺乏这样的能力,因此西方主流社会仍然是国际社会的主导,一旦打动西方主流社会,就调动了整个国际社会、形成了全球效应。
   许多中国人很难理解:为什么米娅.法罗、斯皮尔伯格等演艺圈人士杯葛北京奥运会的效果,短时间竟然大大超过了其他抵制奥运会各界人士和群体的总和?一两个艺人为何有那样大的感召力?
   这种不理解源于对西方社会缺乏了解。不像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儒家传统国家,西方国家基本上没有官本位的传统,作为世俗权力化身的官僚(包括以前的国王、大臣)在社会价值体系中并不居于核心地位,至少不是社会的唯一中心。不像中国“学而优则仕”,西方没有科举制度,一直以来,西方人读书和操习各行各业的人不是为了做官、也不可能做官,西方人读书和操习各行各业是因为兴趣、挣钱,至少是谋生,而没有别的想法,这一方面使得西方的学者和技术工匠更能够潜心和专心致志;另一方面造就了西方社会更崇尚富人和天才的传统,突出的掌权者并能如在中国一样,在西方社会独占鳌头。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没有西方人不知道贝多芬、莫扎特、巴赫,而没几个人能够背得出同时代的德国、奥地利统治者名字,贝多芬、莫扎特、巴赫也是艺人;但在中国,情况却倒过来,人们对唐宗宋祖、康熙大帝、顺治出家、乾隆私访等掌权者故事津津乐道,却没几个人知道关汉卿、梅兰芳、瞎子阿炳等优秀艺人。
   随着西方国家普遍完成民主化转型,西方世俗统治者“君权神授”的光环消失了,政客官僚在西方社会价值体系中的位置也就进一步边缘化:有一次美国某民间团体举别出心裁地办说谎大奖赛,事先声明:职业政客谢绝参加。现在的西方人对政治家虽然不至于轻视,但并不是很当回事,在西方民众的心目中,体育和影视明星的位置要普遍优先于政客。现在的西方民众,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所在国的总统、总理、首相,但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贝利、马拉多纳、贝克汉姆、施瓦辛格、汤姆.克鲁斯、麦当娜、卡梅隆等体育界演艺界名人 。

可见,在西方国家,演艺界明星的群众影响力往往在政客之上,也因此,出身演员而成为政客的人并不稀罕:三流演员出身的罗纳德.里根不仅选上了美国总统,而且其成就堪称美国一流政治家;2003年十月,好莱坞影星、共和党员施瓦辛格凭借其炙手可热的人气,轻松地击败了134名竞争对手,当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西方国家演艺界明星足以令政治家羡艳的群众影响力,当然令富商巨贾们不敢小觑,因为这些明星一旦抵制某些个商号,其群众效应足以给老板们带来灾难性的损失。西方国家演艺界明星可是商贾们得罪不起的,他们是比国家元首还荣耀的人上人、是备受追捧的新贵族,不像中国的娱乐明星虽然现在有钱 ,但至今未完全摆脱“三教九流”的传统社会歧视阴影。演艺圈抵制奥运第一人米娅.法罗不仅是影星,还同时是世界性人权组织“达尔富梦想”的领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慈善大使;斯皮尔伯格同时是好莱坞梦工厂的3名创始人之一、还身兼美国导演协会的副会长和制片人协会的董事同时也是该制作公司现任的执行董事,他对全球影视界甚至媒体的影响力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因此斯皮尔伯格一出来杯葛,北京奥运的赞助商就立刻动摇了起来。


富商巨贾们不敢得罪斯皮尔伯格、米娅.法罗,国际奥委会就更不敢得罪这两人,因为作为国际非政府组织,如果没有商贾的赞助,国际奥委会不名一文、甚至生存都成问题,中共虽然为了保奥运,可以向国际奥委会慷中国纳税人之慨,但是,北京奥运会过后怎么办?以前一味为中共抵挡人权责难、脸皮比北京城墙还厚的国际奥委会,面对斯皮尔伯格的杯葛,终于坐不住了。以前国际奥委会纵容中共的原因无非一个“钱“字,如今眼见纵容要危及到自己的钱袋子,对中共自然不会有好脸色了。国际奥委会领导层终于在二月十四日连署公开表态,呼吁中共国付诸更多行动遏制苏丹人道危机,“中国人民(中共)的老朋友”——奥委会主席罗格,出人意料地名列其中4。可以预见:随着斯皮尔伯格杯葛效应的继续,国际奥委会会转过头来向中共施压,甚至还有可能“倒戈”--取消中共的奥运举办权,如果中共实在太“出格”的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