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
曾节明文集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30/2008


国家的分裂,就像一个家庭的房子裂开;又像结发多年、有儿有女的夫妇离异,各领着判归自己的小孩、各奔东西、领组新家,国家的分裂总是带来凄苦和悲怆,以及大国荣誉感的丧失,因此任何一个深爱中国的人都决不愿意中国分裂,但是,任何一个对人类苦难有怜悯之心的人,也决不愿意中共对中国人的戕害继续下去。因而,当维护国家统一和争取自由发生矛盾的时候,中国反专制的仁人志士将面临极其痛苦的艰难抉择,应该何去何从呢?我以为,如果中国的历史无情地走到了国家统一和自由两者不可兼得的十字路口,选择分裂是一条悲壮的正道。


这首先是因为:人权高于主权。所谓主权,很大程度上是指国家或政治实体对领土的所有权,也即对土地的所有权;所谓国家,首先是指政治意义上的国家,地理意义上的国家因为没有权力意志,对人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当今世界,人不能为他人或任何组织领有,这已经成国际准则:在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共国在内,一个人即使生在某个国,他也可以选择不做该国的国民,“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国不也有许多知识分子移民美国、加拿大吗?可见,人权是高于土地领有权的。孟子说:“天生蒸民”,人类的起源幽远神秘,人并不像青菜萝卜那般是从土里长出来的人,可见,人并不是土地的附属物。具体的个人生命有限、不可复制,土地却可以长久的存在,而且,离开了人,再富饶的土地也实现不了文明价值,将始终停留在蛮荒状态,因此,人比土地更加宝贵。综上可知,人的价值高于土地的价值,这是人权高于主权的自然原因,或者说“天理”。由是可知,如果主权危害了人权,人们损害这个主权、毁弃这个主权就是合乎天理的正义行为。


“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哪国人”;从人类建国的初衷出发,在遭受暴政迫害时,一国之内群体也有权选择分离。人类组建国家的初衷是保护特定地理范围内民族、群体的福祉,如果一国之政权(国家权力的据有机构,国家意志的化身)不能够保障该国国民的福祉,或者该国国家政权根本就是该国国民的戕害者,则这个国家的国民就有权颠覆这个政权,如果缺乏力量颠覆这个政权,该国各地的国民也有权策动地方独立,分裂该国的主权。以屠杀和欺骗建立的中共政权完全是一个与人类建国初衷相悖的政权,五十七年来,中共以最卑鄙的方式向世界证明:这个政权是中国人的劫持者、奴役者、残害者,是盘附在中国各民族肌体上的毒瘤和吸血鬼!因此,中国人有权颠覆这个国家政权,颠覆中共国的国家政权是替天行道,就是千秋不灭之功绩,何罪之有?在缺乏力量颠覆颠覆中共国的国家政权的情况下,策动地方独立,一举而挣脱中共国的“主权”锁链,就是合乎天理的正义行为,以独(独立)攻独(专制独裁),天经地义!


“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哪国人”。先有人,才有国家,人高于国家;从人类建国的初衷出发,国家(国家政权)与国民的关系是契约关系:国家保障人,人则效忠国家。因此,如果国家侵犯人权,则是国家单方面撕毁了契约,人就有权反抗国家、分裂国家。


当然,国家的分裂毕竟是痛楚的,它意味着兄弟省份比邻为国、壑栏高深、界线分明;它意味着同一个民族的分裂、甚至亲戚之间分离于国界的阻隔;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它更意味着当地的汉族同胞沦为遭受民族歧视、甚至民族迫害的悲惨 民族。中国的分裂,就像一个古老大家庭的成员,收拾好东西分家而去,原本热闹喧哗的熟悉大家庭不复存在,很快崩塌湮灭于风霜雨雪中,成为草蔓深深的残堩断瓦,难免带来悠然神伤之情。国家的分裂,使得原先国民的大国荣誉感一扫而空,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民众的精神难免出现普遍的颓丧之情,这种艰难的新适应的过程将会给独立的新国家带来挑战。前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民族就经历了这一艰难的过程。国家分裂以后,新独立的国家的资源总量无可避免的大为减少,因而不可能集聚大量的人力和物资发展高尖端的科技大项目,因此中国如果分裂,就不再具备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潜力。


作为中国人,我们既渴望自由,也不愿意自己的祖国分裂:没有自由不可能强国;而如果中国分裂了,就不可能成为世界超强;一国之强大是一国之文化的保障和后劲,如果中国不能成为世界超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就没有强势的影响力。


我们这些中国人(包括海外第一代华人),毕竟成长于中国的文化环境里,汉字和汉语言是我们的优势所在,如果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就没有强势的影响力,中国人的社会价值将难以充分地实现,海外第一代华人知识分子也很难谋取专业工作,往往只能干一辈子蓝领,这对其学识和早年的生命都是极大的浪费。


因此,大多数中国人的大一统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最理想的前途当然是既自由,又统一。但是,中国人应该看到:当前中国自由与国家统一不可兼得的现实存在;专制大一统继续的危害远远大于国家分裂。


以下的现实因素,决定了中国自由与国家统一不可兼得的危险可能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一,现今的中共政权和平演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文革”结束以来,中共已经自我毁弃1979、1989两次自上而下和平演变的大好历史机遇,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已经恶变为操控市场的庞大的、根深蒂固的、盘根错节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其对政治改革的抗拒早已不是出于理念,而是出于根本利益的对立,因此,现在的中共统治者对民主化的抗拒远比十多年前更顽固、更疯狂。现今以胡锦涛为头子的中共中央,厉行比江泽民时期更专制、更残酷的暴政,五年来堵死一切和平改良的渠道,对包括维权人士在内的“不和谐”因素“露头就打”、“决不手软”,甚至连经济政策都向计划经济倒退...在中共胡中央严酷的专制倒退统治下,现在中国不仅不可能和平改良,连“天鹅绒革命”那样的和平革命的机会也相当渺茫。


二,自下而上暴力革命成功的时机难求。高智晟、胡佳发起的维权行动先后被残酷打压下去,而没有引发任何群众效应,这说明:自下而上的成功的暴力革命的时机现阶段并不成熟。当前中国民众愚昧、麻木、冷漠,除非没有饭吃、活不下去了,否则任凭中共践踏人权也不会造反。而中共国现阶段出现1960年那样大饥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现在中共弹压群体性事件的手段日益精致老道,除非激烈的群体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同时爆发,否则不足以威胁中共的统治。而现阶段在全国范围内同时爆发激烈的群体事件可能性难以估摸。但愿近年能有出人意料的外因引发这样的局面。


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因为中共对外开放的经济利益诱惑,继续对中共国奉行绥靖政策,所以不能指望美国等西方国家能为中国争取自由民主出多少力。即使中共发动侵台战争,只要战争迅即结束,都不能指望美国能够出兵捍卫台湾的自由民主,除非中共发动的战争严重升级、演变成持久战。


由以上可以看出:在维持中国统一的前提下,现阶段要推翻中共统治,现实可行的,唯有自下而上的革命,但革命的时机可遇而不可求,因此,有可能出现革命的时机迟迟不来的情况。如果出现这种糟糕的情况怎么办呢?没有革命的时机,我们也必须尽快推翻中共的统治,因为中共统治持续的时间越久,中国人付出的代价就越高昂,中国人亡国灭种的危险性就越大。“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时候就必须策动中国地方独立、分裂中共国,我们宁要新的春秋战国,也不要亡国灭种--中国整体性的全面崩溃粉碎。


地方的割据的可能性一直是中共政权的软肋,现在则是中共死穴之一,现阶段策动各地独立的时机已成熟,因为:


一,中央权威衰落,地方官僚集团坐大;中共中央与地方官僚的利益很大程度不一致,比如现今胡温中央保政权的宏观调控,就遭到地方官僚的强烈反对。随着地方官僚集团与地方资产阶级的紧密结合,中共中央与地方官僚的利益抵触是必然;现今中共头子胡 、温的权威尚不如江泽民、朱镕基,地方官僚抵制中央政策已没有心理障碍;


二,地方官僚渴望摆脱中共中央的专制控制。地方官僚绝大多数都是腐败分子,中央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双规”制度对他们就像悬在头上的刀,他们对骑在自己头上中央腐败头子怎么不离心离德?他们怎么不渴望摆脱中央的制度,让自己的人权和财产切实有保障?


三,地方资产阶级不堪中共中央政府的专制统治和盘剥。在中共的专制统治下,资产阶级不仅缺乏参政渠道、财产甚至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最近,湖北省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被天门市城管暴打致死,表明在中共专制下,富人遭受侵害的可能性与穷人是均等的,因此这一事件激发了媒体的意外强烈的反响。地方资产阶级摆脱中共中央暴政,寻求地方自治的愿望强烈;


三,军队将领不甘心做中共的机器部件,他们羡慕和嫉妒驻地地方官僚的暴富,同样希望摆脱中共中央的制约,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分上一大块蛋糕。而且,中共国的八大军区制又使得地方驻军首长拥兵自重拥有优越的条件。在中共头子权威衰落时尤其如此。


一旦多个地方同时宣布独立;或者一个地方率先独立,继而多个地方很快连续跟进,中共将无法短时间内扑灭独立之火;无法迅速地镇压独立运动,势必造成新疆、西藏、内蒙等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更难以阻遏的势头独立跟进,如果中共硬撑着坚持镇压,势必兵力分散,难以为继,形成对峙局面,进而军心士气瓦解,中共高层内部的野心家就会乘机逼宫,效法袁世凯,胡锦涛这时如果硬扛,注定不得好死、结局悲惨;如果面对多地独立的势头中共不敢镇压,中共中央将权威扫地,其统治的心脏地区也会跟进独立,中共中央难保不被政变军人清除。满清的垮台,实际上就是多个地方同时宣布独立造成的:随着武昌起义暴雨般的枪声,湖北宣布独立、紧接着湖南、四川、云南跟进...到1911年底,满清帝国全国二十六个省,就有十六个宣布独立,洪秀全几十万起义军转战十几年都推翻不了的满清王朝,就在这风起云涌的各省独立浪潮中,短短四个月就土崩瓦解了。


俗化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人在中共的大一统专制下已经折腾得够久了,如果民主革命的时机迟迟不成熟,那么,历史的发展就已经到了中国分家的时候了。中国的分家而治,比起继续维持中共专制大一统,其利远远大于弊,因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