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余杰文集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来源:观察
    英国首相布朗上台之后第一次访问中国,在离开北京前,他参观了北京奥运主场馆。在参观了这个被称为“鸟巢”的宏大建筑之后,他赞扬说:“这将是历史上最好的一届奥运会。”北京依然是烟雾迷蒙,但布朗说:“我觉得今天天气非常好。”他的外交辞令当然会让北京当局心花怒放:“虽然有些烟霾,但是当世界人民来到北京参加奥运会时,他们会看到这个了不起的运动场,还有中国人民为举办史上最好的奥运会所做的努力。”
   
   为什么布朗首相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也许他本人是一名习惯了雾霾沉沉的“雾都孤儿”,伦敦的浓雾并不亚于北京——但那是一百年前的情形了,今天的伦敦经过了严格的环境治理以后,早已摘除了“雾都”的帽子。
   

   而北京依然是一个空气质量不达标的城市,申办奥运会前承诺的若干环保指标全都没有达到。为了蒙骗世人,北京当局垄断了气象资料的测试权和发布权,不允许除了官方指定机构之外的任何个人和组织泄漏此“国家机密”。为了降低空气污染指数,北京当局在远郊数十公里之外的延庆、密云等地的森林中增设了若干数据搜集点,将这些地方的数据与城区的数据放在一起平均,得出的自然是让海内外都满意的结果。既然每一个数据都是严格采集来的,谁能说我们造假呢?
   
   但是,眼前的阴霾却是任何人也无法遮掩的。虽然温家宝见到布朗的第一句话便是恭维其“踏雪而来”,但是北京糟糕的天气却没有为主人维护住面子。那么,客人该怎么办呢?很多西方人一到中国便犯了“选择性失明”的毛病,尤其是高级官员,布朗显然也是其中之一。这些达官贵人看到了北京和上海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享受到了充斥着山珍海味的国宴,以及在西方通常只有王室才能获得的盛情款待。于是,“吃人嘴软、拿人手软”,他们不再坚持去血泪交织的上访村访问了,他们不再掏出那张长长的良心犯的名单了,他们开始转而歌颂“伟大的国家”和“伟大的人民”了。
   
   其实,他们歌颂的对象并非中国和中国人民,乃是中共这一独裁的政权。布朗访问中国,眼睛盯着的是中共手中从老百姓那里搜刮而来的民脂民膏,他向中方表示,希望双边贸易额在未来两年有百分之五十的增长,达到六百亿美元的水平,同时在二零一零年前会有一百家新的中国企业到英国投资。他指出:“我相信透过我们两国更紧密的合作,将可以为英国劳动人口创造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
   
   为了赚钱,说几句昧心的话又算什么呢?既然法国总统萨尔科奇、俄罗斯总统普京等人在访问中国的时候,都有更加夸张的表演,那么为了大英帝国的利益,虚伪地对北京的天气说点好话,大概也在良心许可的范围之内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