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謝田文集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阿拉莫遗址博物馆(大纪元图片)

   十一月初去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开会,从机场去旅馆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这里有什么名胜可以游览、有什么好吃的餐馆。他说你第一次来吧,那一定要看看“阿拉莫”(The Alamo)、逛逛河沿一条街。我说模糊的记忆中,那个阿拉莫好象是打了一仗吧,到底谁跟谁打、谁赢了呢?他说是美国和墨西哥打,美国一方近两百人被包围、枪杀、或用刺刀挑死了。

   我说是了,好象墨西哥人也纪念这一战役。如果是墨西哥人赢了,这阿拉莫难道不是一个美国惨败、屈辱的象征吗?为什么一个全美有名的汽车出租公司也叫“阿拉莫”,这里数不清的商家、街道、地名都用“阿拉莫”?他笑了笑,说大家都不这么看了,早就谅解、和解了。

   会议之余,散步去了阿拉莫遗址,它在圣·安东尼奥的市中心,离旅馆只有几分钟。今天剩下的阿拉莫博物馆,当年是一座由传教站扩建成的要塞。苍老的石墙、盘曲的古树前后,不见硝烟和弹片的影子,唯有平静的游览者、甚至摄影留念的新郎新娘。博物馆的小册子上,写着“1836年决定命运的十三天”,还有有名有姓的189位阵亡者的名字。馆内还有当年使用的以燧石为发火装置的燧发枪,长枪做得很精致,但效率看来不会太高。

   阿拉莫最早是西班牙殖民者的领地,后来是独立后的墨西哥的地盘,再后来这里又从墨西哥独立、成为德克萨斯共和国的一部分。墨西哥军队七千人来镇压时,抵抗的两百人寡不敌众,十三天的攻防伤亡惨重。墨西哥军最后占领了阿拉莫,所有男性抵抗者均被处死。再后来,“记住阿拉莫”成为德克萨斯军反攻的口号,取得胜利的德克萨斯在保持了几年的独立后,于1845年加入美国。

   今天,二百五十万人每年来此参观,阿拉莫之战被视为美国历史上的神话、被人们认为是为自由而战的象征,和谐、和解、和谅解取代了冲突、敌对和屠杀。

   晚上回到旅馆,当天华尔街日报头版头条是“美国白人的希望?巴拉克·欧巴马和一个无视肤色差别的美国。”记者约纳森·考夫曼(Jonathan Kaufman)从缅因州报导,说许多主流社会的白人,虽然在白人社区长大、在白人为主的大学上学,但现在已经从思想观念上可以接受投票给一个黑人来担任他们的总统。考夫曼认为这反映了美国社会的日益多元化,标志着令人乐观的族群和谐的前景。民调显示,准备投票给非裔总统候选人的人口比例,从二十年前的接近三成,达到今天的六成多。

   无独有偶,华裔的黄素芬女士最近当选麻州费契堡(Fitchburg)市市长。28岁的她以75%得票率击败曾任四届市议员的白人候选人唐纳利(Thomas Donnelly),赢得市长宝座,她将是费市243年来首位少数族裔市长。

   跟这种人类进步趋势相对立的,这个星期早些时候,北京奥运组委会就北京奥运村禁用圣经的报导作出回应,说欢迎外国运动员携带圣经和其它个人用宗教物品入境。但这位媒体中心主管立即表示,政策不适用於被当局禁止的法轮功,“我们不承认法轮功。因此,任何涉及法轮功的文字和活动在中国都是被禁止的。”北京奥运就冲这一点,就难以解套,中国就失去了位列世界民族之林的道德力量。

   在正常的法制国家、公民社会,任何官员胆敢发表这样的言论,会立即被要求下台、并面临歧视的起诉。这些话居然可以大模大样的从一个自认是人类一员、北京奥运组织者的口中说出来,令人震惊,也令人类的良知蒙羞。而中国社会居然对此默认、认可,则更是令人伤神。非裔可以当美国总统,法轮功不可以参加北京奥运,中美之间的差别,中国和国际社会的距离,由此可见一斑。

   中华民族本来不是这样的,从胡服骑射到元朝、满清,中国人接纳、融合外族的历史传统,比阿拉莫要早得多。即使是“乱华”的五胡,今天也大部分跟汉人融合了起来。我们现在确实落后了。容忍、宽容、和包容的国家,才会大有希望;而毁了中国和中国人和谐、宽容之希望者,实在罪愆难恕。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四十七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二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